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从转基因舆论看乌合之众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8-29 07:4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借用了这本书的名字,不过我还没看过这本书,最近订阅社会心理学的一些书籍,顺便定了这本书,过些天我知道讲什么了。

社会心理学在美剧中有许多应用,不少编剧不自觉的选取了心理学征来描述人类社会,比如僵尸片。

如果你相信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之初性本善,你会难以理解僵尸、生化危机、灾难片里的情景。当灾难面临,政府失控后,城市陷入一片混乱,烧杀抢掠。而僵尸片中最出名的片段是人吃人,而不是守望相助。《行尸走肉》第五季开篇,主人公一帮人被一个居住区吸引过去,然后被抓捕,女的被轮奸,男的被一一杀戮做食物。

因而当一个地区陷入无政府状态后,所有的人做的事不是相互帮助,而是相互防范。

是的,这不是电影或者曲解,而是社会心理学血粼粼的呈现。美国作为全世界最强大的警察国度,在过往的岁月里,一再出现大骚乱,每次都是以极端混乱和烧杀抢掠来告诉人们,人类是怎样的一动物。奥尔良风暴过后,城里开始武装劫掠轮奸妇女。洛杉矶大骚乱,也同样打砸抢。

同样的,这也屡次出现在中国历史上,几十年前的文革让许多五六十岁以上的人余生噩梦连连。

人类社会是由法律和一系列无形的行为规范组成,而熟人社会更加强了这点。然而群体失去了正常的社会形态之后,约束力失去,群体性变成暴民成为必然的事情。人类是如此的自私,只是恐惧和虚荣维系正常的秩序。当缺乏约束力,没有罪恶感,卸责的处境存在后,群体最容易变成禽兽。

这状态表现最强烈的是战争。战争中,暴力、杀戮和战争状态下的无责任感,驱使群体行为变得暴虐而无约束。如果宗教和领导者蓄意放纵,会变成屠城的野兽。

而正常的社会里,群体行为表现在演唱会、足球场、酒吧等场合,人们会放纵自己,放声歌唱、吼叫、跳舞,极端情况下,甚至裸体。这状态是群体行为中,个人征弱化而导致。人们个人独处时不会做的事情,在群体行为中都会去做。

这样你也明白,当各游-行行为,无论当初如何打着和平的旗号,最终会导向暴力和极端行为。因为群体性的暴虐会削弱个人的自制力,群体卸责的概率,鼓励脱离社会规范的行为。在循规蹈矩社会里,爆发的群体行为会更加极端,难以控制。

如果塞给群体一个看上去正义的口号,会压制群体所有的法制和道德观念,因为得到一个道德的高地后,做出所有残暴的事情。

文革时代,造反派对普通民众的劫掠暴力,以及对对手的残杀,都因为有一个光辉灿烂的道义背书。同样的,日本鬼子也在一个大东亚共荣和为天皇荣耀的名义下烧杀抢掠轮奸中国人。而在群体游行反日时,打砸抢,甚至伤人性命的事情,在一个正义的旗号下发生了。

从这点上看,香-港目前的态势终有一天会走向不可收拾的暴-力极端行为,任何道义都将变得暗淡。

把社会心理趋同,弱化个性的群体行为放大,你会看到许多案例。比如说转基因。

转基因农作物被妖魔化已久,连初始作俑者本人也已经偃旗息鼓装道德家去了,这十年却已经妖魔满地。最早的转基因妖魔化,并不是现在的标示问题,而是说孟山都和美国政府要灭绝中国人,自己不吃,专门供应中国人。后来,随着互联网的传播,中国人发现美国人居然也是吃的,孟山都已经很多年拒绝给中国人转基因子,而中国人去美国偷盗转基因子的时候。许多反转者已经不再抨击美国佬要灭绝中国人,而是专注于转基因的危害不确定性,和权贵为何不吃转基因食品。

从而定位为阶层区分和未来不确定的诉求。

实际上,从社会心理学来说,群体行为更容易寻找一个共同的观点,以取得认可,得到自己的社会属性。他们从对支持转基因的民众愤怒和仇恨中,得到认同和心理安全。

这点很快被媒体专家洞悉,一些心存意图的人蓄意通过选择性访问和剪辑,来轻而易举的获得群体认同,并得到巨大名声,从而获得个人利益。

对于行业和政府来说,尴尬的事情在于行业专家过早的放弃了争辩,政府有意无意的避而不谈,甚至因为社会心理趋同,造成许多官员和富人自身也认同转基因有危害的看法,从而选择高价昂贵的有机食品。这在另一个层面,也是阶层划分上,更是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当恶性循环堆积到群体心理牢固不可辩论时,整个社会的群体低智商行为模式已经固化,实际上,除非十年内,中国因为粮食危机出现大饥荒,或者因为粮食危机导致中国支付高昂代价,对国民生活造成严重影响,这个局面已经不可打破。

回到交易上来说,有个群羊效应,也称群氓效应。我曾关注了一下棉花,是因为在我们的第一次论坛上,青岛棉花业的大佬发表观点,认为棉花跌破1万是时间问题。当时价格在15000,认为价格过低,不太好空。我于是写了篇微博,转达了这个大佬的看法,并开始做空。

后来展开跌势后,开始分化,有的人相信1万这个关口,有的人相信成本高达19000以上,不可能利空。还有多头亮单,声称要抗2万手。此时的行情非常顺畅。

但很快进入趋同,散户开始蜂拥而至跟着同样看空的投机大户做空。在暴涨前的时间里,我和伟波当时在群里说了几句不同的话,也发了微信和微博。我认为棉花可以撤离空单了,但我没做。伟波掉头做多,并为防止周围趋同的声音给他造成妨碍,做了比较极端的动作:退群。

在国庆后的论坛饭局上,我和在坐的交流看法,我认为散户追随做单有利有弊。初始,意见分歧时,会合力打击对手盘。但几乎所有散户和主力空头意见一致时:群氓效应会产生。所有的人自反馈都是加强看空,却忽视做多的理由。此时还发生什么现象,是底层筹码不多。

所以,当对手主力利用一些消息和价格的逻辑拉升时,一根阳线足以让散户动摇,二根会改变趋势看法,三根之后散户连性别都不要了。这散户猢狲散的结果还带来一个致命的后遗症,是减仓上行直接打击空头主力,助力变成损害。

而散户们在几次亏损后,会掉头痛恨曾经带他们赚大钱的人。公信力瞬间瓦解了。

这是乌合之众在社会活动和经济活动上的症状,如果我们不能理解社会群体心理学和群氓效应,对许多事情难以有清醒的认识。

作为父母要教自己的孩子少凑热闹,因为那是最危险的地方;作为交易者要小心群氓散户,利用散户也可能遭受反噬,咬你入骨。

索罗斯说的反身性,并不是指人性的反身性,恰恰说的是:人性本来是这样的。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