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教父>轶事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7-24 16:3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马里奥普佐写完《教父》出名后,其所有不得志的作品得以出版。

故事里最深具意义的话,并不是教父死去前说的:生活是美好的。而是迈克尔带着女友k参加姐姐婚礼时,向女友介绍他的父亲,只是想成为参议员和总统那样的大人物。k说,你太天真了,参议员和总统不杀人。

迈克尔问:到底谁天真,k?

前不久和胶圈的人聊宏观,我随口说了一句:地下有黑社会,地上有政府,人类社会历来如此。

一片沉默,所有人接受的教育不是这样的。

《教父》上映后是如此成功,以至于布鲁克林区的黑手党徒,均学习马龙白兰度的衣着打扮,穿西装,头发用发蜡梳的溜光。这和当初《上海滩》在上海成功放映,一夜间,上海满大街的小流氓都披着风衣,挂着白围巾,歪戴着圆边帽一样。

地下社会的荣耀与虚荣,体现在那一刻,马里奥成功塑造了一个正面的黑社会家族,以至于整个纽约的流氓头子们都想结交马里奥为荣。

《教父》对美国社会的震撼,还在于他手术刀式的解剖,打破了黑与白的界限。美国人从传统文化观念中醒悟,警察并不是干净的,法官是可以收买的,政客一直在黑白两道,记者可以随意改变事实,黑社会头目也并不是没有家庭观念的,而神圣的主教们,用迈克的话说:他们都是毒蛇。

人类历史从来都是这样,只是权贵从上而下对教育体系的改编,使得一代又一代的民众,相信别人要他们相信的。

混迹于底层的黑社会成员没有几个读书到大学,于是他们清晰的知道社会运行的真正规则。迈克尔走了一段弯路,受过正统大学教育,参过军,终于又回到家族生意中去。教父的养子则因为做律师,而过早的了解这个真实的世界,因为教父手把手教他:一个提公文包的律师,抢来的钱比一百个持枪的歹徒还多。

华人在美国打工或经商,现代则做工程师,没有几个人挤进主流社会。

我只有一次读过一个华人警察写的书籍,他是极少数从大陆跑去美国做警察的人,因而他看清楚了真实的美国社会。警察是主流社会最边缘的人,因为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资本、政客、媒体、法官、律师、警察、军队掌握着整个社会,他们是牧羊者。

在一个同学的婚宴上,我曾经和一桌警察为邻。即使是欢情的场面,警察的眼光也是不友善的。因为警察、律师、记者是少数底层能够认识到真实世界的人。

金融业的分析师和交易员是另一批从底层崛起能了解世界的人。如果他们不能够了解,他们终将失败。

但地上社会的统治者排斥地下社会的统治者,因为他们害怕地下的流氓破坏上面的规则。芝加哥曾有几大家族,其中有些家族试图让自己的子女进入上流社会的名校,甚至在富人区耗费大笔资金购买房产,即使如此,他们的孩子也被拒之门外。

上流社会的人干过的那些肮脏事情,并不使得他们在道德观上有多少优越感,而是要拒绝底层的强者进来,这是他们的规则。精英层制定了各游戏规则来界定整个地上社会,其中一条规则是杜绝外人介入。杜绝的办法,是在孩童的成长过程中彻底阻断。

美国上流社会曾拒绝犹太人,直到犹太富豪控制了金融业,并大量捐款私立名校,才得以被接纳。华人子弟再优秀,进入私立名校的机会寥寥。洞悉奥秘的华人富豪,开始捐款给名校,以图打开欧美上流社会的大门。这并不是为他们自己,他们始终会与欧美精英层有着明显的隔阂,哪怕曾出身于高盛。而是为了下一代。

许多平权社会的认同者,在小布什当选总统后,再也无法反驳美国愤青的逻辑。一个中学成绩极差的人进了名校,并在毕业后迅速得到石油业高薪职位,进而在石油界大展拳脚的人,最后成了美国总统。这让信仰美国梦的人梦想碎了一地,以至于美国不得不让一个中产黑人成为总统,以平息愤怒。

正如许多国家一样,与人类刚需相关的行业,都掌握在权贵手里。石油业是美国传统的世家资本,电信同样如此,尽管垄断法拆分了这两大行业。新崛起的互联网背后资本,寻踪觅迹,你总能找到老钱的影子。

美国比威权体系清醒的是,要时刻防止垄断豪门形成,因为那样通往精英层的毁灭之路,必须保持上下层的流通,以防止精英层堕落毁灭。

但这不包括黑手党,也不包括华人,无论你读书有多优秀,你可以去做工程师啊---华人说,对啊,宝贝,你要乖乖读书,考个高分,将来可以做工程师。至于课外活动,能少点少点。戴副眼镜没事,做爱的时候摘掉,对方会显得更美。

《教父》里迈克尔接掌家族后,一心想要自己的子女爬上地上社会的上层,培养儿子成为钢琴家,虽然艺术家是主流社会的花边。花十亿美元巨资给梵蒂冈的红衣主教,没想到被掌管梵蒂冈银行的主教填窟窿去了。

虽然他杀了主教和对手复仇,然而进入欧美上流社会的梦碎了,女儿也死于杀手的流弹。

如果说《教父》第一集塑造了纵横地下社会的老教父,二三集是叙述新教父意图进入主流社会的失败。

现代美国社会已经没有教父们的太多机会,随着整个社会规则的完善,地下社会崛起的机会寥寥无几。你在看《制毒师》时,会明白两件事,一是住着洋房和拥有车辆的中学老师一家,仍旧是穷人。美国社会的底层绝望是还在忙碌衣食住行的中国底层体会不到的,那是全家人的医疗和子女教育。生命权从规避饥饿到了规避过早的死亡。爬上上流社会只不过为了更好的健康和智慧。

另一件事是捞偏门如此不容易,因为电子货币和信用体系已经使得整个游戏规则变得透明,直接挤压地下社会的生存能力,能够崛起速食店老板那样的地下黑帮头目,已经是其智商的极限了。

昨天,我去参加增值税新税控系统的培训,这套系统全国联网,很可能用了大数据分析系统。你每开一张发票,上传所有信息到服务器,自此,这张发票的上下链条都一清二楚。上线没几天,虚开发票的一家公司被抓了。我第一反应是,走私的商业模式,开始遇到麻烦。

高科技帮助主流社会更好的制造规则,行驶规则。人,是最不可靠的,所有的黑暗交易都来自于人的可变。而机器是固定的,当体系借助于互联网和信息机器系统开始控制时,地下社会的机会越来越少。

所以,黑手党也得去上大学,如果主流精英层不接纳,那也只有高智商的人群才会出现古老的教父人物。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