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刘宗勇>正文

刘宗勇:坐在轮椅上的13岁女孩

2019-03-14 10:0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坐在轮椅上的13岁女孩

文/刘宗勇

12月21日,北京天桥上传来一声清甜的歌声,唱歌的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她身边站着一个矮小的女人,不到两米远的地方,一个看上去有六十岁的男人坐在轮椅上,不断的向围观者讲解着……

一家三口全是残疾,只得唱

“这个女孩很可怜,这么冷的天还坐在轮椅上唱歌。”20日下午,朋友告诉了我一个不幸的消息,还拿出了手机拍摄的照片。对于这在大街上乞讨的人群,每个城市都数不胜数,但一家三口都是残疾,而且还在百度里有求助的乞讨,还是头一次看到。于是我决定,去看看这个女孩。

下了公交车,听到一阵清甜的歌声,只看到马路对面唱歌的地方围着黑压压的一片人。我走到唱歌的地方,看到女孩坐在轮椅上拿着话筒在唱歌,边上的男人则向围观者愤慨的解释着。在轮椅前,整齐地摆放一排照片和资料。围观者很多,有人上前寻问,也有人向纸箱里投入一元、五块的钞票。

很多围观者都拿起一张名片一样的纸,上面写着:我叫何泽,是黑龙江嫩江县九三家管局尖山农场山小学四年级学生。因在班级门口侧大约三、四米处,按学校规定穿鞋套时,被一群打闹的同学撞倒后全砸在我身上,造成腰椎、骶骨、尾骨骨折,脊髓损伤,下肢瘫痪。学校不但不承担责任,而且我在学校上的保险和看护费至今未得到理赔。为了治病、生存,我只有流落街头,乞讨为生……恳请各位好心人直接在百度输入:《十三岁轮椅少女的心酸之路》。盼望大家看到我的求助给我支持留言!忠心的谢谢您!

在与何泽的父母交流后,我提出要到她住的地方看看,以了解事实的真实性。何泽的父母很激动,在一个三十多岁的好心人的帮助下,收拾好音箱设备等。何泽的妈妈把何泽推下了人行道,放在了马路上,然后再去推丈夫和推车。我的心一酸,上前推着何泽,让她给我指路。这一刻,我在想,即使这一家三口背后有人指使,我也要让这个女孩重新站起来。

我想读书,我想唱歌

天桥到何泽住的地方很远,用何泽的话来说,每天她和爸爸自己划着车轮穿梭在大街上,妈妈把东西放在前面一段路,再来接她和爸爸,有时候要两个小时才能到。何泽的妈妈个子很小,又带着残疾,但为了不让孩子和丈夫艰难的用手划车轮,她拖着沉重的音响设备和杂物,流着汗水奔跑着,走了一截后立即停下来,再去推女儿或丈夫。

何泽对我说,她住在一个王医生租的房子里,这个王医生以前在网上看到了,然后把她从那个小房子里接到了楼房里,目前王医生给她一家生活费用。那个在优酷的,是一个好心人拍摄的,公布后有很多人都关注何泽,王医生为了让何泽了解网络,还给她买了电脑。

我推着何泽在汽车群里穿梭着,想象着她妈妈每天都要这么艰难的推着两人走,是多么的不容易。走了一截后,何泽的妈妈已经追了上来,要我先推何泽爸爸到家,到家后慢慢的等她回来。不料我把何泽爸爸推进屋,下楼看到何泽妈妈已经到了,她竟然用了和我一样的时间,拉一个推车再把何泽推到门口。

一家三口终于坐了下来,在王医生租的房子里,暖暖的,很有家的感觉。何泽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我大吃一惊,她是如此的漂亮,嫩白的脸蛋上带着一缕忧郁。我按下快门,开始和她谈话,我要把她拍摄下来,让大家听听她的声音。

我问她:“你想唱歌吗?你想上学吗?”她说想。当我问到她面对着那么多陌生人在大家上唱是什么感受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有些难堪的说:“很难受,但看到有那么多的好心人能帮忙,也很开心。”

她不应该乞讨,她应该站起来

何泽很懂事,话不多,却像个成年人,看她的外表根本不像十三岁。事实是如此,她只有十三岁,而且背井离乡到北京来乞讨。她为什么得不到学校的帮助和政府的帮助,要到北京来呢?

2007年4月10日,课间操完后,何泽开始穿鞋套,不料同班的柳志宇和边明正在打闹,突然柳志宇倒了,像一块石头一样朝何泽砸了过来,她躲闪不及,被柳志宇压在了身下。何泽当时感到浑身剧烈的痛,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可老师得知这事之后,批评了两个打闹的同学,然后让何泽继续上课。第二天,何泽不行了,根本直不起身,学校才让何泽爸爸把何泽送到医院。

诊断书很快出来了,尾锥骨和腰骨骨折。而这个时候学校和农场党委则要何泽爸爸写一张证明,写上孩子是在自己家里玩时摔坏的。原因是这样写了,可以到保险公司要三千元钱。更离谱的是,在2007年8月23日,学校和农场竟然把高烧四十多度的孩子强行的带到省城作医疗司法,看孩子是不是装的。还说是法律规定,已经安排好卧铺,结果何泽的爸妈背着昏迷不醒的何泽被“押送”到火车站,竟然连座票都没有,说法是坚持一下到了。然而,当天晚上下着倾盆大雨,何泽一家三口到了省城后,被抛弃在雨中,学校和农场的人则去了宾馆。9月12日,病情恶化的何泽被转入省医院,但奇怪的是病历被改写了,而伤则越治越严重,不得不在2008年转入北京医院。2008年4月1日,正在治疗的何泽被赶出了医院,而学校和农场则出示了一份书面材料,声称已经为何泽付了23万元医疗费用,给何泽家人15万元赔偿金。而何泽自住院起所有的费用都没有超过10万元。

2008年3月8日,何泽爸爸回到家里取衣物,被学校强行带到农场办公室,被时任的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庆才按倒在地,连续的毒打。原因是何泽爸爸告到了上面,他豁出去书记不当了,要打死他,让他无家可归。宋庆才说:“你跟我斗,是跟共产党斗。”面对这一切,两名尖山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和办公室新招的值勤人员却袖手旁观。何泽爸爸被打晕,醒过来拼命的往家跑,却又被宋庆才指使的公安人员再次抓了回去,又一次毒打,不准他去医院,不准向公安部门报案,更不准他上访。为了防止何泽爸爸逃跑,宋庆才叫了十几个人轮班看守,直到第二天何泽爸爸倒地不起,才将他送到医院。医院诊断是,全身上下,多发性外伤,脑闭合性外伤,脑损伤后遗症,椎间盘错位,四肢麻木,心律延缓,肺部感染。宋庆才仍然没有放过何泽爸爸,派人在病房二十四小时看守,不允许他与外界接触。宋庆才说:“这是党委的决定,国家的规定。”

何泽还没有治疗痊愈被赶出了医院,爸爸又被打成了残疾,妈妈原本是个残疾人,一家三口,被命运折磨得失去了生活的权利,从此无家可归,流落在北京街头。

我决定帮助何泽,虽然我的力量有限,但社会上的好心人士有千千万万,一定能够让她重新站起来,回到学校继续她的灿烂人生。于是我和何泽的爸爸谈到了他之前的官司,我认为那些都是过去,关键的是现在怎么让孩子得到治疗,得到学习。

晚上,何泽说的王医生来了。他叫王效东,江苏人,是个中医。我们谈了很久,劝了何泽爸爸很久,希望他能够在我们的安排下从事一份第三,而何泽的问题由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我认为,命运是无情的,一些悲剧发生了,但不能一味的去想象悲剧。何泽已经丧失了很多东西,没有必要再去仇恨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应该得到公平的生存机会。王效东给了她这样的机会,他在小区的20层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给何泽买了电脑,给她生活费。然而,这虽然解决了何泽及家人的现状,但改变她一家的生活只是一个开头。

为此,我倡议,所有的爱心人士,为一个十三岁的轮椅女孩,奉献出你的一颗爱心,伸出爱的双手,帮帮她,让她重新站起来。

何泽爱心QQ群:79231769

爱心联盟电话:13146027360

王效东联系电话:13671339778

捐赠地址:

邮编:100068

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西里马家堡小区十六号楼2002室

王效东收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