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王彦明>正文

王彦明:第三日

2018-07-12 17:1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第三日

我们的网络杂志出来了(广告词:我曾经如此沉醉)。

继续构思《沉迷》,对于一个女人的迷恋,可以让一个少年疯狂到什么程度?

读聂华苓的《郭衣洞与柏杨》,果然是台湾女人的文笔,细腻如糖。幸好关涉的柏杨,也自然中和了不少。文中还看到一人,张香华,此人我是见过的。当初正读书,她替柏杨赠书给我所在的大学,间插了一个讲座,关于台湾文学。我一是按耐不住,索性给她一个下不来台,要她比较台湾和大陆的文学的高低,而且很倔强地强调了大陆文学的档次不是台湾可以比拟的,台湾的文学更多是风花雪月的花信封。

见过不少世面的老妇人,最终也没有敢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她的所谓的经纪人,借机给搪塞了过去。今天读到此文,却为了自己当初的鲁莽(“小得意”)有些窘迫。想当年,张香华还是个翩翩少女,嫁给了大自己不少柏杨,确实给刚出狱柏杨不少安慰。相对于柏杨的前任妻子倪明华,她要可爱的多。

当然我们不说倪明华,如何如何可悲,每个人都每个人的不幸啊。

收到朵孩寄来的《诗歌杂志》,这是我比较喜欢的诗歌民刊之一。重点看了几个朋友的诗歌和老赵的评论,关于细节和地域都是诗歌比较重要的话题了。在我的意识里,前者的重要性,也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不说不可。老赵有一句话,说:“当下流行的日常性诗歌,似乎表明已经出现了一支庞大的崇尚细节的队伍,其实说它是平民写作,还不如说平视及内视更好些。”这样的认识,其实是现实的最真实的写照,更多的人把眼界在变窄,内化。这趋势让我茫然,因为我也是其中混杂的一个。

◎第二日

在平安里。游走的少年,牵着姑娘的手,常青藤的手掌遮住了日光。

我和毵毵觉得夏日的夜晚,其实,自然的风才是造化。

中午我从市区归来。一路颠簸,这里一直在修路。

和任知从酒吧出来,径直去了书店。他买了两瓶水,其实当时我饿得不行,又走了很长的路。书店的老板是个残疾人,却读了不少书。哪天我也要开个书店,这样书可以随便看了。任知很健谈,和我谈了一路,然后又和老板谈。谈书,谈艺术。我本来挑了三本书:余华的《古典爱情》,9元;聚斯金德的《香水》,上海译文;盛可以的《取暖运动》,布老虎中篇丛书。我最重要了两本,我自在读书上挑剔而吝啬。余华一直是极为迷恋的,而聚斯金德则是我一直的期待。当初在大学时,我上朱鸿老师的“西方经典导读”,听了那么多介绍,最期待的是这本小说,后来听说还有电影版,但无缘一阅。

凌晨,和任知在酒吧,与几个不熟悉的人聊天。谈80后,谈天津地下音乐,谈北岛、《一行》、《今天》、《葵》、徐江、萧沉,还有鲁迅等等。

那个酒吧的电影海报挺漂亮,是不是很多。

那里还收藏了各债券和烟盒,挂在墙上。

◎第一日

我们吃饭的地方,离民园。我不是第一次去那里,但是和第一的感觉没什么差别,还是不熟悉。“桂圆餐厅”很精致。天津人的精明,都体现在对空间的运用上,每一层楼,都充分利用,但并不显得逼仄。

再次见到封原,我和他已经像兄弟一样。

朋友们都来了,君儿、徐江、邢非、风华、任知、康蚂、发小寻……自在如手足。

君儿最先离去,然后是康编辑。剩余的在餐厅附近的小公园喝酒、聊天。幸甚至哉。我们如佛祖以身饲蚊。我和徐江、邢非、任知离开的时候,已经夜里2点。我和任知走在气象路一带,我已经昏昏然。

在酒吧再次喝酒,我已经摇摇欲坠。

据说大胡子周朴(?)竟然和王宝他们是一块出道的。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