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中关村杂记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9-08 11:0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很多时候很多专家级别的人以为搞懂了经济,其实刚刚入门。大家以为我是个好争论的人,其实我线下听过,基本上是笑眯眯的沉默不语过去了。盖因为网络吵架有好处,撕破了脸皮也没事,现实中则大家下不来台,争论毫无意思。

所以,生活中很多认识的人并不觉得我有多强的说服力,只是在一些定的场合,我突然解说一段我的理解,原来客客气气的人立即来找我更换名片、加微信。

吹牛很不容易,在互联网行业更难。

昨天飞机误点,一是本来排队上跑道慢了,二是上了跑道突然有个乘客要下飞机,苦劝不听,满地脱衣服打滚哭闹着要下。只好开回候机楼,把那位老兄送下去,再找行李;接着几十位乘客耽误了行程,也不肯走了。于是再找行李。等他们走完了,再舱内安检查验行李。我问了下身边的空姐,是不是新疆人,这个,你懂的,万一留个蛋蛋在机舱,小概率事件一发生,大家嗝屁了。空姐说,长得挺正常,说话听不懂。旁边几个乘客补充,说可能是江浙一带某个地方的,因为都是上海人,听不懂的吴语。

等重新安全检查完,其实航管要求也是下人后做安检,出于同样的顾虑,再排队上跑道,到北京已经是五点多了,从家里出发到中关村,整整9个小时过去了,乘高铁也到了。

在中国飞航的麻烦在于这里,欲速则不达。

我约了互联网行业的人见面,几大巨头的技术人员纷纷不带名片,要求隐瞒公司,这一行对挖人跳槽还是很谨慎。说开来了,其实巨头间挖来挖去也很正常,挖的不亦乐乎,相互都嗨。

另一方面的问题是互联网从业人员不睡觉,和4A广告公司的工作习惯有的一拼,常规凌晨3点下班都很正常,5点回10点来上班也有。于是我走马灯的见人,一直到深夜我睡下,又电话来约见,到凌晨再回酒店。

这些天接触的结果是惊人的,让金融业的人咋舌不已,我被告知的工资收入,从刚入门的新人一年十几万,到资深的几十万、上百万、几百万,期货业的人都疯了。因为一个硕博毕业的分析师,出道可能工资才五六千到一万,拼死拼活出名了也才二三十万。债基或者证券业的上千万基本是凤毛麟角,在互联网普遍高薪的状况下,立即卑微到尘埃里。张爱玲见胡兰成,互联网还是长得帅啊。

其实我立即明白,中国的经济有它强劲的一面。

在大宗商品行业,关注投资和建筑业是必然的,当房地产衰落,所有人都悲鸣中国经济要完蛋。但的纠偏作用极其强大,常让人意料之外。

上周我陪妻女逛街,去了久违的徐家汇和淮海路。妻子问淮海路的店里怎么人丁稀少。我说很简单,奢侈品的购买者去了海外,普通消费品去了网上。房地产泡沫的结局是成本和效率都转移,互联网没有高房租。

但是有高人工。

所谓另类通胀,以其别的方式展现出来。要么是房地产泡沫挤压全体劳动力的薪酬成本,要么是房地产泡沫影响不到的产业,资本不再吝啬给予高薪酬。

我和海外多有接触,欧美的程序员们没有国内这么高的工资,除了顶尖的职位,平均水平恐怕要弱于国内几十个百分点甚至减倍了。夜间谈话的从业也告诉了我这点,他们的同学在海外赚得并不多,国内是的,尤其在互联网这个行业。

我说这是互联网泡沫。他们问我何时会泡沫消除呢?

我笑着说,何时房地产崩溃了,你们的好日子会差点,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原因是,假如高房地产成本扭曲的中国经济架构因为房地产衰退而回到本源,互联网的许多生意模式会转移一部分回到传统商业。逛街这尤其是对女性很重要的交际和生活方式很难改变,一旦价格在互联网和现实中价差回归,她们会回归相当一部分。

但是互联网经济已经彻底改变了的规则,完全回归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定还是朝阳行业。

一个庞大的,以技术冲击利益寻租重叠的房地产泡沫、货币套利的新型经济,对于中国是至关重要的。

当我在中关村聊了大半个夜晚后,我明白,其实中国经济完全存在希望。

让房地产泡沫去死吧。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