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远观的散文《家乡的菜园》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03 09:5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家乡的菜园》

我多次提到家乡的菜园,甚至为此还写过诸多。我喜欢写随意与散文,随意的心去书写。好比我拿着毛笔写字,在纸张上涂抹。我也读各书,都各有趣味。说到最有趣味的我便想起菜园子。乡村的菜园在我年纪很小的时候才算最有味道。

在村子里,园子大概呈现出不规则的四方形,东南角有几家盖了房子,所以看起来形状已不算太规则。菜园子是必然需要浇水的,所以村子里常见的那三口小井在小的时候显得别突出。其中东北角一口,在大姑奶家门前,这口井专门为村子东面的人家所用。也许在我八岁之前,我依稀记得每家每户没有打井的时候,都是在吃当街的井水长大的。与此同时,园子的正西也有一口井,是在周老爷子家的门口,另外第三口井在正南方向。这三口井,东北角的和正西的井用来吃水,而正南的井却只能浇地使用了。八几年的时候个人家里打井还没开始的时候,早晨听到的声音便是挨家挨户的男人去井里挑水的声音,辘辘的滚动声,水桶晃悠的扭动声构成了早晨的轻音乐,甜美而自然。

老爷总是在早晨把家里的水缸填满。浇园子的时候到了,每家每户都在菜园子里,春天下的是土豆、菠菜、生菜、豆角、角瓜茄子、葱或者豌豆。夏初的时候人们能吃上新鲜的蔬菜,当然我还记得,老爷习惯在菜园子里培养白菜以及萝卜的子,只有春天才可以。每家的菜地之间有流动的水沟。大概浇灌的时候都是集中的,浇灌完了张家,浇灌袁家,然后是黄家,周家,赵家,反正是一家一家的排队。那时候母亲拿着锨将菜地的入水口切开,然后哗哗地流水声便出现了。我总是在菜畦的另一旁看着,看看一个菜畦的水是否到头了,到头了我便告诉母亲。这个时候母亲会挡住浇灌完的菜畦,然后换下一个菜畦。家乡的水甘甜,乡亲们的笑声也最是自然。吃着这样的蔬菜最是自然。有的时候我掐下几个葱孢子吃了起来,我喜欢吃葱。从小的时候如此,一顿饭能吃一斤葱是没问题的。香葱入口,微辣,与辣椒的辣味是不同的。葱香带着一份自然。那时候都吃玉米饼子,村子里习惯叫干面子或者发糕。现在城市的饭店里也有了,但是绝对不是家里的那个味道。

园子带给了乡村最大的惬意,也带给了我美好的回忆,这是城市里的孩子不能体验到的美好。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也许乡村的朴实与勤俭才是持家的好策略。现在在城市里是难以买到放心的蔬菜的。家乡的菜园是充满童趣的。现在人爱干净,可我们小的时候,到菜地里摘一个茄子啃起来,别说洗,连擦都不擦。

菜园里的菜都是绿色的。现在人喊着绿色蔬菜,其实蔬菜是绿的,但是农药过多。自然比不上我家乡菜园子里的蔬菜。家乡的菜园,好比饭桌上的源泉,又是童年里斑驳的梦。菜园子里装下了我们的脚印,装下了我们的留恋,也赋予了我们这一代又一代的根。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