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远观:漂泊客:《跨世纪诗人说》_作家远观

2019-04-09 13:2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漂泊客:《跨世纪诗人说》

文/漂泊客

一.导言

自第三代诗歌潮流后,诗歌的载体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纸刊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随着网络的兴起,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今,差不多一代人的时间,网络诗歌成了诗歌的主流。在这段时间,诗人已失去年龄分割的界限,过去人为制造的黄金切割线已不再存在,写作和发表的自由完美的在网络上体现。再用接近的年龄去体现诗歌,是无法这跨世纪的诗歌变化。

用“跨世纪诗人”命名,正是对这一变化的涵盖。它已脱下了年龄的包袱,重示对诗歌的认可。其实,诗人的生命是要经得住历史的考验,而不是以一个年龄段,可以写一段历史。那些过早的着急的把自己贴上标签,只能说是把羞辱钉在历史的柱上,经不住时间的沉淀和风化。诗歌是体现诗人生命力的最强硬的载体,没有诗歌也没有诗人,因此本说这看重诗歌,而对那些虚浮的名气视而不见。

本说,以诗歌为主体,偏重于生命力的现象,倾向网络诗歌,以展望未来呈现新锐为重任。跨世纪一说,正是它能承受历史的担当,一步跨出新的生命力,富有朝气并完成对历史的跨越!

二.主要的代表诗人和群体现象

1. 第三极神性写作

第三极诗歌现象,是崛起一股反诗歌向低的力量,继承并将诗歌的传统向上发展推动的力量。是对“第三代”诗人韩东、于坚等提倡诗歌“反崇高、反意象、口语化”倾向的有力回击,主张“神性写作”,并要求诗歌高点、再高点,诗歌继续着“后现代主义”的艺术态度,并以宗教色彩和诗艺的“传统主义”有机相连,在追求诗歌语言完美上,执着于人的精神向上。是站在“主流诗歌”基座上,以更高的标准发展成为诗歌新的主流。

《第三极》诗歌论坛,是以诗人刘诚为主导,新老结合,成员众多的一个诗歌群体。

其代表诗人:刘诚、十品、野鬼、老巢、南鸥、古岛、左岸、樵野、黑牙、十鼓、沉木、曹英人、乔书彦、南岩、海湄、子衣、袁杰、黄海声

2. 诗江湖口水

诗江湖诗歌现象,是口语诗歌走向口水诗歌的一个主流,推动诗歌的贫民化,是将诗歌拉下文学圣殿的先锋。继承并扩大了“第三代诗人”口语化的倾向,主张诗歌日常用语化,诗歌风格随便,没有太多的精神寄托,并完全消失了诗歌意象运用,着重文字写实,不做作,将诗歌拉近与“小故事、小品、小幽默”等大众文化的距离。是喜、笑、怒、骂皆可入诗,泼妇横在诗歌大街上的典型。

《诗江湖》是以伊沙为主导,由南人具体操作,鱼龙混杂、非诗与诗乌合之处。

其代表诗人:伊沙、朵渔、沈浩波、西风野度、南人、衣水、阿斐、春血、陈衍强、张玉明、梅花驿、巫昂、春树、伊丽川、魔头贝贝、心地荒凉

3. 北京评论垃圾低诗歌

北京评论诗歌现象,是诗歌政治化和向下写作的具体呈现,先期为垃圾写作,钻进了政治的死巷,而被低诗歌潮流逐步取代。这一诗歌现象,以丑为美,彻底反人类“审美观、价值观”,抱着与诗歌同入地狱的心态,以谋求诗歌在政治上的发言权。诗歌的语言接近口语,但不排拆意象的运用,并形成“以下犯上”嘲讽写作的走向,以“粗鄙、粗俗、粗野”的姿态进行对秩序的否定,诗歌作品向下埋葬着爆炸的力量。

其代表诗人:曾德旷、丁目、江海雕龙、典裘沽酒、刀歹、李飞骏、管党生、龙俊、无聊人、凡斯、天外诗狂、李磊、力比多、皮旦、车道安

4. 第三条道路

第三条道路诗歌现象,是脱离上与下、生与死这两条人生路之外的诗歌桃园,是传统诗歌主义的守护者,侧重于社会情感、意志的表达,遵守诗歌原有的美学法则,诗歌语言以逃避先锋、排拆解构、超越现实为创作支撑点。诗歌没有具体的意识主张,没有诗歌品质取向的共同点,但是诗人使用“天才权力”自由发挥的一个空间,粘合相对偏安的诗歌理念,从而展现比较温和、松散、广泛的群体现象。

其代表诗人:安琪、凸凹、杨然、庞清明、马莉、愚木、莫非、远观、林忠成、楚中剑、林童、刑昊、紫徽、郑小琼、北残、丁东亚

5. 博客诗歌写作

博客诗歌写作现象,存在于广大的互联网中,以80后之窗上百家诗歌博客圈为主要载体,其形式分散,大体没具体的诗歌个体主张,或规模较小(如:赵丽华的“梨花体”,白鸦的“可能阵线”,周瑟瑟的“卡丘主义”等)。但不能说论坛现象以外,不存在诗歌,其实博客诗歌写作,是诗歌的富矿。

其代表诗人:赵丽华、洪烛、大卫、花语、李成恩、杨克、白鸦、潇潇、周瑟瑟、梅依然、祁国、黄礼孩、李轻松、卢卫平、三色堇、宋晓贤、仲彦、臧棣、鲁荒、马永波、古筝、丁成、唐果、王久辛、陈先发、王竞成、李点儿、辛泊平、江一郎、陈傻子、鲁绪刚、冯楚

三.矛盾说

世界是矛盾的,诗歌也是矛盾的,跨世纪诗歌的主体是一矛一盾。向上的诗歌和向下的诗歌,口水诗歌和非口水诗歌,无不在不同的场合,互相扮演着矛和盾。跨世纪诗歌处于一个“决斗”状态,没有分水岭,没有胜负,只能用“百花齐放”这一现象来注绎。

自古诗歌也没有统一的风格,诗歌是诗人个体的天才发挥,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任何强制的融合都是无效的。所以,无论向上的诗歌,还是向下的诗歌,以及站在中间地带的诗歌都是片面的,也是合理的。任何只认可矛而否定盾,或者否定矛只认可盾,都是有违矛盾的哲学观。

具体的说:跨世纪诗歌这一跨,将诗歌的矛盾拉得更大、更尖锐。神性写作的诗歌有向上写作的理由,如果一个下不存在,这个上也不能为上;同样,低诗歌的低,也是相对上而言,上若不存在,低也不复存在。上和下仅是诗人各自价值观的取向不同,只认可自已的诗歌观念而否定另一诗歌观念都是不可取的。而口水和非口水诗歌之争,也是类同。口水诗歌有亲近读者的一面,是对非口水诗歌脱离读者的弥补,尽管是对诗歌固有语言的恶搞,但也是诗歌发展中的尝试和变革。非口水诗歌,传承了诗歌固有的语言之美,是对诗歌历史和传统的延续,保持诗歌的正宗性,站在反对割裂和否定历史传统的一面,无疑也是正确的。至于政治和非政治诗歌的矛盾,其实是一误解。诗歌不可能脱离政治,桃花源在现实中是没有的,诗歌只存在沾染政治的程度不同,是山水诗中的喜和忧,也是带有一笔政治的色彩,政治是诗人心头一块挥之不去的阴云,没有人活在真,过分强调诗歌的政治和非政治,没有意义。

矛盾是普遍存在的,跨世纪诗人间的矛盾,不值得大惊小怪,并没有超尘脱俗,走出诗歌的范畴。矛盾,是跨世纪期诗歌的最大色!诗歌有矛盾,才自然。

四.宿命说

诗歌是文学的最初形式,应与人类的文明同步发展,只要有语言存在,诗歌存在,按理说诗歌之树长青,但当今喊“诗歌以死”大有人在。向上的诗歌一片意象密密麻麻的森林,让读者看不明、想不透,产生敬而远之;向下的诗歌低得让读者不当成诗,而垃圾的政治和下半身的口水,又让读者心生厌恶。主流诗歌刊物远离大众生活,游离在向上和向下的中间带诗歌,更难成气候,无法影响到读者,整个诗歌消费完全进入一个宿命期,诗歌生存呈现少遇的恶劣环境。相反,这个阶段的诗人,并不具有生存的忧患意识,一味地远离读者,也没能产生划时代意义的诗歌作品,甚至作品被公认都很艰难,大量的自身争议进一步扼杀了读者对诗歌的兴趣,这些跨世纪诗人完全是一个时代的弃儿。

跨世纪时代的诗人,与第三代诗人相比,缺少了轰轰烈烈的诗歌现象,仅在诗歌本圈内借助网络形成虚假的繁荣,并山头众多,主义满天飞,脱离大众基础,加重下一代诗人生存的成本,并制造事实存在的宿命恶果。这一时期的诗人,比第三代诗人缺少大众知名度,因而对这一时期诗人的命名,只能以诗说人,缺少广泛的认可和认同。

缺少大众读者,并不能说诗歌这一文化形式可以消失,在重大场合诗歌依然是语言主要叙述方式,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大量的百姓依然以诗歌表达对失去生命的痛感和哀思,可见诗歌并没从上层建筑和下层基础上割离,形成天鹅美丽之死的绝舞、绝唱。诗歌宿命一说,仅是对时下诗歌命运荒凉的悲观论调,对这一时期与命运之神奋争的诗人来说,永远是假说。

跨世纪诗人是寂寞的,承认他们诗人地位,是对如此艰难下依然保持对诗歌执著追求的诗人,是一份安慰,也是一鞭策!

五.结束语

跨世纪诗人说,有别于以往对诗歌年代的命名,首先是考虑自己小集团利益的最大化,而不能公正的体现同时期的诗歌现象。这一次,是漂泊客站在诗歌之外,尽量力求公正的为跨世纪诗人们:掘下一座墓坑。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