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中关村杂记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9-08 11:04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很多时候很多专家级别的人以为搞懂了经济,其实刚刚入门。大家以为我是个好争论的人,其实我线下听过,基本上是笑眯眯的沉默不语过去了。盖因为网络吵架有好处,撕破了脸皮也没事,现实中则大家下不来台,争论毫无意思。

所以,生活中很多认识的人并不觉得我有多强的说服力,只是在一些定的场合,我突然解说一段我的理解,原来客客气气的人立即来找我更换名片、加微信。

吹牛很不容易,在互联网行业更难。

昨天飞机误点,一是本来排队上跑道慢了,二是上了跑道突然有个乘客要下飞机,苦劝不听,满地脱衣服打滚哭闹着要下。只好开回候机楼,把那位老兄送下去,再找行李;接着几十位乘客耽误了行程,也不肯走了。于是再找行李。等他们走完了,再舱内安检查验行李。我问了下身边的空姐,是不是新疆人,这个,你懂的,万一留个蛋蛋在机舱,小概率事件一发生,大家嗝屁了。空姐说,长得挺正常,说话听不懂。旁边几个乘客补充,说可能是江浙一带某个地方的,因为都是上海人,听不懂的吴语。

等重新安全检查完,其实航管要求也是下人后做安检,出于同样的顾虑,再排队上跑道,到北京已经是五点多了,从家里出发到中关村,整整9个小时过去了,乘高铁也到了。

在中国飞航的麻烦在于这里,欲速则不达。

我约了互联网行业的人见面,几大巨头的技术人员纷纷不带名片,要求隐瞒公司,这一行对挖人跳槽还是很谨慎。说开来了,其实巨头间挖来挖去也很正常,挖的不亦乐乎,相互都嗨。

另一方面的问题是互联网从业人员不睡觉,和4A广告公司的工作习惯有的一拼,常规凌晨3点下班都很正常,5点回10点来上班也有。于是我走马灯的见人,一直到深夜我睡下,又电话来约见,到凌晨再回酒店。

这些天接触的结果是惊人的,让金融业的人咋舌不已,我被告知的工资收入,从刚入门的新人一年十几万,到资深的几十万、上百万、几百万,期货业的人都疯了。因为一个硕博毕业的分析师,出道可能工资才五六千到一万,拼死拼活出名了也才二三十万。债基或者证券业的上千万基本是凤毛麟角,在互联网普遍高薪的状况下,立即卑微到尘埃里。张爱玲见胡兰成,互联网还是长得帅啊。

其实我立即明白,中国的经济有它强劲的一面。

在大宗商品行业,关注投资和建筑业是必然的,当房地产衰落,所有人都悲鸣中国经济要完蛋。但的纠偏作用极其强大,常让人意料之外。

上周我陪妻女逛街,去了久违的徐家汇和淮海路。妻子问淮海路的店里怎么人丁稀少。我说很简单,奢侈品的购买者去了海外,普通消费品去了网上。房地产泡沫的结局是成本和效率都转移,互联网没有高房租。

但是有高人工。

所谓另类通胀,以其别的方式展现出来。要么是房地产泡沫挤压全体劳动力的薪酬成本,要么是房地产泡沫影响不到的产业,资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