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世界那么大,特纳牙我曾看了看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8-08 09:5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93年我去了一个国营工厂,进去后不久,我站在车间门口,点一根烟,在烟雾缭绕中一眼能看见我六十岁后的生活,所以我辞职了。

颠簸流离,因为我们学校里学的都没有用。

九十年代我去苏州,住了两年,从此到武汉、九江、南昌、郑州、威海、青岛、昆明等地常住,期间去了数百个大小城镇,也一家人去滇西北、东南亚、美国等地住几个月。

只有一两个地方定得下心来,一是昆明,我在一家云南公司只做了一年,但是却住了二三年。其次是以前的清迈,住了好几个月。前者是因为孩子教育的事情,不得不离开;后者是当时没有刻意去搞签证,也是孩子的教育问题,离开了。到《泰囧》一出,中国人人山人海,我们不太想再回清迈,那里已经不清净了。

不过昨天和妻子散步,说起旅行的欲望,她问我是不是很强烈?我说没有,倒是在上海住的很舒服,不想动了。当然我住的地方,严格意义也不是上海,而是江浙沪交接的一个三角地带,是一个乡村。

妻子也说是。

孩子春假,我们陪着去新西兰转转,从一系列游记看,一定是很优美清净。奥克兰治安有些混乱,除此外,当地朋友也说不是你想象当中那样。

是的,我明白旅行的意义在于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感受不同的生命,其实生命都是一样的。

文化大同小异。

山水都是一样的。

美食建筑习俗不一样。

最近有一份文艺范的辞职信写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有赞赏的,有批评的,更多现实的人说,那些人能够环游世界,是因为他们富有。

这我并不同意。

在东南亚,我看到最多的是西方青年男女,两极分化,大多数穷酸住在几美金一天的客栈,等待巴士车,或者徒步。少数住在昂贵的度假村里。

二十多年前我烧咖啡的地方有一对澳洲青年情侣,他们毕业后旅行了九个国家,边打零工边行走,直到待在中国,他们喜欢上海,不再走了,结了婚,生了四个孩子,在田子坊开了第一家咖啡馆,在杂志社工作,开公司支撑咖啡馆三年,直到它开始盈利。

这是一生命体验和生活方式。

然而中国人不能认同的,还是有很多西方人自我放逐,有许多人是现代城市生活的失败者,成为另一意义上的流浪者。

那一年我和妻女在泰北bai镇住在稻田的一个客栈里,离开镇中心几公里远,也有一家人在那里,他们是一个英国人和一个清迈人的家庭,女儿小我女儿一岁,在学中文,两人很快玩在一块儿。英国人因为她们俩一起玩,推迟了归程。

那天我在池塘边钓鱼,英国人很茫然的蹲在那里,看着远方,没有聚焦。

我和他闲聊很久,问他为何不回英国。

因为他已经无法融入英国社会,找不到工作,或者他恐惧找不到工作。在这里他没有生活压力,半年教英文,半年四处旅行。泰北的女孩子很温柔,在家中非常尊重丈夫,以他为重。也不像中国的许多女孩子,嫁洋人强求一定要移民。但的确也有很多泰北女孩嫁洋人是因为经济原因。

后者则是很多西方loser们,如果你一定要用这个词语形容他们,是为了廉价的生活成本,和廉价的东南亚女孩。

我在bai县、清莱都遇见真正的嬉皮,他们从西方现代社会放逐自己而出,赤着足、披着发、胡须长乱、满身刺青、身上带着金属环,在太阳下赤着身裸晒,在咖啡馆里慢慢啜饮一杯泰北的咖啡,在酒吧里拎着一瓶啤酒,在客栈里与人闲谈。

像那些文字,写道:我们这些离经叛道的人,走出现代的都市,来到偏远的乡村,满世界漂泊,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忘了离开的初衷,找不到回归的路,只是为行走而走,漫无目的,直到生命终点。

这不是你们理解的穷游者们。

妻子肯定担心过我回不到主流社会,我在那些地方,穿着破旧的牛仔裤,红须散漫,白发苍苍,连那些东南亚人也视作日韩的嬉皮。

在城市里,我找不到归属。

是的,当我回来做事,直到14年才静下心来,开设公司后,对团队、对家庭、对投资人的责任感慢慢占了上风;在上海的乡村找到了一个湖边,一个四周符合我心境的乡野,宁静占据心头。

回顾长达二十年一路营生,一路行走的生命,我对那些穷游装逼的文青说不上赞赏,也说不上鄙视。许多人并不是选择一离经叛道的生活方式,只是暂时逃离世俗的压力和平淡麻木。

如果是这样,他乡的生活也经不起时间,时间一长也是更平淡无味麻木的生活。

五年前我在双廊闲居,小祝他们已经漂泊了许久。即使你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也要生存,许多人借着网络的便利做设计和写作,有的开客栈,有的开小店。北京来的一个小伙子大学毕业后不再上班,在那里明信片等等为生。这不是一发财的路径,只是一生活方式。

西方人则大多数以教英文为生,有的在消耗发达国家的高福利,依赖失业金为生。

但是慢慢的,文青占据了一个又一个清净之地,隐居者被驱赶到一个另一个地方,直到无路可退。小祝在双廊热闹起来后,去了尼泊尔,但很快尼泊尔也成了文青圣地,亚洲的装逼青年们在喜马拉雅山脚下喧嚣。

数年前我还没准备回到上海,在版纳问英国人马克,泰北有什么小镇建议。

马克在英国的NGO做到四十岁,某一天看见窗外,知道这一世可以看到死亡前是什么样的生活,于是辞职不干,一路流浪到东南亚。

我们那天已经谈了太久的佛教和道教。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清迈太大,清盛则太小,清莱是比较适中的。

我后来到了清莱,没有去著名的白庙,在镇上住了些时间。

一个嬉皮赤裸着满身的纹身,坐在二楼狭窄的阳台上闭目晒太阳,楼下客栈的柜台里一个长发瘦消带着鼻环,一手臂刺青的白人青年,告诉我这里已经没有了房间。

我走过街头,在一家柚木做的老理发店停下来修面。温和的泰北人花了半小时,让我的脸清清楚楚。

当我站在镜子前,端详良久,决定回去了。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