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大块地村与我的童年》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28 08:17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大块地村与我的童年》

听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当时父母和大伯家住在一处的,三间房子,一家各一间。那时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刚刚分到了土地。那时候的土地子不好,大概是难以长上什么好庄稼的。所以那时候吃得并不算好。如此可以想,伯父家的两个姐姐那时候也出现了。那个寒冬腊月,我出现了。我在想,当时自己是多么的模糊。哪怕现在我在想,那么我七岁之前的事情我很多是记不清楚了。也许我的记事,从曾祖母的去世开始的。曾祖母是抱过我的。但是我记事的时候,我父母已经和曾祖母的次子过去了。曾祖母的次子姓魏,而我们姓袁。后来我给曾祖母的次子叫老爷,而我父母称谓之为老叔。是这个老爷子,陪伴我们一家走过了二十多个春秋,但2008年的时候,老爷去世了。

当时我在湖北。然后现在的院子等于是老爷留给我们的遗产。村落毕竟属于村落,但是总算有了自己家的院子。所以我父亲等于是过季给叔叔的人。应该可以这么理解。至此,我有理由说下,我跟老爷的关系,比跟我爷爷的关系要近。自然觉得跟家里的爷爷很疏远。我父亲跟自己的叔叔过了二十多年,那么这个叔叔是我的老爷。当时我从湖北回到家里的第二天,老爷去世了。当时父亲从电话里哭了,然后对我说,东,你老爷要不行了。父亲哭了,然后还说,你老爷希望你们两个回来。最后看看你们。我当时两行眼泪下来了,心痛和伤心难以控制。当时妹妹在桂林没有回去,这个事情成为她最大的遗憾。至今想起老爷,我内心还是很伤心。

提到乡村,尤其我的故乡,大块地村,我觉得唯独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过得最为美妙。当初年纪很小,我记得的事情很多。那时候的美妙至今想起来都是最美丽的。父母除了在家务农之外,大概有十多年里,父亲都在村子里的一个工厂上班,我还记得之前父亲在县里的铸铁厂曾经做过。但是之后由于不警惕工厂停产了,之后在村子附近的工厂工作,大概做了十多年。小的时候无忧无虑,在后山的黄土洞和泥巴,在后山梁的山从里捉迷藏,在西山梁打出溜。一天泡在河套里洗澡。那时候阳光灿烂,儿时与童年的记忆是那么的美妙,那时候登山是不知道以后是如何样子的,更别想,以后还去了几个城市,看到了很多不同地方的风景。那时候真的不想到以后的恋爱是什么样子,工作做什么都不必去想。黄色的太阳照耀在沙滩上,可过去的沙滩去哪里了呢?现在那些童年的我们去哪里了呢?时光飞逝,也许那喜悦的年华是最美妙的。现在看看孩子们,我在想,他们哪里有我们那个时候快乐呢?

那个时候我和伙伴们以自然为伴侣,人与人之间想起的时候,都会觉得那么单纯。单纯的无法去想象。荏苒的时光啊,那是我们过去的青春吗?那时候妹妹总是喜欢跟我出去玩,我一般是不让去的,因为我们男孩子玩的地都是山地。所以每次都是让他们回去。现在遇见小学同学,都会觉得倍感亲切。他们招呼我的名字,我在想,我好想很久没有这样亲切了吧!

村庄的安静是我最喜欢的。也许大块地一直在变化,但是那里的土地没有任何变化,只有父母的年纪渐渐地变大了,而我们也都是成年人了。过去的一切,其实是最美丽的。但是现在突然也感觉倒有些失望,有些老者以及乡亲没了,我依次在下面的名单记录下他们的名字。

大超的奶奶,一个慈祥的老太太。龙的爷爷,讲故事的老爷爷。小刚的爷爷,也是讲故事的老头。和尚他妈,一个模糊地老太太。建平的曾祖母,一个小脚的老太太。袁军的父母,一对老年人。后山党的老太太,也是缠脚的老太太,慈祥安静。小强的父亲,壮年去世。晶晶的父亲,壮年去世。土生子,壮年去世。袁堂,壮年去世。我三叔,壮年车祸去世。袁贵,壮年生病去世。广义他爸,老年去世。大姑奶老年去世。广田增田两个人去世。国丰他奶奶老年去世。晶晶四婶壮年去世。站来父母去世。我老爷去世。柱子爷爷去世,二财爷爷去世。新新的奶奶去世。十五年内,去了25人。愿他们在天堂安好。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