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Muslimtrouble和新疆治理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9-18 13:1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在缅甸和当地人谈起罗兴亚人在若开与佛教徒的冲突,司机受过良好教育,耸耸肩说:Muslim trouble。

后来说起这个问题,他认为无论在英国、法国、荷兰、泰南、缅甸、甚至马来西亚都产生了穆斯林制造的暴力行为,如果在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在所有地方发生,那这个信仰群落是有问题的。

众所周知,我相信一些不可知论,或者说believe something,或者我信神。你把所有一神论的起源历史看一下,会明白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起源都是一个神,因为教义的问题,或者因为神仆自身利益的问题,导致了甚至兄弟之间都产生了仇恨,相互残杀。

基督教在中世纪也有对异教徒的杀戮,无论天主教还是新教,其中浸信教派、长老会等等都在欧洲发生过排他性的极端行为。但在新世纪,无论是犹太教还是基督教都放弃了极端性的排他性教义解释,因为时代不同了。

但是Muslim trouble一词把所有的伊斯兰教徒都圈了进去,实际上这也是不对的,整个伊斯兰教众中有不同的教派,瓦哈比派等是非常极端的原教旨主义者,排他性是最强的,而他们对教义的解释,容易鼓励教众做死亡性的暴力行为,并完全忽视所谓异教徒的生命,不论妇幼。

而这些原教旨主义者并不认为是一罪恶。

如果你读《圣经》,会看到耶和华也是一个非常暴力的神,对信奉其他神的族群或者不信自己的族群,也施加毁灭性的打击,比如方舟故事的背景是耶和华发怒。但后来圣经的教义经后世的神仆们解释,成为一个对全人类悲悯的神,不再是一个暴力的某个群落的神,于是基督教遍及,并让基督教文明成为现今社会的领导者。

然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还是处在中世纪之前的部落神教义解释,没有跟随新的世纪成为一个对全人类悲悯的神。所谓悲悯的神,会对信众之外的“迷途羔羊”遗憾和悲伤,会让信众和神仆去引导劝诱信我主,但却不会视其他人的生命为草芥,杀戮和自杀在任何宗教都是恶的行为。

这是不同的。

未来的趋势,要么是伊斯兰成为一温和的悲悯的教义,从而获得更多的信众,与基督教、佛教等等此消彼长;要么原教旨主义左右伊斯兰世界,让中世纪文明和现代文明激烈的冲突,甚至可能引发战争。

我个人是偏乐观的,我认为伊斯兰教会成为主流开放的宗教之一,安拉会悲悯的对待世人。因为人类社会固然有自我毁灭的倾向,也有守望相助的本能。

这回到新疆问题。

新疆大量暴力恐怖事件的发生,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泛滥是分不开的,这是政府忽略了宗教的意义所导致。不能至孩童在一个只有极端教义的环境里,而是要让本土的原温和教派的宗教领袖发挥他们的作用。

从昆明等地的暴徒头像来看,都是年轻人。而新疆许多维族年轻人对教义的遵守要超过许多老年人,并形成更极端的信仰。

最重要的是,要向欧美交涉和沟通,极端教义派是全人类的麻烦,不是中国人自己的。欧美人如果因为自己的目的,蓄意纵容恐怖组织,并在主流媒体为恐怖分子开脱,这是一非常糟糕的选择。他们会让极端分子更加认清欧美文明的两面派和伪善,更相信自己可以分化利用中国和西方意识形态不同、经济竞争的矛盾。

中国的许多公知和所谓普世价值观信奉者,在为新疆恐怖分子寻找理由的时候,要想一想,无论何原因,杀戮平民都是邪恶的行为,不能容忍的。你的邻居冒犯了你,你会拿菜刀去杀他,然后要求社区原谅你吗?

逻辑是一样的。

是非不分,会纵容一切恶的行为。

然后回到恐怖事件背后的原因。

任何极端的事件发生,背后都有生成的沃土。

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贫富差距和不公平,地方豪强形成,任何领域都有厚厚的水泥天花板。在新疆,各资本介入,内地其他族裔涌入,对资源和生存环境的竞争,是矛盾的一个方面。地方小官吏形成的豪强征,在全国任何地方都比比皆是。表现在压榨上,任何地域都存在。

但是要均贫富,这是没有用的,任何王朝都是周而复始的军均贫富闹剧,一代主子上台,压榨另一代奴隶。而是要让社会公正。

改变这一切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包括中国自身必须要开始政改,但目前是经济改革的时期,甚至经济改革都止步不前,需要时间。

未来需要做的是全国性的地方乡镇普选改革,让底层民众有更多的选择权,让村镇官员被民众选择,但要注意不能形成小地方民主性的集权,那会形成新的黑势力治理,而是要形成分权式的乡镇普选,不同职能全部分开选择。

这样当地的民众可以决定自己的利益选择,与上述存在的资本能够抗衡,不会形成掠夺性的投资。

但同时要做一个体系改变,那是取消民族自治区,而是以对所有人公正公平的法制和政策体系,来处理国家架构。美国人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你没有看到任何的所谓民族自治区,而是形成普遍公平的民族大熔炉。

虽然各省裔、少数民族到各地也会自发形成自己的社区,这没有关系,所有的政治都基于经济利益,只要各族群能够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没有人愿意天天扔炸弹,极端主义也不会有更多的土壤。

而谈及这一点,又回到户籍限制。

中国目前仍旧在限制大城市的户籍政策,导致农二代形成漂泊、无归属的精神状态,算他们不是少数民族,未来也成为城市的麻烦,会怀恨着整个社会,产生对大城市土著不肯接纳自己并压榨自己福利的痛恨。

户籍政策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停滞的大麻烦,会限制产业的自发形成,会限制城市群的扩张和内需形成。

对于维族人,这更是一个糟糕的命题。涌入的外来资本、其他族裔积压了自己的生存空间,而他们又无法到沿海大城市打工、创业,贫富差距更加剧了族群矛盾。

如果短时期内国家无法解决户籍流动的问题,是采取短期行为,强迫当地央企雇佣维族劳工,并给与维族中小企业和创业者以资金支持,并大量发展培训维族技工的教育培训机构。

同时,要以政策导引沿海的制造业雇佣更多的维族劳工,但这是不长久的,能够改变限制沿海城市户籍的政策。

对恐怖分子和恐怖事件要毫不留情的打击,但对其产生的土壤和背景要思考再思考,进行相应的改革。

改革或许有失败的几率,但不改革,失败是必然和宿命,只是时间问题,那不是Muslim trouble,那会在所有地域、所有族群包括汉族都可能产生的麻烦,只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比较极端,难道不会产生新的教义吗?比如中国人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均贫富、王侯将相宁有乎?

今天,大家都停下脚步,停下聊天,问一问内心,问一问前程。

何去何从?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