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舌-与-剑4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8-31 09:5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上一篇,我问了几个问题。

一是问读者,我们和古罗马共和时代有什么区别吗?

二是问欧美,你们经历了这么多的失败之后,现在也只有十几个算是成功的民猪国家,且经历了二百年的完善,你们为何还要孜孜不倦的硬往其他国家塞民猪体系呢?

总有聪明人喜欢来指导老王大爷,您不知道年纪大了,都很固执,一定认为别人是愚蠢的,自己是不太蠢的,当然您也这么看我。所以咱俩不用相互教了。

以后我改名叫:蠢王大爷不需要你教。

我每年会看一两百本书和几千篇其他地方的,写几百万字。对于我来说,我不想记住书中谁谁谁做过什么事,说过什么话,有多少数字。我只想了解一本书真正要讲什么,讲通了什么,给了我什么疑问和答案。然而以我自己的哲学观和方法论,来判断这本书是否对我有用。

所以,您叫我去看看政治书,不必了,大多数烂人写的政治书给我垫桌子用正好。

至于人类,那个鸟样子,不用洗我去忽略人类的缺陷,热爱他们的优点。能让我热爱的也只是古往今来那些哲人的思想,美女一瞬间的青春岁月。

唯一例外的是我的家人,无论他们的优点还是缺点,我都爱。

至于诸位,道不同不相为谋,言不同不坐饮茶。

我写什么,你爱看不看,别来废话。

话说回来,我们目前与古罗马共和时代没有太大区别。

执政党最大的优点不是拥有自吹的古往今来的制度,而是完完全全的实用主义,因而头脑中没有框架,不停的纠偏,从而引领庞大的国度迈过30年的辉煌。

这一点却是欧美人缺乏的,欧美的精英层不自知!

欧美人将民猪体系发展成了拜物教,在盎格鲁撒克逊体系之外的落伍文明知识分子群落,完完全全接受了这拜物教,他们将此视为灵丹妙药,包治自己国家和地区的百病。

也因为欧美精英文明的领先程度,使得这些知识分子完全矮化自己的文明,崇尚对方的文明,视作成功典范,失去思辨能力。

但中国在经过三十年黄金岁月后,民族意识开始自醒!

这一点欧美的智者并不是没有觉察,失察的是欧美精英层政府和主流媒体,同时失察的还有中国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也是公知。

公知成为臭名昭著的名词,是因为中国的民众开始民族自醒,而这些知识分子和民猪斗士又只是视作民猪为拜物教,像小和尚念经,你让他们说核心理念是什么,他们是说不出来的。另一方面,这当中许多人是在贩价值观,视作生意,并依赖欧美认同来生存。这为人不齿了。

换位思考,是当我们看到极左一边高呼反美,一边把家人送去美国居住时,你觉得荒谬;极右一边舔欧美屁股,却极力在中国捞金生活,也是荒谬的。

因为他们到欧美没有生存余地。

知识分子的可怜与可笑在于不能自立,要靠出点什么生存。妓女身,记者文,知识分子价值观。

我一个朋友私下嘲笑我说,你也在贩价值观。

不错,我也在贩价值观,但敢买的没几个。

我贩的价值观是以我的金钱为筹码,以人类的错误为机遇,捣个天翻地覆,谋取巨富。你有这个智慧认识、有这个胆识敢用吗?国用可以图强,民用可以暴富。

没有几个人敢买的。

再回到前面二个问题,中国实际上在走向民主社会,也不算什么色,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人类文明存在了数万年,鼎盛时期的古代史已经把所有政体演示了一边。

我们是类似古罗马共和制后期的治国体系,但有效的改良了。

昨晚江南地区的橡胶大佬来拜访我,谈完橡胶和业务模式的整合后,我们闲谈了一会儿中国的政体。

从县域到中央,一个个班子都是一脉相承,有书记、县长、常委副县-一般是管经济、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官、教卫长官、地方军队代表,地市、省府、中央都是如此。

班子中书记的权力最大,但是已经广泛受到约束和制衡。显性的规则是地方对上层负责,主要是经济、民生、稳定;隐形的规则是权力制衡,每个人的背后是地市、省级、中央的高官和利益派系。

这样的权力架构缺乏一个环节,那是民众的参与。

而在古希腊时代,比如雅典,雅典的真正公民则是完全参与了政治活动,但却缺乏古罗马和现代中国的官僚体系。

那么我们要问,民众不参与会有什么害处吗?

古代史告诉我们,民众不参与最终会导致政体瓦解。

古雅典后来被灭,其衰弱是因为一人一票民选体系对精英层的不停淘汰,另一个原因与古罗马相同,那是高达八成的居住者实际上是无法参与政治活动的。这撕裂了整个古罗马和古希腊社会,当战争和经济周期导致的衰退来临时,生存危机把日常掩盖的剧烈矛盾给激发出来,造成动荡和覆灭。

中国的古代王朝解决这个问题是用的乡土自治。

美利坚合众国解决这个问题用的也是乡镇自治。

不同的仍旧是血统和法统体系。

中国人的传统宗族以血脉为纽带,以道德习俗和大家长制,连接、凝聚和约束乡民,王朝的官到县官为止。县官提供司法判案、征税和制衡地方势力,同时也是地方势力通达朝廷的路径。

在这个体系中,农民和小商贩的勤奋致富并积累余财成为地主和富商,保证了底层向上的通道之一;知识分子通过读书科举成为官僚,保证了底层向上的通道之二。

在灾年瘟疫之时,地方豪族有义务施舍食量,提供医药救助四方;朝廷有义务赈灾。同时豪族也会赞助同族中勤奋聪慧的读书人,且有传统会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贫穷的有识之士。

这个体系上有个必须的保证:私权保护。

尽管有豪取巧夺,这个是天条,无论哪个王朝都没有废止过。只有天下大乱,或司法混乱时才会出现私下被毁的局面。

但中国目前这一块是缺乏的,土改之后毁灭了这个体系。

而在美国,由于是一个新土地,他们在屠杀灭了印第安人之后,建立市镇,寻求的是法统,也是古希腊的民选管理。在小地方,一人一票是非常适合的。人们选举产生市镇委员会,权力分散,各管一块。

此时,美国的联邦体系开始制衡古希腊城邦民选体系的群氓弊病,联邦政府派遣治安官介入市镇司法,国税局直接控制地方税务。而地方利益代表,是从宪政体系层面界定参与方法。参众两院分别以地域为标准和人口为标准确定两个选举方式;行政官员从市长、州长到总统,全部由选民选出。

国会负责制定法案;总统、州长、市长负责行政管理。

这个体系客观上具备了精英治国的能力,屏蔽了一人一票的群氓效应,同时又在地方自治延续了古希腊城邦民选治理的方式。乡镇自治是生活杂事,不需要爱因斯坦式的智慧,平民智慧够了。

但这些年,西方左翼思潮的回归,贫富差距增大,忽悠者比中国还多,许多口若悬河的人也被选上去治国,像奥巴马之流把美国管的像屎一样。

所以,即使以美国如此优秀的宪政体系,也时不时会走偏,再依赖动态平衡纠偏。

不出意外的话,中国在反腐之后,将会清理地方豪强,加强地方治理。

只是究竟要选择古代中国的乡土自治方式还是美国式的乡镇自治,尚没有看到任何的迹象。

这个下篇再谈。

再回到题头的两个问题。

美国的中下层可以说是一帮傻大纯朴的可爱人民,当他们没有在某些街区打劫你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但精英层却是极其聪明的,他们说不了解民猪体系的弊病,那真是扯了蛋了。

像我前面红字画出来的,这帮口口声声人权大于主权的盎格鲁家伙,祖上杀戮了整个北美的印第安人。你去看同样被南欧人殖民的南美,却还是大多数土著后来都和白人混血了,而在北美,几乎全杀光了。

那么,他们的后代并不会好到哪里去。

数百年前是为了土地,数百年后是为了利益,把一个所谓普选的民猪理念推到全世界的不成熟文明地区,势必引发当地混乱。古罗马从氏族发展过来,亚非拉许多地方仍处在部落和氏族的分割状态,直接进入一个一人一票选举体系,人类的群氓性会挥发的淋漓尽致。

这样一些地区的混乱,带来了亚非拉许多文明的持续落后,也保证了欧美文明的持续竞争力。

我有些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

欧美的君子们,来反驳我一下吧。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