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乌鸦乱叫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25 19:2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乌鸦乱叫

远观

王七山在大道上乱骂李文的信息传得别得快,李文当面骂了王七山是色鬼。这王七山不干了。王七山在村子里算不得好人。妇女们也说,王七山是个不正经的人,说他经常和女人搞破鞋,有的人给王七山编了个顺口溜,说“王七山,情无边,娘们的裤衩笑开颜,他是个糟老汉,寡妇的门要关紧,否则他半夜去偷欢。”王七山也听过有人这么说,可他的老脸早不知道多厚了,这算个啥啊!王七山是个手艺人,专门以修鞋为生,到现在还没有娶老婆,原来和鞋打交道,后来呢?跟破鞋打交道,传说王七山有个笔记清单,上面写着哪哪村哪个女人是破鞋,谁知道呢?王七山从来没心寒过,相反他还会为自己打气,我王七山六十岁了,兜里有钱玩女人怎么了,王七山这是生在农村,要是生在城市,那洗头房的小姐他肯定一个不落下。王七山嘿嘿地笑,看样子还在打着女人的主意。最近这两年,王七山被人们称为变态,尤其是青年男女们都说他是色情狂,变态的老杂。每个集市上,都缺不得王七山,在集市上女孩子们都要躲着他,男人们看见他想揍他一回。王七山成了人们眼里的眼中刺,连个孩子都不会尊敬他。我听过王七山给我们一群孩子讲过他的风流故事,我们听得正入神,被我们的父母叫回去了。村里的大人都叫孩子离他远点,怕他教坏了我们。

有的女人说,王七山怎么还不死啊,他活得结实。尽管大人不让我们跟他在一起,可我们觉得他的故事很刺激,要知道我们已经都是二十一二岁的青年了,我们在王七山这里得到了一欲望,大家都觉得女人真是好东西。我的两个兄弟有孙小萌和李明,有时李明还悄悄地对我说,海子哥,你猜我昨天做的什么梦?我说,啥梦,梦到你被猪杀了吧。李明说,春梦啊。是王七山老头说的那些事,可到了最后我抱着的漂亮女人居然成了王七山。我和孙小萌在一旁笑。觉得李明越来越邪了,谁料下几天,我也做了这个梦,我又问,孙小萌你做这等怪梦了没?他说,做了。这怪了,为啥我们三个都想女人了呢?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敢和大人说的。我们想去找王七山,因为是他把那些男女的事情活生生地讲给了我们,现在我们做这样的梦都是他造成的,但是事情突然有了转变,因为我家有一本婚姻与家庭的杂志,那是我姐姐的,我姐姐出嫁了,那些破书一直放在桌子上,有时候我偷着看看,在我父母面前,我是不敢拿着看的。否则我的脸会突然地红了一片。

书上说男孩到了我们这样的年纪都会这样,那叫春梦,甚至在做梦的时候可以遗精,是啊,我做那怪梦的时候总是想着漂亮的女孩,想她们赤身裸体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突然身体觉得舒服一下,内裤上湿了。这个重大的发现我给孙小萌和李明说了之后,他们两个别惊诧,孙小萌说,看来我们是要想当爹了啊,可别成为王七山那样的啊,我们三个人哈哈地笑了起来,他们两个还从我家的桌子上拿走了四五本杂志,上面都是生理卫生方面的。孙小萌我们研究了五六天,然后孙小萌在第七天说,以后我们可以给王七山讲课了啊!这个老色棍我们得给他补充一下具体的部分。海子哥,你说呢?我说,没意思,咱们都这么大了,还真得追求女人了啊!你们说,像王七山那样的人,还怎么做人啊!李明说,海子哥没看出来啊,你成熟了啊!那些书真有用处啊!

其实最早谈女朋友的还是我,我早已经盯上了李富家的二闺女,她长得好看,我喜欢她的大眼睛。小的时候,大概是八岁左右的时候,我们去六里地之外的高村看电影,我喜欢和她一起去。大家都叫她老丫头,我也这么招呼,当时还没有电视,是有电视也没什么好节目,每个村轮流演电影,谁家生孩子了,娶媳妇了,要不是有病人想加个喜的,都会包个两三场。看电影前,我们把自家的瓜籽给炒熟,浑身的口袋都塞满了。有时候还要摘些梨,一边看一边吃,有时候电影不好看,我们做在一边玩一边吃。当时看到一些爱情片,我告诉老丫头,我说,老丫头,我以后娶你。

老丫头说,好,我们以后结婚,跟电影里面的那对人似的。其实也许我什么也不知道,关于看了那几本杂志之后,我这次别的坚定了。我和老丫头好了,怎么着吧。这事我没和孙小萌,李明说过,但是我们三个是朋友,小的时候老丫头也是我们这里的。我们四个别好,我寻思着这么点儿事情跟他们说干什么。这不小事吗?其实可没我想得那么简单。以前我们那是伙伴关系,现在呢?整个一婚姻的问题,我也没想到,为了老丫头我们三个哥们成了日后的仇敌。

我突然想起王七山的话,人生是梦啊,没做过永远不知道它的艰辛。这老头的话不幸预报了我们后来的结局,哥们意思算什么啊,在女人面前都是别脆弱的。王七山有些文化,座右铭是不求流芳百世,但求遗臭万年。我的妈呀,我猜想他年轻的时候肯定受过刺激,其实他是个有才气的人。我绝对相信他是个哲学家,或者说有别好的天赋。他的话别有道理,但是他惟独没有老婆,他说过,他没打算娶,其实后来他给我讲述了一个故事,我才觉得他挺可伶的。其实王七山

原来是别老实的人,人也善良。 二十八岁的时候和一个女孩谈恋爱,但是这次恋爱却是一场灾难。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定性为强奸犯罪。搞资本主义女人屁股。那个女人为了确保他无罪,自杀了。他告诉这事情的时候,我觉得他没说假话。因为他的眼睛里似乎还挂着泪花。后来他颓废了,一辈子不娶,但是后来成为了这样的一个老头,说句实话,没有女人的男人对女人感兴趣也没什么。这是王七山告诉我的,一个月后,他出奇地死了,肚子越来越大。村里的人说那是大肚子病。他挺可伶的。没人为他置办棺材什么的。我找了下村长,然后把孙小萌,李明找来,把他用他家的炕席卷起来埋了。王七山这样从这个村庄消失了。村里的那几棵桑树上,乌鸦叫了三天,我觉得别凄凉。无论他以前如何,我觉得他既然离去了,什么也没了,我想到了死,觉得人生似乎没什么趣味。

我喜欢李富家的二闺女老丫头,但这事很别,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孙小萌,李明也有点喜欢她,我们三个人是朋友,可遇到这样的事情,大家心都乱了。朋友的妻子是不能夺的,那是不讲意气的事情。我知道老丫头心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不想失去这两个朋友。我告诉他们,我说,咱们这事情不好办,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啊。这样吧,村后山有个石崖子,我们三个明天去爬,最后两个爬到山顶的退出。说实在的,这个山崖子很陡,越往上越不好爬。但是为了老丫头,我们还是决定了。我说,我们得签个和约,出了事情不能埋怨别人。他们两个同意了这个意见。为了一个女人,我们确实有点疯狂。爬山的前一天,我们三个人没把这事情告诉老丫头。但是我们都觉得为了女人,值得了,这事情其实很公平。谁先爬上去,另两个人退出。这个办法确实不错。下一天,我们都准备好了。签字的事情也好了。我们都看了下那些内容。我们为了老丫头爬山,谁要有个三长两短的,不埋怨别人。我说,大家看吧,这是大家的决定。然后我们开始了,我说,很危险的事情。

这山我不是第一次爬,但是每次爬都觉得是拼命呢!他们两个人胆子小,这次为了女人敢于爬这山。主要是为了老丫头。我们说了句开始,开始爬。我们疯狂地跑了上去,一点点力地爬着。越往上越艰难,但是我们没一个怕的,因为我们喜欢同样一个女人。她那么漂亮,我们觉得值得。上面有二十米的距离几乎直上直下。我到了这个地段,想告诉他们咱们不爬了,可他们说,不行,为了女人,上。好,我们三个使劲爬。但在这个时刻,突然我发现他们两个有些矜持不住了,离上面还有三米的地方,我领先了,而他们二位呢?还在我后面,我越来越靠近顶峰,这时候他们一起哎呀下子摔下去了。我这时候已经上了顶。我成功了,可他们都滚下去了。我大喊,孙小萌,李明!我大喊,我哭了,是我害了你们。这次真的太严重了,孙小萌死了,李明摔成了残废。埋葬了孙小萌之后,我离开了村庄,我再也不喜欢老丫头了。她是个不吉祥的女人。我失去一个兄弟,而另一个兄弟永远在轮椅上了。我离开村庄的时候,看到那几只乌鸦又落在了桑树上。或许王七山说的对啊,人生是戏剧性的。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