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小狐狸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25 16:2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小狐狸

远观

(一)

在这里我不想继续叙述所谓的什么拘束的生活,因为我觉得人生没有必要强调什么活法,甚至我觉得我给小说加个题目也没有什么必要,但是没有题目,某某编辑说了,这算什么。我想告诉我关于赵四的故事。赵四,生于八十年代,小的时候喜欢泡在水里,典型的水族生命,但是却是人,现在科学上说,人来源于海洋,我觉得应该是河水,因为我觉得海是一条大河。

我的名字不怎么好听,除了证明我父亲缺少文化外,并不代表着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我父亲的猎枪可是大学文化。一九九三的时候,我十三岁,光着屁股走在沙滩上,在河水里洗澡完毕,上岸上抹泥,整个人跟个泥鳅似的。我觉得人穿起衣服来是件很虚伪的事情,可既然活着,得有个众生的姿态,当然我喜欢光着屁股的感觉,有点环保的感觉,那时侯我对着天空遐想的时候,并不知道后来我想当个作家什么的。我玩这游戏的时候也并没有觉得以后自己能写出什么文字来。更没有想到我和文字离得那么近。

后来成为作家,我觉得好笑。妈的,好象一切都突如其来的样子。我爸爸觉得我不像作家,但是谁也不知道我整天在写什么。我家门前有棵梧桐树,长得结实,后来我认为我爸爸会觉得我会像这棵树一样生长。可惜这棵树后来死了。至于后来我写了许多该死的作品,尚未发表,但是我的创作激情日益高涨。许多阴人说我是个执迷不悟者,我觉得一起都没有什么,让他们的话当放屁好了。至于屁的味道如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二)

我爸爸是个猎手,枪法很准,夏天的时候,他偶尔用枪往天上一指,野鸡不动了,兔子们见到我父亲把屎拉了一地,最后在不远处等待的不过是一个枪子,我不在河边游泳的时候,经常陪我爸爸干这事情。

当然这说明我爸爸有这样的天赋。1993年的时候,我13岁,我爸爸那年在山上打了个狐狸,可以说这个狐狸是在和另外一个公狐狸搞破鞋的时候才抓住的。我当时还不知道它们簇拥在一起在搞什么猫腻,可后来才知道,这是在野外交媾。可惜这小母狐狸发骚的时候,已经被我爸爸打死了,而且立刻死掉了。

我觉得这没什么悲惨不悲惨的事情,但是反过来说,这样虐待动物实在残忍,一只狐狸上外面要是搞纯洁的来恋爱还算可以,如果是这情况下,我爸爸开枪将其击毙,那没什么说,我爸爸太不应该了,但是如果说是偷情,我觉得杀死反而是一件极其牛逼的事情。我反对有关偷情的一切,我觉得一切偷情的人都该死,或者说我很厌烦这些东西。在这个时候我会愤懑地说上一句,杂或者婊子养的。你知道我拘束地活着,也是13岁,我的思想已经相当成熟,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知道一只狐狸死了,另一只狐狸会怎么做。当然小狐狸死了,我爸爸用它的钱实现了他的价值,偶然有人说我爸爸是神气猎手,还有的简直把我爸爸当成了英雄。我爸爸买了一块手表,戴在手上神气极了。

我觉得这有什么啊,不打死个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说明我在羡慕我爸爸的同时,已经有点嫉妒了。可事实上我想,动物是有感情的动物,和人类没有任何差别,我甚至觉得他们有他们的语言,有他们的活法。这小母狐狸,也许是森林里的美人,可是她的命实在很差,被我和我爸爸撞上了,结果这小妞死了,在森林里肯定会有人说,被某个圣人杀了。或者那个公狐狸很伤心。

我觉得我说的没错,我想进入森林里去寻找那只小狐狸,也是大胆在光天化日之下非礼小母狐狸的家伙,狐狸是很狡猾的,但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脱一个老实的猎人手里,因为转向的思维模式早晚会被正常的思维模式所取代。也说凡是人都觉得,有些智谋的人想的和普通人的相反,结果有智谋的人觉得别人会觉得自己耍智谋,所以不是智谋的智谋成了智谋了。这样说话很别扭。

有关以下事情,是我到森林里看见的,而并非乌有的事情,那只公狐狸在森林里不停地哀号,它出于什么目的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动物界的事情有没有可以称赞的,比如说,动物们也懂得爱情什么的,而并非傻瓜人们懂得情感。在各物质存在的野外,只有我和我爸爸在这里作乱,动物们会觉得我们给了它们足够的威胁,而我们的武器,更是自然里很牛逼的东西,哪个动物不服,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现在我成为了看似是作家的写作人士,我觉得小时候那只小狐狸死得真够绝的!其实你知道我写作的时候东拉西扯,犯不上别人说明,我觉得生活是如此,比如我们上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常常不注意走思了,这难道是犯错误,我觉得很正常。可以这么说,少顷,我们知道了我们的思维仅仅在明处瞎折腾,而不知道生活里面需要许多误会,并且可以这样说,比如说骂操他妈这样的话经常出现,可你觉得用很文雅的词来描述什么东西,我觉得过分了。

(三)

所以在文中我要写下:

1993年以前,我不知道什么叫人类的正常生活。

1993,我和我爸爸打死小狐狸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实在差劲,因为我们不是屠户或者说注定要某生命消失的强权者。

1993年以后,我东一句,西一句的正在诉说着许多生命或者说完全是生活。但是不知道总感觉生命是脆弱的,当时我爸爸要把我送到少林寺当和尚,可惜我没去,你知道我爸爸是个没有决心的人,许多事情只是嘴上说说,然后跟放屁似的一下子没了,只能顺着我的我耳朵乱转。他是个费力不得好的人,常常激怒众人,我爸爸这点不好,可能某个女人喜欢她,但是一大批女人一起出现的时候,我爸爸的下场惨了,在这点上,我爸爸真的很惨,而且我在此要申明,我爱我爸爸,尽管我爸爸如此,但是我爸爸心眼不坏。

2002年我大学毕业,2003年我结婚了,我要告诉大家,我的妻子长的如何,我不说她漂亮,如果这么说,会有许多人打她的主义,你也知道我除了写作,当个作家之外,要想成为像成龙之样的人物真是不可能,我也聘不起保镖,所以我害怕说我老婆漂亮,别人勾引我老婆,我多么的小气,这许多人都知道。

小的时候看西游记,最神奇的一段是唐僧的父亲被害的场面,当时唐僧的父亲是个脆弱者,我也想我的老婆可不能被别人那样。当然我的老婆你知道她的脾气很差。在我老婆的心里,我是个流氓,但是你要知道女人其实都是野心勃勃的,看她们柔弱的样子,其实是假象,我在床上领略了我老婆的强悍,我他妈怎么觉得自己像个女人了呢!

我向我老婆讲述了我爸爸打狐狸的事情,可谁知道我老婆竟然说她的外号叫小狐狸,并且说明她出生的时候,屁股后面长了个小尾巴,这事情,我觉得她在胡说,你知道吗,她编造故事的牛皮太好了,每天晚上她给我讲述一个故事,这些故事天天换,都是她胡诌的,但是我像个傻逼似的听的居然不会厌烦,她是个天才,是个老师,教学生舞蹈,在学校跳完后,回家跳,以致于我觉得我们家像俱乐部,我呢,像后勤主任,或者说一个人身兼数职简直是个奴仆。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个奴隶,我老婆说你写小说的时候,敢写我,我掐死你。我当然不敢写,我想起她的尾巴,我想起我爸爸打狐狸的事情,我心里挺害怕的。

(四)

操他妈的,我觉得这事情简直难以想象。

(五)

我对舞蹈丝毫不敢兴趣,但是我喜欢我老婆穿着紧身衣跳舞,有时候我老婆说,赵四,快过来,陪我跳舞。你知道我的身子无比的坚硬,根本不是跳舞的料子。可你知道,我老婆在这方面是个疯子,除了这些,她的天才气质还表现在她的吝啬身上,当然我老婆很美,用古代形容词简直觉得都不够,比如说纤细的腰围,丰满的臀部,性感的嘴唇,以及其他的什么该用能用的,有的人写小说前怕狼后怕虎的那些话都可以形容一下。

每当我老婆让我形容的时候,我说,啊,亲爱的妻子,请看字典第多少多少页,那篇有几个不错的形容词。她笑了。

我觉得这很没有意思。事实我老婆最高兴的是,我是个作家,而且还很穷,我的所有稿费不如她的工资高,所以按照这项对比原则,人家只要拿出女权主义来给我扣帽子,我会愣的一下,惊呆了。接着她猛然抱住我说,流氓万岁,万万岁,臣要为你更衣。

她的样子很可爱,好象是受过训似的。我说好了,我们开始吧,我们做了那个。然后睡觉的时候,她喜欢用脚踹着我的下半身,我知道,这意思是说,等我想离开她的时候,他已经给了我慢性的毒性,我接着活的时间不是很长。这是阴谋啊!你知道我不敢说这些话,当然你也该知道,我爱我的老婆,所以我努力放弃男权主义,并且觉得做我老婆的奴隶反而好受些。

现在我要告诉读者,我写小说的时候喜欢这样,我觉得我和读者是公平的,没有必要把我隐藏起来,所以我觉得我老婆的故事大概不会怂恿大家的老婆也这样。  我老婆对待我父亲,你要知道,我父亲后来没到城市里来生活,他的猎枪被国家没收了,他很不快,虽然他是个良民,但是国家有权利没收这样个人情趣化的武器,总有人担心我爸爸会拿着枪做坏事,而事实上,我爸爸活着只需要一个乐趣,像我多年后痴迷写作,觉得写作是为了消磨无聊的时光而存在的。

(六)

我爸爸在农村是个闲人,但是不是贤人,他喜欢狩猎,但是现在不准了,一个往山上跑,山上的兔子们见到了我爸爸,都嘲笑我爸爸,我爸爸对我说话的时候说,你看这些崽子,嘲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他。我爸爸现在用软线套兔子了,每个月起码套住十四只左右,看来那些兔子还得承认我爸爸的勇猛。

现在我爸爸哈哈地笑,跟个小孩子似的,他已经重新收回了自己的乐趣,身体也很健壮。我妈妈拍着我爸爸的胸脯说,老头子,好样的。但是我总也没有觉得他有多老。我老婆小狐狸说,咱们的爸爸真青春啊。我说,是的,好象我他妈的老了。

(七)

我对小狐狸说,你真的长过尾巴,她说是的。我说,不是吧,难道你是狐狸精变的,我不相信迷信,但是有时候不得不信。小狐狸是我的老婆,这样罗嗦地重复一下,是想说明我的老婆把老婆这个做得太完美了,前面我提到老师都很吝啬的时候,我想告诉读者,我老婆总是控制我吃饭的数量,比如说,我一次能吃十个苹果,刚吃完两个她把苹果藏起来了,我妈妈看我吃苹果的时候也藏起来,大概是我吃得太多。

我告诉我老婆,我说小时候没吃过这东西,她动了恻隐之心,好,破例,今天再给你一个,我的娃娃,我在此说明我老婆有意让我当她的儿子,实际上这事情不可能发生。在吃苹果的问题上,小的时候,我和妹妹为了吃苹果总是战斗起来,因为我们都觉得大个的是好的,谁也不愿意拿小的,谁拿到大的时候,用舌头舔一圈。不过后来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居然在我舔完一圈后,继续吃我的苹果,我简直没法活了。这世间真是什么人都有,我老婆小狐狸有个很好的优点,不喜欢吃零食,最主要的是吃东西不跟我抢。我也犯不着一下子吃光所有的苹果。

(八)当然我老婆劝我不要吃太多的苹果总归对我好,可我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喜欢唠叨,这些都没有告诉给大家,我小的时候喜欢生气,可生气是生气,在不喜欢的人身边生气完全是自找烦恼。

我告诉你我爷爷不太喜欢我,我后来一直不和这个老杂说话,当然我生气的时候才这么说,你知道我对别人的憎恨简直是无以复加。

后来我思考我为什么那么恨别人,甚至在梦里因为一点点仇恨拿刀子杀了别人,不好意思,我只有做梦的时候胆子大,什么都做过,比如说强盗,强奸犯,务,还当过狗日的日本鬼子,我很讨厌做梦,是因为我梦里不是什么好人,我一直按逻辑思维去推理,在战争年代我肯定是个土匪。

自己带着一群兄弟,搞些金银珠宝的,再抓几个漂亮女人做老婆,我这人真俗气,我每次把这些话对小狐狸说,我家的小狐狸,用手掐着我的耳朵说,你敢。你这个破孩子,实际上面对现实生活,你知道我是多么的苦恼,我有时候并不舒服,你知道我后来成了作家,按理来说,挺清闲的,可不是这样,大多数的作家生活上和精神上并不算好,当然我说的是大多数,所以我也包括在内了。

但是我老婆很喜欢我的作品,我觉得有时候没劲,我老婆后来为了给我补充营养,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食谱,然后兴高采烈地说,赵小四,我给你带来了科学的食谱。我看了看,都是我不爱吃的东西。比如上面写着土豆和番茄搭配的菜,说实在的,不知道是哪个傻逼发明的食谱,这人纯属混蛋。后来我又看了看,说是必要的时候可以放些童子尿。这食谱太损了,简直是虐待劳苦大众的刑具,我他妈的哪里吃这些东西,我说,老婆,小狐狸,不,是尊敬的小狐狸小姐,她说,掌嘴。我说怎么了,她说,你叫我什么,居然叫我小姐。

我说,大人,我错了,请惩罚我吧。她说,好,我罚你把屋子打扫干净,然后帮我洗脚,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家常便饭。操他妈的,我觉得我真累。可人活着不如此吗?所以我喜欢某个哲学家的话,活着是一天天接近死亡,看着这些废话,我觉得这说的挺对,丝毫没有蒙我的意思。

(九)

我老婆小狐狸是个舞蹈老师,身体的节奏感很强,在我和她散步的过程中,她的浑身都是跳跃的,好象她缺了什么,或者多了些什么似的。一切不过如此,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大街上的人已经都认识她了,你知道我老婆喜欢性感,我觉得她越性感,我越危险,你知道女人穿衣服不仅是给自己的丈夫看的,有时候也是为了得到大众的喝彩,这叫什么,其实是臭美。我老婆告诉我,你呀,不知道,这叫时髦,我说,我知道,什么叫臊气。我老婆最不可原谅的是,我在外面经常当着众人说我的坏话,比如在众人面前说,你看你脖子上这领带这么破,或者说我没有刷牙,甚至当场使我蒙羞。我当场几乎气死,但是心里想,我该振作之类的语言,这个娘们让我当众丢脸。

最可怕的是两年前的一件事情,她居然和以前的男朋友约会,说实在的,她让我大捣胃口。我决定和这个女人离婚。可这个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让我这个具有娘们仁慈之心的人很郁闷,我不太喜欢回绝爱哭的女人。这女人却以这样的伎俩活在世界上,让我这样的男人受尽了屈辱。我的意思是说,我喜欢不喜欢这个女人并不重要,我不喜欢别人领导我干什么,我觉得这很耻辱。是自我的耻辱。而且我觉得我爸爸原来打死过狐狸,是不是我的老婆给了我什么限制似的,这让我很不适应。我写作的时候喜欢去森林里,当然这里没有什么大片的森林,可想而知,透明的阳光到处都是,但是那些树木被杂们一次次地砍伐,结果城市里并不存在什么森林的概念,只能农村有森林,当然为了写作,我不可能回家,但是为了回家,或者躲避这个娘们,我觉得这做法属于被窝里挠脚皴,实在窝囊。大家可能说,离婚离婚吧,干什么这么浪费时间。

(十)

大家现在理解小狐狸都会觉得其实是指女人很不检点的问题,而我可以告诉你,确实我老婆很浪,这样说不雅观,她太前卫了,而我典型的后退青年。即使自己打扮下,也属于白费。我的长相很差。我不想告诉大家我长得这么丑却可以娶这样老婆的原因。有一点我必须承认,因为我命好也不好,像这样的废话应该多说。我妈妈说我是说废话长大的,比如某顿饭好吃,我会说无数次,我警告大家是无数次,结果每次都是我妈妈踢我几脚,我不说了。现在还有这个毛病。我老婆也从我身上学会了这个坏毛病,并且还高了一点,知道什么叫超越了,一超越她飞了。你知道我老婆2004年的夏季死于车祸,这事情我得独立说说,我告诉我爸爸说小狐狸死了,小母狐狸死了。我爸说,是的,小母狐狸死了。

事实是这样的,如下我将记述那天的故事,在这里我要求那些爱哭的读者不要感动,这只是小说,看着看着别动感情,你知道我老婆性感,后来我们在一家餐厅吃饭,后来进来了几个流氓,一,二,三,寂寞的三个畜生,进来后拿着枪指向我,我觉得爷们表现的机会来了,三个流氓算什么。

你知道虽然我老婆太那个,太让人觉得这样的老婆最性感,穿着一身皮裤,头发飘逸的样子更是动人。这动人曾经让我的同学和朋友们很羡慕,但是那天的三个流氓真的很牛逼,完全没有控制好他们的生命和性欲到底处于什么比例上,你知道其实我小的时候练过几年,这三个流氓看来也不是我的对手。我告诉小狐狸先走,小狐狸也向外跑,但是三个流氓也追了去,我开始和这些畜生搏斗,你知道这叫自卫,因为三个人都有枪,餐厅里的人不敢报警,他们是他妈的懦夫。

说起来不像人,我随便抄起使用的吃饭的刀子割断一个畜生的脖子,然后去追下两个,追到第二个,那个畜生也让我了结了,对待这样的畜生大家不要手软,可到了门口后,你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了吗?我老婆被一辆小汽车撞倒在地,你知道那是三个畜生的车。第三个畜生,也是个秃子,他看着我杀了他三个兄弟,开车把我老婆撞死了。你知道当时的我立刻还知道报警,然后我开着自己的车去追那小子,你知道我不想活着了。你们该猜透那小子最后把车开到了死胡同去了,下了车后,他想开枪,但是他哪里知道我小时候和我爸爸一样是玩这个长大的,最后她央求我,要我饶恕他。我说,为了爱,去你妈的,畜生,你必须去死。

后来大家都知道我神经错乱了,我老婆小狐狸死了,同样死于猎手,难道是上天埋怨我的爸爸和我吗!我在精神病院住了三个月零八天,后来一直生活着,我告诉我爸爸不要狩猎了。我现在成了小公狐狸,失去自己心爱的人,是痛苦的。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