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人类管理实务2-续:(民)(主)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9-03 09:5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日韩台湾地区的整个民主过程,是一个政治集团与财阀、地方势力结合的短期历史。

但为何这些地方经济发展到了一个发达国家序列?

因为其主张偏右。

在近代史上,独裁但偏右,民主但偏右的国家都经济发展不错,人民的整体经济生活水准上扬。无论是独裁还是民主,但偏左的国家经济都衰落,人民困苦。

回到民主体系的话题,民主社会是一个选项,但是如何建立一个正确路径却是至关重要的。

华盛顿是美国最伟大的建国者,奠定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基础,但美国宪法在最初却不是完美的宪法,而是吵架出来的妥协的产物。

美国精神是基于清教徒的理想主义,相信自我奋斗,之后神才会助人;相信创立财富只是为了代神持有,服务于人类;相信人性本恶,因而需要制衡。而一切政治都是地方政治。因此地方自治是美国宪政体系的核心架构,从镇、县郡、州到联邦,以市镇自治为主体,从市镇一级的权力高度分散,各个职能分散到几个市镇委员会成员手里,无人可以垄断权力。

因而地方豪强消失了。

这是东亚未能解决的问题。

日本传统上是封建制,天皇体系为虚,幕府为实,将军下面是各地大名,大名下是家臣体系。以此形成的传统,地方上对于直属的武士阶层认知度远超过隔层的大名将军。现代日本的财阀体系都是当年的大名和武士阶层转来,地方议员依赖的是家族领地,选区民众依附于地方强力人士。

台湾地区迥异于日本,乡土力量依赖于地方强力人士,地方角头往往是影响巨大的,其中包括黑社会,也是道上大哥。黑道力量其实也是地方力量,一切黑社会都是地方黑社会。

大陆如果有一天改为民主体系,现在的村支书一级和地方流氓团伙控制地方权力的概率很大,同时也因为控制地方选票,从而与一级级的上层权力结合起来,成为影响政局的重要力量。

而城市则是市民阶层,地方角头对市民阶层是影响不大的。价值观团体、媒体、工会力量等等则影响巨大。呈现在一个国家体系,会发生色彩不同。

在这上面泰国是典型的代表性国家。

很多人以为泰国是皇室和他信家族的冲突,实际上他们都是代表,分别代表曼谷等城市权贵、中产阶级的利益和泰北农民的利益。他信家族控制了广大农村和城市底层的利益取向,比如出租车司机等等。其政党为底层付出的,势必从财政支出,由城市富商和中产阶级的税收支出,这产生了激烈冲突。

中国是威权体系,其实也出现了分裂的趋向,极左往往煽动底层,实际上底层往往是农民工及读过书的子弟、城市贫民;极右代表权贵、中上的市民利益。在过去几年里,各挟意识形态博弈,试图影响政局。

委内瑞拉是底层利益最终为强力者利用,成功上位,并控制国家财力向底层倾斜的国家。但实际上这个国家的策略,最终严重损害了底层利益。

在一切忽悠底层,以均贫富和施舍方式来获得底层民心后,上台后必然压榨其他阶层来满足对底层的许诺,这毁坏了创造、发展经济的基础,导致企业家出逃,最后经济衰落,底层失业,国家财力下滑,不得不继续压榨,形成恶性循环。

很多底层没有意识到,建立一个公平上升的体系,而不是均贫富,才是重要的。

阶层的凝固是对所有人的毁灭,因为权贵会最终毁灭于底层的愤怒;保持阶层的上下流动,才是一个社会能够动态平衡的根本。

美国在最近的二十年里,已经扔掉了开国贤者的理想主义精神。法律放纵了资本干涉选举的方式,而资本控制的美国政府,一再以货币政策支持坏公司和坏银行,导致贫富差距急剧集中。另一方面,由于苏东集团的垮台,缺乏负面样本,左翼思潮在欧美泛滥。工会力量和自由派媒体影响政府扩大福利支出,对企业各干涉和管制。

这两下的夹攻,已经让美国成为一个慢慢消失活力的帝国。

但美国的联邦制和地方自治体系还能够起到重要的制衡作用,在其他的地方,比如法国和意大利,这两者的矛盾导致整个国家经济持续滑坡。在南美的几个国家更加糟糕,阿根廷资本无法说话,制造业和企业家已经彻底出逃,流氓工会控制了这个国家,依赖借钱和赖账活着。如果没有强大的农会维持农业,会直接崩溃。但政府和工会力量已经在对农会虎视眈眈,这个国家估计也快完蛋了。

智利在皮诺切手上经济突飞猛进,但选举交给左翼控制二十年后,教育权被和政府相关的权贵垄断,对底层过于照顾,劳工法丝毫不考虑企业家的利益,也产生了许多问题。当地华人感受颇深的是去年智力极左和智共组织的学潮,导致圣地亚哥瘫痪几次。

反而是曾以贩毒和治安极度危险的哥伦比亚,国民在亲身体验极左组织的游击战和贩毒破坏几十年后,体会到其价值观的破坏力,回归到自由经济和选择右翼政客上台,经济和治安都日益好转。

所以,民主的本源并不是错误的,但不同地域的文化、价值观和社会结构却会导致不同的结果,如何建立一个合理的宪政体系和权力制衡体系,路径和方法论都值得研究。

记住一点:人类社会永远都是金字塔状的,权贵并不是指富人,而是指那些掌握权力的人,他可能是农民、工人、流氓、记者、律师等等,当你们只是因为财富不公平,而不是机会不公平,去选择领导者的时候,选择了地狱。

但几乎在所有的国度里,所有的民众都选择了均贫富,中国有宋江,欧美有罗宾汉。

如果不能明白一个社会需要的是权力制衡和机会公平,民粹和极端情绪会导致法西斯上台,民主社会选出希勒,不奇怪了。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