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第三条道路”八年诗歌奖授奖词_作家诗人远观

2018-10-05 11:1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第三条道路”八年诗歌奖授奖词

胡亮

主办单位:“第三条道路”论坛;协办刊物:北京《诗歌月刊》下半月刊、四川《芙蓉锦江》诗刊、四川《文坛轻骑》杂志、四川《元写作》集刊、广东《第三条道路》诗报;时间起讫:1999-2007;评选方式:网络推举,民主确定,排名不分先后。

一、别贡献奖3名:老巢、林童、庞清明

以刊物、网络、活动为载体,为“第三条道路”不断提高能见度而持续努力、倾注心血者,被授予别贡献奖。

老巢获奖理由:近几年以来,老巢几乎在各艺术门类的海阔天空之中均完成了令人惊奇的漂亮跃飞,他忠实于这样一些身份:记者、摄像师、电视节目制作者、主持人、导演、图像及文字刊物主编,因而他所致力的,似乎总是为别人提供灯火辉煌的舞台。如果只在这里提及老巢独资创办《诗歌月刊》下半月刊并担任主编,绝不仅仅因为他再次启用将官方文化资源和民间艺术精神相融合的狡黠智慧而首开官刊民办之先河,这一事件的更大意义在于,他为“第三条道路”诗人和批评家们提供了一个自由场域并再次证明文字才是他“更适合栖居的老巢”。另一方面,老巢那些即兴命笔、率尔成篇的短诗佳作和信马由缰、天花乱坠的长诗杰构也在不断地修正我们的既有观点:这一次,老巢再也不惟是一个舞台的设计者和提供者,同时他也正是那灯火中心,一个机变百出的亮相者。

林童获奖理由:人们记住林童,不仅因为他是《美之殇》、《破碎的偶像》两部诗集的作者,更重要的是他为“第三条道路”所做的一切。事实上,正是林童,与他的合作者一道,将“第三条道路”由少数几个独立写作者的个人化理念扩大成为攻城掠地的集体化行动,这行动的目的,是要与试图平分当代诗歌版图的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立场写作三分天下。与这野心相匹配,或者说相呼应的,一是独力或参与,连续不断地编辑推出民刊《时代作家》、华艺版《九人诗选》和九州版《第三条道路》;二是先后完成了一大批以“第三条道路”为关键词的文论,其《第三条道路写作诗学》一文产生了较大影响。时至今日,当“第三条道路”上空的迷雾开始消散,我宁愿相信昔日林童存志之求大、为文之从权包含着一难能可贵的大局观而不是私心杂念。最后让我们记住:另外一部著作《文化诗学:第三条道路》的作者,正是“这个”林童。

庞清明获奖理由:长期以来,为了“第三条道路”一枝一叶地葳蕤,作为一个兢兢业业、孜孜矻矻的工作者,庞清明几乎与所有“第三条道路”诗人都交换了友谊和智慧,他先后创办纸刊和诗报,建立“第三条道路”资料库,连续不断地在各刊物上组稿推出“第三条道路”诗人作品专辑,并以诗歌写作和批评写作的双重跟进证明着自己的独存在,——然而与这一切相比,庞清明促成网络与“第三条道路”的联姻似乎显得更为重要。“第三条道路”因为庞清明而在一个虚幻空间中拥有了“千座高原”,像洪太尉掘开了镌刻着龙章凤篆、镇伏着天罡地煞的石头碑碣一样,终于“误走妖魔”。这一事件内在地包含着对庞清明的全部毁誉;然而他承受着这全部毁誉,仍然怀抱着诗歌“大同”的理想,凭借巨大的热情和持久的耐性,“虽千万人吾往矣”。

二、实力诗人奖6名:莫非、车前子、树才、安琪、凸凹、马莉

坚持自由精神和独立思想,通过长期安静的写作,为当代中国诗歌增加了新的美学类型,并为“第三条道路”赢得了良好声誉的诗人,被授予实力诗人奖。

莫非获奖理由:像在一八四五年,梭罗拿了一柄斧头,跑进了无人居住的瓦尔登湖区,后来完成了如此简单、如此馥郁而又如此晦涩的著作:《康科德河和梅里麦克河上的一星期》、《瓦尔登湖》;莫非则与一把大剪刀形影不离,他长期注目于积雪、雨水、石头、青草、灌木、鸟群、巨雷和无时无刻不在其中隐现的“死亡”,不紧不慢地清除着杂物,“还一座花园的本来面貌”,完成了同样简单、同样馥郁而又同样晦涩的两部诗集:《词与物》、《苏拨》。《词与物》体现了这样一认知:事物消失、世界模糊,诗人试图用“词”来挽留和呈现这一切,然而挽留的只是残骸、呈现的只是背影,诗人内部的汹涌仅仅被在白纸上浮现出来的语言漏出了少量的沙粒,正如事物和世界本身。正因为如此,《词与物》不可能不是一部“反复书写”的诗集:一首诗与另外一首诗构成了奇妙的重复,有时候却又不免“空转着轮子”。到了《苏拨》,莫非显然已经更加放松,他在此前那个几乎空无一人的植物世界中,增加了一个超自然、女性化的倾诉、交谈对象——“苏拨”,并借此搭建了一个呓语式、超现实的十二行诗展台,被誉为“当代文学一个小小的奇迹”。除了这两部诗集,莫非还完成了大量的长诗、组诗和短诗,他娴熟地运用断句、口语、汉字有的多义指向和刀切斧断般的节奏,记录着“精神的奇异运行”并接近了他所期望的“对汉语的赞美”的境界。

车前子获奖理由: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中国现代诗歌运动中,车前子以其调皮的儿童视角和荒诞的隐喻向度成为朦胧诗人队列中的貌合神离者。他的《三原色》一诗简单而又奇崛,过早地散发出一后现代主义气息,被视为“第三代诗歌的起源之一”;然而他《纸梯》时期的努力,却转向于将江南物象和个人玄想锻造为一恍惚迷离的文人趣味诗歌,并由是与柏桦、张枣、钟鸣等人一道,在那个血脉贲张的诗歌时代中,集结成一群温和古雅的另类。近十余年来,车前子致力于“语言诗”的探索,并最终在行为艺术的助力之下,促成了“语言诗”在妙境和困境上的双重抵达。车前子二十五年的写作,使他在最年轻的诗歌同行面前几乎都长期保持着孤身深入的前卫姿态,证明了“第三条道路”精神将一个诗人醒目地带到我们面前的巨大力量。

树才获奖理由:以“诗歌”为轴点,树才在写、译、评、编四个领域所取得的成绩已经有目共睹。这一事实本身,甚至掩盖了树才单独作为一个“诗人”的庞大存在。长期以来,树才对各各样令人眼花缭乱的诗歌时尚置之不理,他闭上眼睛、屏住呼吸,静静地狩候着自己灵魂深处一切稍纵即逝的细微响动,求取诗歌“自然的溢出”。在树才的作品里,我们每每遭遇虚无感和死亡心,以及与之拉锯的超脱感和安宁心;肉身的渺弱和思想的壮硕,构成了树才的两难生命并让他大面积、长时间地陷入了一物我两忘的冥想状态,仿佛秋日的一棵颓树,“屈从于体内痛苦的变化”而又“开始经历到一点点灵魂”。但是树才一次次从“冥想的烟”到“佛教的蓝”的虔诚奔赴,其睿智、纯净的生命质地对文本质地的绝对支配,以及那直接性和神秘性相胶着的奇妙语言,都还没有引起与之相匹配的关注。“树才早已经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这在大多数人看起来像是一个预言;也许有一天,当我们回过头重新“发现”树才的时候,我们会承认自己的短视和无知。

安琪获奖理由:我们随时都能够感受到安琪的灵光乍现,她天生是为作一个诗人而降临人世的。安琪曾自称诗是她的“尸体”,那么她写诗,几乎是为了不断去“死”。早期安琪拥有庞大的建构野心,在以《轮回碑》为代表的一系列作品中,她肆无忌惮地采取暴力手段强行实现语言增值和文化交媾,轻而易举地打碎了我们置身其中的这个时代,并在碎片的错乱拼贴之中显示了“无理而妙”的非凡才华。安琪这无性别写作模式向所有的男性诗人掏出了咄咄逼人的锋芒,给近三十年的女性诗歌增添了独一无二的崭新品。到北京以后,生活的烦忧和情感的动荡缩小了安琪诗歌篇幅和技艺虚荣的尺寸却扩大了她心灵的敏感,其近期作品,集中展现了诗人灵魂与肉体的悲剧性冲突和喜剧性妥协,带给我们以一个进退失据、苦乐无名的“女人”形象。似乎可以这样表述:从漳州到北京,安琪从迷狂实则充实的白昼来到了静寂实则纷乱的暗夜,然而,正是这个暗夜安琪,让我们更加刻骨铭心。在近期作品中,安琪出了令人叫绝的撑杆跳技术:当某件作品在平庸的悬崖边摇摇欲坠之时,她有时候只用一个单句或者一个词语可以瞬时挽回败局。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众多的作品中,安琪的两首短诗,《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和《像杜拉斯一样生活》,已经在当代中国诗歌史上争取到了显眼的席位。

凸凹获奖理由:凸凹,正像这个名字所暗示的那样,其二十余年的诗路历程充满了众多的周折和巨大的嬗变。他并非一个早慧天才,而是从诗歌基层缓慢起步、长期攀援。神农以“遍尝”的方式通晓了各草木的苦甘寒热,凸凹则在各写作范式中左冲右突,终于成功地实现了“中年变法”,在大众美学的贿赂和挟持之中夺路而逃、脱颖而出。他最终以第五部诗集《苞谷酒嗝打起来》,在民谣风路向上完成了最早的一批草根诗歌,用彻底下落和倒退的反常方式,令人意外地坚持了“先锋”的风度;第六部诗集《镜》,用最朴素的语言托出最真挚的情感,很多篇章已经达到了“浓尽必枯、淡者屡深”的境界,相信那个幸福的“收件人”必定会用一生的时光去慢慢品味、静静享用;最近的两部诗集,《桃花的隐约部分》、《大河》,凸凹以成熟的心性和开阔的视界,积极介入近在咫尺的现实,使他成为这个时代的重要亲历者;当前凸凹,形成了“诗点、技艺和历验三维一体”的凸凹体,渐臻收放自如之境,每一有作,无不呈现出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之势,代表作《针尖广场》、《国家脸,或大碗之书》具有一罕见的“大美”,标志着诗人在更高的层面上不断地成自己。一切迹象都在表明:当那些早慧者们已经江郎才尽,我们的凸凹仍然凭借自己雄厚的创造力和可贵的实验性,不断增加着天平这边的重量。

马莉获奖理由:几乎可以这样说,马莉所有的短诗都可以理解为一个怀有秘密兴味的“林中少女”对童年经验的打捞和探询。马莉的童年,与湿漉漉的“母性”南方构成了难分难解的纠结,这决定了马莉诗歌写作的词汇表:浪、风、夏天、海洋、蝙蝠、花园、幽灵、热带鸟、巨型蘑菇,如此等等。然而马莉绝非一个纯自然的膜拜者,她一方面对一切细小事物的命运和意义充满了惊奇和迷惑,另一方面又在明知故问、无中生有、似是而非、举轻若重的叙事设计中展现了一颗极端敏感的心。当马莉趋于极致,即或在诗歌中也幽闭着自己,她高兴那样做,那样做了,根本不理会读者反应之类,这让她的一部分作品具有一任性的玄想性质。除了为数不少的冰冷短诗,流光溢彩的大型组诗《金色十四行》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与其他作品相比,《金色十四行》“在有限的空间里迅速弹跳并且飞翔”,集中了诗人充满虔诚、智慧和慈爱的流畅言说,显示了成年心性对马莉诗歌写作轨迹的牵引。概乎言之,诗人马莉以其苛严的标准、均匀的腕力和几乎“出世”的良好心态完成的一批诗歌作品,已经与她诡异冶丽的黑白画系列一起,构成了一个富足的艺术世界。

三、实力批评家奖2名:胡亮、杨然

将“第三条道路”纳入中国当代诗歌宏阔视野进行考察,努力诠释和挖掘“第三条道路”精神的丰富内涵,准确揭示并合理呈现“第三条道路”诗人独的美学标高,并在专题性质的研究中表现出了良知、激情和判断力的批评家,被授予实力批评家奖。

胡亮获奖理由:对于“第三条道路”而言,胡亮几乎是一个目不斜视的批评家。这个曾经长期浸淫于中国古代经史子集,后来又审慎地扬弃过西方现代批评模式的年轻人,不到而立之年已经不再迷信任何既有的“方法”和“手段”。他坚信智慧而精当的批评寓于对批评对象的无止境进入之中,舍此之外,实无他途。所以他的理想,是成一“元批评”。元批评,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关于批评的批评”,而是“从头开始的批评”。正因为始终坚持个我的发现、作品的启迪和良知的引领,他在不同时期对“第三条道路”发展做出的前瞻性提醒和告诫,已经陆续被事实证明总是“一语成谶”;而他于长期的沉静和思考中陆续完成的三篇思潮论、十三篇诗人论、八篇作品论和旨在正本清源、去芜存菁的《1999-2007:第三条道路编年纪事》,进一步显示了他深厚的文化占有、犀利的分辨眼光、圆融的思维方式和严谨的文字表述。我们有理由期待:胡亮呼之欲出的专著《元批评:第三条道路》不仅是诗学的,更是诗的,像一枚任谁也拔不出来的楔子,将把“第三条道路”这面旗帜悬挂在应该的高度。

杨然获奖理由:杨然的重要性在于,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之际,仍然始终坚持把“诗歌”作为唯一的目的。三十多年来,杨然完成了数以千计的诗歌作品,他以一挥之不去的幻灭意识和生命意识,把自己与众多的“主流意识形态写作”区别开来。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辨别力,会在杨然诗歌的任何一个旮旯里发现那不易觉察的异端光芒。正因为如此,几乎经历过当代中国诗歌所有重要嬗变的杨然,一眼认定了“第三条道路”精神所促成的诗歌生态。近几年来,他几乎将所有“第三条道路”诗人纳入了自己的视野,先后完成《第三条道路100想》、《第三条道路诗歌教材》、《第三条道路好诗品读》、《第三条道路网幻》和《第三条道路300首》,字数以十万计,分别采用印象批评、佳作耙剔与鉴赏、诗人“纪事”等丰富别致的形式,不但显示了他诚实、高明的细读功夫,而且展现了一个选家“好诗至上”的风范。杨然的存在可以让我们为“第三条道路”拍手称庆,因为我们拥有一位可敬的清道夫。

四、新锐奖6名:楚中剑、愚木、野松、远观、北残、舒雨湖

从内心认可“第三条道路”精神,以写作和批评的有效接力,了可期待的前景的诗人和论者,被授予新锐奖。

获奖理由:他们已经证明,并将进一步证明,他们在诗歌写作、理论探讨和宣传运作上表现出来的才华,将给“第三条道路”带来光荣。所以,他们的“获奖理由”,将主要由他们自己来给出,那一定将比胡亮现在给出的更为精彩。所有的人都拭目以待。

(本诗歌奖得主,除胡亮“获奖理由”由青年诗人方松撰写外,其余获奖者“获奖理由”均由《诗歌月刊》下半月刊编辑部约请胡亮撰写。)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