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漫长的旅程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9-21 07:1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对中国最大的绝望并不是庙堂上贪官满地,而是弥漫在民间无处不在的寻租和潜规则,还有同族心中的盲从和嗜血。

所以,在几年前离开实体后,我不愿意回头;再说长一点时间,如果不是为了还债,我在七八年前想彻底放弃公司不做。但生存会让你做些无奈的事情。

这一次在国内重开公司,是我主观要做,不算是为了生存,而是有一点理想。只是当我一跨入国内的生意,肮脏的事情顺着生意的细缝,如水银般渗透,无处不在。

中午在工地,指点电工强弱电的位置完了后,我回头看看这个空荡荡的办公室,正一点点吃掉我的辛苦钱。我对工程业非常了解,从物业到工头,他们哪怕一个眼神,说一句话,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味着什么。

前天工头对我暗示说,会有人找麻烦的可能。我没有对他说,我以前是混建筑材料和工程业的,只是告诉他,我在这个街区生活了三十年了,要找什么人都找得到。我没有告诉他要找谁麻烦,可能没有一个人比我更是一个麻烦的人。这句话是我在市区一个地方办公时,它的业主是一个老美,想把我赶走租给更贵的客人,更可气的是要吞掉我的押金,也不补装修费。我凌晨给他信息说,我们把麻烦事情谈一谈吧。他说,michael,你是麻烦。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叫几十个工人,你叫几十个保安,我们看看什么叫做麻烦吧。美国佬最后没有出面,叫他的秘书退了全部的钱给我。

离开这个地方,过去一千米,是老码头,我在少年时代混迹在这里,三教九流的世界在这里。上海滩讲混码头,是这么一意思。后面水产码头,早年间连冰的都养着十几个小弟。我在年轻时开的书店,旁边是个小k房,早晨阿姨都时常要去清扫门口一片片的鲜血。

我办公室对面开着一个艺术品厅,老板娘那天和我聊天,我轻声细语的和她探讨经营文化产品的理念,甚至这位大姐听说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后,也问我你很搞的定吗?我说,没有,我搞不定。

把工地扔给工头,我慢慢走到下面阳光里,炎热的夏天没有办法温暖我的心灵。然后我去郊区开车,在工业区土方车卷起的漫漫尘沙中,碾过无人的街道。

我老了,在开这个公司的过程中,我知道我老了,没有了当年无所顾忌的气魄。我散步在园区空旷的车间中,抬头望我那个宽大的办公室,禁不住担心我养不活未来要共事的那些同事怎么办?会不会耽误人家的前程?会不会拖累自己,影响家庭的生活状态。

当一步步走进去,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人,都不能让你感受到这个地方人的热忱,人人都想从你身上榨一点什么,而你为了不想心力憔悴在一些事情上,索性想浪费点钱算了,让生意快点开起来的时候。

像我这样感性的人,会对这个国度深恶痛绝。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