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80后作家远观:文学不是个东西,365微信一直制约着生活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23 17:17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80后作家远观:文学不是个东西,一直制约着生活

记者:您觉得一个诗人作家应该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属于地域的?

远观:我不是地域的。我不是代表任何人的,也代表不了任何人。圈住了地域和思想,你没有大气的作品。你会成为一个发言的机器。或者是喉舌。当你成为别人器官和发生器的时候你是一个工具,你的作品不是你的自己的。那样的作品还算是有思想的东西吗,不是。作协和文联的炒作叫交流,民间自由的交流和文化探讨叫炒作。这是最扯淡的说法。我更觉得民间的交流更为神圣,起码不必怕说什么话,不必太世俗。现在很多所谓官方的和民间玩,这个我觉得挺有进步的。我的写作文学路完全是靠我自己和我的文友,我跟文联和作协所谓的培养没有任何瓜葛。我甚至不知道作协和文联是干啥的。但是我里面有很多的朋友,各个地方的都是,我说的是全国的文联和作协。其实文联和作协里的人有的也不错,有的人是好朋友。也有的推荐过我的作品上过电视台,在这里我感谢这些朋友。求同是都是喜欢文化,异是我不喜欢那约束。我从不到装腔作势的地方去。文化路不一样。好比前阵子有人说收录我到家乡的书名录里,问我是不是体制的,我说我是自由的。非体制的,但我个人觉得我不是体制的但是《文艺报》、《文化自由谈》里的评论以及文学历史都提到了我。这个不是说我喜欢,是在说,一个诗人和作家的自由是多么重要。我写我在是这个意思。我个人的文学路是自己拼出来的,也是自己写出来的。至于走什么样的自由路,也是很自我。

记者:文学到底是什么东西?

远观:文学不是个东西,是文字的堆砌,是人为了表达一件事情而宣泄的感情。好比我们说话为了表达一格调。文学不是个东西,又是个东西,但是现在文学这个,要是只以文学为生,那不是生,是死。因为大多数人都知道,文学这个东西很难养活自己,你要是稿费你得维护与编辑的关系吧。除了文学适合狭隘的框架之外,你还得有个交际的能力,好比拍马之类的。再加上写文字的很多,你要是不做其他,你只靠文学,那么低下头,要么不靠文学吃饭,说自己的话,否则我觉得这个写作的其实活得憋屈。其实很多人都不想憋屈,不过却不得不憋屈。为啥呢,你吃啥饭,得受制于谁。你说一年写一本好小说,一年赚两万稿费是文学的畅销书,但是两万块钱对于写作者来说,其实算是连上班的都不如吧。而且你还不指定这个钱啥时候给你。你等着钱,可你的嘴很着急。其实写东西的很苦,所以我觉得其实没必要当成。诗人作家绝对不是,你写东西也可以去做

买,干啥都成。我在想收破烂都比赚稿费当作家的赚钱多,作家和诗人所谓的其实是一个虚名好听点,其实你跟作家诗人打交道的多了,其实你知道,其实作家和诗人没钱,但是不要把这个当成。想把文字当成赚钱的东西,也许会变得越来越俗气。脑袋越钻思想越狭隘。不要把文学当成蒙眼的害羞布,遮蔽了生活,那不如不文学。一句话,写自己的东西,不指望发表,有时间真情交流下,没必要非得给自己加个的帽子。太累了。有一天别人说我做其他的去了,那么这个说话我认为是错误的,因为你们大家每人都有自己的,不能把作家诗人这个帽子扣在我身上。说白了纯文学不是我的处女垫子。我更希望做一个生活的强者,既然这个时代不能做纯作家和诗人,那么我觉得我也得发展多自己的。有些人说有的作家是纯的,我说你没看他私下做生意,或者在某个单位任职吗。你让他只以写作为生。日子一样很苦的。

记者:你最近获得了获得“第三条道路”五年诗歌奖(2008——2012)新锐诗人奖,这个是一个什么奖呢?

远观:其实你说是个奖其实是个总结。2007年我获得第三条道路双年奖(2005——2007)新锐奖,第三条道路八年诗歌奖(1999——2008)新锐奖(第三条道路联合《诗歌月刊》下半月等诸多刊物联办)。那么七八年过去了,现在又是新的五年,所以第三条道路五年诗歌奖是一个新的总结吧。纳张元先生的一篇”诗歌生态的新突围”今年发表在《文艺报》,里说:“1999年盘峰论争中诗歌被撕裂为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群体,“第三条道路诗歌流派”作为中国21世纪的第一个诗歌流派诞生于1999年,走着一条区别于一般诗歌创作的“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的新路,将诗歌的思想之道和艺术之道有机结合,强调诗人个体的位置和基本的责任感,建立起一直接指向人性的写作方式。代表诗人有树才、马莉、老巢、莫非、安琪、庞清明、远观、北残、衣水、西域、徐侨、陈瑞生、席永君、胡亮、凸凹等。”我觉得基本符合事实。

记者:你觉得自由作家和诗人是啥意思?

远观:自由一直是我青睐的,说白了曾经推荐我参加作协,其实我没报,因为我觉得没啥太大的作用。第一个是我喜欢自由,第二个是假如那些东西了,干啥都受制约了,另外也难以泡妞了或者甩开膀子干啥了。所以我崇尚自由,但是我个人对本地的媒体,尤其是报纸很敬仰,因为我有什么事情,我本地的报纸都会大力支持我。我这里别感谢承德广播电视报和承德晚报,这两个报纸媒体一直是家乡给我最大的力量。这样的当地媒体其实为文化和文学做了不少事情。我很感谢他们。尤其是我这自由搞文学的人,而且专业还不是那么的单一。文化是离不开宣传和报道的。家乡的报纸很给力,也很到位。很多东西基本符合事实,我感谢他们。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