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舌与剑5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8-31 08:1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果然有资深读者问我,记得多年前你写道,澳大利亚这样的罪犯流放地也能够成为民猪国家,为何第三世界国家不可以直接进入民猪体系呢?

Hmmm,你要知道我这个人十数年来很少犯前后不一致的错误,为何?因为我记性不好,所以唯一的办法是所写即所想。而我二十多年来的价值观没有改变过,世界观略微改变。

也是说,我并不认为民猪体系并不是不可以在第三世界国家实行。

我说过,看完我所写的整个系列,所有派系会暴跳如雷的,无一例外。

很多年来,我喜欢天文物理学,喜欢科幻作品,这让我得以保持好奇心,也对在一个短暂的时间轴上,人类居然翻来覆去的相互倾轧争斗这件事非常厌烦。

你猜对了,我不喜欢人类这个物,包括我自己。

我认为人类是宇宙中偶然而起的一堆垃圾,为美丽的星空增加了污染。

尽管我认为宇宙万物有个神,我对这个神也不太尊重,因为我认为他在造人时,把自己恶的那一面掺入了太多,所以这个神也不是什么好鸟。问题是,这或许只是我个人的道德评判界限,整个宇宙都在无时无刻不休止的相互博弈、吞噬和生死存亡。粒子激烈碰撞覆灭,星系融合吞噬对方,恒星爆裂塌陷撕裂相近的其他星球,地球和月球不停的被各星际物质撞击,人类分分钟会毁灭失去。自然间万物无论动物、植物、细菌还是蛋白质,为了能量,相互间侵蚀弱小者。

好吧,我承认后来我释然了。

有生有灭,万物简史是一部能量交换的过程。

所以,人类的真正运行规律,是人生而平等,在被丛林强者压榨牧渔这个路径上,人人都是平等的。

佛叫人要忍耐,要放下,要修来世;神叫人要赎罪,要修天堂之路。

我修自由。

直到我长大成人,有了子女,重归父母附近生活,一家人在一起,我才明白,神造人类,还有一样东西留了进来:爱。

当我要带女儿长离一段时间时,朝夕相处的爷爷犯了心脏病,而我对老父的关心突然间越过了我对美好海外的念想。妻儿父母三代同堂的快乐,突然间越过一切。

那一夜,我在附近的百年工厂区散步很久,痛苦不堪。我知道这个国家不值得我付出,然而我明白这个家庭必然生活在此地,家族难以全部搬走,整个族群的命运与整个家族的命运牵扯到了一起。

我不是自欺欺人的人,我知道在世界各地,人们是如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何相互倾轧,排挤非我族类的人群。这是赤裸裸的现实,与欧美所谓的普世价值观毫无关系。

我与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孩童看法不一样的原因,是我清楚的明白,如果一个社会不能够温和改良过渡,陷入大乱,倒霉的是这些孩童的家庭和无数个其他的家庭,是我的家庭和整个家族。

对于读过无数宗教、历史、人类行为心理书籍的老王来说,我并没有认为在一个阶段里,威权体系一定是不好的,民猪体系一定是合适的。

回到澳大利亚的问题,民猪这个东西有两来源,一是内生的,一是外生的。

澳大利亚的罪犯们最终从人渣变成了绅士,是因为他们的文明源内生于盎格鲁撒克逊体系,一样的宗教和文化传承。美国如此,加拿大如此,新西兰如此。

在亚洲地区,你可以看到外生的民猪体系,日本、韩国、台湾地区。这三个地区全部是他们的父亲角色:美国,强行推动日韩台实行了民猪制度。

你也仅仅看到这三个制度成功,原因是美国如此深入到当地,几乎手把手的教他们改革了整个体系。同时当日韩台进入成熟民主体系时,经济已经奠定了基础,财阀和传统的家族体系已经合二为一,产生了精英政治。

之后,在欧洲之外的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地域,都没有看到欧美注入的民主制度产生美好国度。

因为欧美再没有力量手把手去扶持当地渡过初级民主制度的漫长过程,即使在美国曾驻扎十几万军队的伊拉克,奥巴马撤离美军后,伊拉克迅速陷入了教派压榨和混乱。

更何况,这些年看到欧美的双重标准之多,你会明白,民主体系的价值观输出,已经成了欧美文化同盟向外扩张,维系自己生存的工具。

至此,理想主义灰飞烟灭。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