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转载]写作的代价_作家诗人远观

2018-10-07 15:5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那也得转啊再怎么最后剩下的给这个世界的是这些所谓的别人看起来不觉得有用的东西

原文地址:写作的代价作者:庞清明

写作的代价

从1980代中期握笔涂鸦算起,20多年眨眼一晃,真叫白驹过隙岁月不饶人,若说起我当初学的是会计专业,有10年时间在拨弄算盘,一般朋友打死也不相信,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冤枉,为啥要浪费年华抛热拾冷选择诗歌作为自己的追求呢?或许只有经历过80年代文学狂热期的读者才会找到答案:文学能让人一夜成名,有靓女陪伴,还能调工转干。记得我的家乡四川达州,工人作家杨贵云因写了个中篇在《通川日报》连载,晴天一声霹雳,顿时声誉鹊起。这人不久工转干,有妙龄红颜相许。参加过《诗刊》青春诗会的张建华那时如日中天,屁股后面总跟着几位文学青年。作家谭力、雁宁因文学而提前奔了小康,移师成都后组织“女子别动队”,以“雪米莉”之名杀遍天下无敌手,成为圈内外热炒的话题。啊,奶奶的80年代,文学真牛皮。于是我也疏远了自己的专业,把精力用在泡图书馆、去新华书店的途中,并请当时达师专的潘云同学帮我借世界名著,莎士比亚、巴尔扎克、托尔斯泰、拜伦、雪莱等一批西方名家是这时进入我的视野的,勤奋苦读为我的写作打下基础,我也成了荒废正业的离经叛道者。这一选择让我接下来的岁月吃尽苦头:功课不及格,应付补考假期过得不是滋味(近年来我还被补考的恶梦弄得盗虚汗)。因为诗歌,我一时性起扔掉铁饭碗,把自己交给了飘泊不定的征程,到了21世初,诗人的命运与国营企业一样江河日下,我不得不为前程花费尽周折。

诗歌之旅,文学社,油印刊物《地平线》,地下工作者,在《拉萨晚报》(责编:洋滔)发表处女作时的夜不能寐,放鞭炮祝贺名字变铅——这是可爱而神圣的80年代啊。大约在1986——1989年之间,我先后与达州籍诗人凸凹、李祖星、徐侨、颜广明和作家李贵、宋小武等认识,透过批评家李明泉认识了《文学自由谈》主编任芙康,那篇《大巴山作家扫描》是这一友谊的见证,这些朋友一直保留到21世纪第二个十年。尽管我写出了《殇或碎片》、《南方乡镇》、《诗人的房子》等系列组诗,但我绝对感觉不到半点耀眼的光环,倒是带刺的荆条时时扎得脑袋生疼。与广大的诗人一样,我隐忍着不轻易吐露内心的秘密,把忧伤与欢乐同时压在心底,偶尔与知己分享,像冬天的棉被需要拿到太阳底下翻晒一样。在艰难的近乎于自毁的写作生涯中,我付出了巨大而惨痛的代价:抛离年迈双亲,撕裂故土亲情,“妻子颇有微词,家庭怎能受益”?20年来,中国经济每年以两位数的速度递增,而我到手的机遇一一流失。尽管我懂得成本核算、企业管理、运作、效益预测,面对强大的诱惑也曾下决心在生意场上“呼风唤雨”。但木瓜脑袋不进油盐,昨夜的豪言转瞬成追忆。

窗外瓢泼大雨,南方乡镇的广场正在福利彩票,成千上万的群众围着工作人员追寻一夕暴富的梦,广场上尽是丢弃的废彩票。而另一处房地产正在举办第二期开盘仪式,营销中心人头涌涌,300套价格不菲的高尚套房吸引了近千人前去认购。时代的潮流滚滚向前,升官发达的机会转眼即逝,而诗人枯座在电脑前,为凋零的处境深感不安,为写作付出高昂的代价:梦想流芳百世,你得承受现实的煎熬,经受皮肉与灵魂之苦。

“自闭在四围,咏哦于天地”,如今写作是个难堪的,到底谁在把诗人当根葱?所幸,近年来,我与国内一批优秀诗人、批评家莫非、树才、车前子、凸凹、林童、安琪、老巢、胡亮、杨然、马莉、十品、北残、远观、愚木、楚中剑等等高举“独立、多元、传承、建设、提升”旗帜,大力倡导第三条道路,把中国当代诗歌推向更高更远的境界。

也许,每位诗人的头顶都亮着“不读诗,无以言”、“文学的顶尖部分是诗歌”的中华图腾。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