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俄罗斯现代简史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9-22 09:5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笃信欧美价值观的人,很难理解怎么会和实行了民主制度的俄罗斯闹到这个地步,大多数人将责任归结于普京。首先我要撇清一点事实,那是我仍相信民主开放社会是一个国家走向先进文明的基石,但我并不是年轻时代的理想主义老王,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看法。

最近无意中和一些极左门派交火,基本上属于他们循着轨迹来攻击我,并不是我去招惹他们。在数天之后,我对这些人的脑残程度、歇斯底里和非人性有了更深的认识,进而意识到虽然右派中不乏天真幼稚之人,甚至贩民主意识来谋求钱财,但他们起码是有人性的,是真正考虑人的普世生存价值观。

话说回到俄罗斯,为何在乌克兰事件上与欧美国家矛盾激化到这样程度,与其说这是个政治问题,不如说是经济问题。

叶利钦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他开创了俄罗斯的自由开放之路,不过任何的政治都不是楼阁,他必须依赖外部力量,包括意识形态和资金来支撑自己的政体。当时的俄罗斯内部意识形态混乱,各派政治力量都在争先恐后,民众的力量尽管大部分偏向于西方,但仍有相当大的体量维持旧的价值观,这在第二任时导致了前苏共控制了议会,因为人民开始意识到欧美的自私和恶的那一面。

于是叶利钦上台,寡头政治迅速形成,七寡头控制了财富,影响着权力。同时美国人和七寡头影响着叶利钦的人事和组阁。

七寡头的崛起要归功于这些聪明人在乱世中拥有极其超前的智慧,同时也拥有强悍的意志力,在创业之时,苏联还是一个保守主义国家,他们的经商行为与旧有的法律都有冲突。通过经商过程中的人脉搭建,他们的关系网实际上已经贯通了西方和俄罗斯。当俄罗斯开始执行休克疗法,全面私有化的时候,他们迅速的抓住了这次机会。

俄罗斯普通民众像中国的民众一样缺乏理财知识,所以当叶利钦政府将国家经济的股权分割国民后,他们并不看重这张纸,于是对待写着权利的纸像对待上帝契约的犹太商人们迅速的抓住了这次机会,他们从西方借来了启动资金,购买了这些股权。

到这个位置并没有什么诟病的,即使是后来传闻世界犹太资本赞助了俄罗斯犹太寡头,毛病出在后面。商人们迅速与新政府的官员们建立了关系,进而依靠寻租和控制银行,从而得到了玩空手道的法器。有了银行可以购并,首当其冲的是媒体、能源、矿产。控制银行控制资本,控制媒体控制话语权,控制了能源和矿产,俄罗斯的命脉在手里了。

而欧美社会的行政当局也在试图影响着俄罗斯的走势,他们关心叶利钦的团队建设,影响其选择符合欧美价值观且彻底倒向欧美的人物。

但是他们付出太少,也是说的多,做的少,给俄罗斯的支持都是口惠而实不至,导致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很快,发现被西方忽悠了的叶利钦,开始调整地缘政治策略。记住,叶利钦绝对不是西方人随意摆布的傀儡,他有自己的意志和利益导向,归根结底他希望为俄罗斯民族谋取利益。所以叶利钦开始重新与东方建立关系,也是中国、印度和伊朗。

这导致美国不满,其参众两院的议员们开始给克林顿政府施加压力。许多关注这段现代史的专家忽略了寡头经济背后的力量,由于俄罗斯社会主要的经济支柱是能源和矿产,与西方石油资本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在后来研究美国政治体系时,看到了美国国会政治和白宫政治的游说体系。议员们与各个利益集团的关系,实际上并不是只影响美国国内的。这使我意识到,当时的寡头和外部的资本力量,有极大的概率影响了白宫和参众两院,从而施加压力给叶利钦,影响其国策,尤其是人事选择。

叶利钦因为经济衰退的影响,遭受到国内政治的重重压力,此时民众对西方失望,开始怀念苏共时代,于是前苏共力量崛起,控制了议会。这让寡头们和欧美社会大为惊慌,于是开始尽全力支持叶利钦。此时别无选择的叶利钦也不得不顺着美国人的意思,解职包括国防部长在内的许多欧美不满意的政府职员;并在所有地缘政治上对欧美让步。

揣摩当时叶利钦的心理,我相信他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当他最初引导西方价值观来改造俄罗斯,绝没有意识到西方社会是如此的势利。实际上,在威权体系内的自由分子,都对西方价值观的黑暗面缺乏认识,基本上全面倒向,没有任何的思辨。然而当他意识到自己无力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他不停的清洗与西方关系深厚的总理和政府官员,最后令大吃一惊的,将接班人的位置交给了普京。

如果你观察后来的俄罗斯走势,你不得不说叶利钦是一个伟大的博弈大师,他明白以寡头与西方的结盟,一个普通的接任者会被玩弄于手掌之间,俄罗斯也将沦为西方的附庸国。然而出身于克格勃的普京,却拥有旧体系打造的暗黑权力人脉网络。

果然,妄想操控和介入政治的寡头在和普京的斗争中,全线失败。除了聪明的阿布,减少国家经济持股,赞助地方政府,并跑到国外玩大孩子游戏买足球队玩,躲过普京的铁手。七寡头的命运都非常悲催。

当你在观察叶利钦到普京的过渡时,你会看到欧美步步紧逼,北约东扩,小布什一边和普京称兄道弟,说看到了普京的灵魂,一边把俄罗斯的侧翼国家一一收进欧盟。欧美本质上要把一个幅员辽阔和拥有丰富能源的俄罗斯弄成自己的自留地,当时的寡头们还在幻想操控普京玩偶。西方的能源和大宗商品资本还在和寡头们窃窃私语,如何鲸吞财富。

普京的反击让欧美人大为吃惊。

这里很多错误理解普京的人,认为他要恢复前苏联的荣光,实际上普京的一系列言语和表现,都表明他想让俄罗斯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融入西方社会,并成为受尊重的平起平坐的一员。直到今天,我相信普京仍是这样一行为模式,否则你不能理解其在冬奥会上极力希望欧美领导人参加的愿望;也不能理解其在和中国人的天然气交易上,给中国制造重重麻烦,浪费十年时间。实际上他抓起来的霍氏,是极力推动天然气直接引入中国的重要力量。

但是从一些逻辑来看,他在巩固政权打击七寡头的过程中,触动了西方财团的利益。尽管他保留了小寡头们的领地,并重新建立了普京家族的势力范围,新寡头们的崛起在近年来和西方能源巨头合作甚欢,并做成了共赢的局面。然而,这与欧美能源势力控制俄罗斯能源为所欲为的境地相差太远。

在普京整合权力的过程中,俄罗斯尽管没有改变宪政体系,但已经脱离了西方民主体系的掌控,西方政治力量背后的财团和其他利益团体都丧失了对俄罗斯的影响力。这样一个国家是不受欧美人喜欢的,同时也是欧美自由媒体厌恶的。

欧美的价值观是一个体系,从资本、媒体到浸润在这个环境里的民众,都是秉承一个大的价值观,并呈现多元化的价值观差异。所以,你看到对俄罗斯普京体系非常反感的是整个西方最左的自由分子媒体,包括受到西方影响的中国自由分子媒体。同时中国的极左也讨厌俄罗斯,因为历史上的沙俄和苏联都对中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仅次于日本。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普通民众生活质量平均水平而言要远超过中国,这得益于普京控制了能源收入,并将其中的许多收益用于改善国民福利。同时他没有改变国家政治体系,回到苏联体系,但他确实玩弄手腕,保证了自己连续控制这个国家。

这样一个强悍的政治经济家族,让欧美人非常头大,此时务实的西方能源巨头已经改变策略,与俄罗斯合作。然而欧美仍旧步步紧逼,在没有看到普京下台的迹象之前,他们从俄罗斯的外围入手,蚕食其地缘国家。

乌克兰事件的爆发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

乌克兰的历任总统,都形成了权贵家族,当这些强力人士在谈论价值观,说自己代表西方自由民主价值观,或者是以传统的俄罗斯情感,向普京需求帮助时,他们都不停的在压榨这个国度,可以说满屋子都是粮仓老鼠,没有一个是猫。

欧美人在支持街头暴力推翻前政府,临时政府连达成的协议都不遵守,这已经把普京带入了死胡同。

西方精英政治家的失败,在于他们不是政治家,而是政客。到今天的结果,普京、默克尔、奥巴马都想全身而退,而他们背后的政治和经济势力已经在迫使他们走向极端的趋势。

然而从普京的心态来说,他并不想打一场乌克兰大战,尽管这个人不忌讳战争。奥巴马想要的是抑制中国,而不是和普京大战,因为他是个左翼的律师出身,善于讲话,不善于面对面的拳击。很显然普京的功夫要超过中国文官体系。

不过中国习一直在作为行政长官的同时,也是地方军队的代表,其家族也是军人世家。所以,我看奥巴马也有点失算。

俄罗斯的二十年简史,是一个想要融入西方价值观体系,却被内外的利益集团博弈扭曲成一个强人政治体系的过程。

三年前我和家人在泰国的象岛,坐一辆小卡车改造的排条座椅车,右边坐着瑞典人,左边坐着法国人,对面坐着俄罗斯的一对情侣。法国人在扯淡,后来被我说的脸红脖子粗,众所周知我讨厌法国人;瑞典人和我聊晒伤的皮肤,不过他和俄罗斯人聊天时却明显流露出傲慢。

我异常惊讶的发现俄罗斯人的自卑,他们谈起你们欧洲人都看不起我们。瑞典老头很轻浮的伸手去摸俄罗斯美女的头,尽管她的男友在边上,笑说:我们欧洲人也并不是看不起所有的俄罗斯人。

那一瞬间,我目瞪口呆,了解了一些事实。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