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短篇小说《郝老屁》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31 07:20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短篇小说《郝老屁》

1

关于我和郝老屁的关系,我一句两句难以描述,但是我跟郝老屁有扯不清的关系。少年时候的我,曾经被老郝问过理想,老郝说你有什么理想,我说我想当一名作家。老郝看到我的理想,立马觉得我不是俗人。其实到了后来我真的写些文学作品的时候我觉得我很俗气。甚至有一无奈。那是九十年代中期,我上初中的时候,老郝有两个闺女,哪个闺女长得都很霸气。那时候我在想,这两个闺女之间有一个在未来属于我,我知足了,那时候我还没有看到更远的世界,如此悲哀的想法在脑海里重复了多次。

我认识郝老的大女儿,大女儿叫真真,那么二女儿叫佳佳。我以为这名字取的类似于真真假假,这个和老郝的性格很像。我和老郝的关系不错,其实我在外表上得给老郝叫五爷,但是辈分太大,这么一闹我得给他的两个女儿叫姑姑。这事跟我的想法很抵触,因为我想娶他的闺女当媳妇。尤其是真真,我喜欢真真,我这个人也真,所以我觉得佳佳不适合我。那时候佳佳还小,我喜欢真真。

真真那时候十八岁,该丰满的地方都丰满了,九十年代人们习惯穿弹力裤,真真穿上那裤子。屁股憋得崩圆。我觉得女性不该穿这些衣服了,因为是对我的挑逗,那时候我十九岁。我上学比较晚,对此我对教育没什么好的印象。因为我觉得受教育除了交学费之外,我再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敢情我那时候很叛逆。老郝叫我老张,其实我年纪不大,但是这么称呼我,让我哭笑不得。

后来搞的学校的学生都叫我老张,我觉得自己像个师傅。好比炒菜的,掌勺的,或者给人剃头的,这都叫师傅。我一下子内心苍老了很多。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每次这么叫我的时候,我明着不愿意,心里都暗骂着,操你祖宗,操你祖宗十八代。你们这些狗操的。但是我的性格软弱,只能内心中充满了记恨。

2

我和真真是一个年级的,当时真真是我们班的班长,我对此大家怀疑。我觉得我的能力可以当班长,但是老师很好色。喜欢和女人接触吧。等到之后网络发达了,我才知道很多小学生的老师校长都是禽兽系毕业的,何况初中呢。那时候我们无忧无虑,每天知道做卷子,做到全身崩溃,思想发麻。但是我的内心只有一个人,那是真真,郝真真,是我的初恋情人。老郝见到我的时候,总是说老张回来啦。其实我刚放学,我对此也非常苦楚,我叫老郝,之后叫郝老头了。

其实不好,用郝这个姓可惜了。但是我喜欢真真叫这个名字,郝真真,这名字听着别提多来劲。那时候我给真真写情书,我自己在一个屋子里写作业,我妈认为我学习气氛,其实我是在给郝真真写情书。邻居看了我家,十二点还在开着灯,都夸我勤奋,其实夸奖错了。我几乎每天都写一封情书。但是这些情书我不敢给郝真真。我的胆子小,天生的老鼠胆子,但是却长了一个大块头。

我承认自己是个外强中干的蠢猪。我妈问我,你怎么回事啊,天天写作文。我说是,老师这么留的。其实我在写情书。邻居们把我的先进事迹传遍了一个村,个个都夸我学习精神第一。连郝真真听到了都对同学们私下讲,说我是如何学习的。如何用功的。其实我每天夜里充满了遐想,我总是想和真真在一起。这样的流氓想法充斥着我的大脑,我确定自己是个神经病。因为我为此常常痛苦不已。十几年之后再想到那时候的我,我确定自己是个魔怔,是一个神经病。是一个彻底的白痴。

3

转眼即逝,我们的初中生活到头了。这个时候,我和郝真真注定分道扬镳。之后她报考了省城的一个中专,而我继续上了高中。为此我大病一场。我觉得我们应该到一个学校去,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我想的是我想的,人家有自己的造化。

这忽然的转变让我感受到了,我的情书早已经失去了最初的动力。恋恋不舍是一扯淡。或许这样也好,赵本山说初恋的根本不懂爱情,事实上我是多少年之后才想到的,但是我总结一句,初恋的根本不懂那个。这样的说法才最美。这是单纯的,淳朴的喜欢。到了多少年之后人们所谓的喜欢,有四个字可以诠释,那是连本带利。大学毕业之后我先后交了几个女朋友,再见到郝老屁,郝老屁叫我小张,现在搞的不错啊,很多发表了。我在本市的晚报上看到了你的报道。我琢磨着郝老屁是病了,因为我年轻的时候他叫我老张。这个时候突然叫我小张了。

这缺德的叫法让我难以想象。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佳佳,佳佳也出挑成大姑娘了,真真嫁人了,听说嫁到了省外。我拿出自己的那些情书,再次回味的时候感觉到时光荏苒。老郝说,没发现你真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我说不是理想,爱好罢了。那时候我已经发表了数百篇。全在省级刊物之上。我拿出来的时候,郝老屁大肆赞美,恩,不简单,不简单。其实我内心想,你知道个屁,不简单的是我在初中写了足足两本的情书。谈到此我感到了莫大的悲哀。郝老屁说,你少年勤奋啊。我记得你当年学习到十二点。我哈哈笑了起来。尽管我写了这么多情书,但是我一封也没给真真看过,这样的感情好比单相思,但是现在过去了那么多时间,仅剩下记忆。

4

这明显是人生中最悲哀的一件事情,我亲眼看到真真回娘家,虽然依然那么霸气,但是已经有了水桶腰,生了孩子的真真屁股和腰一般粗。可能跟我之前认识的她有了很大的区别。她跟我打了个招呼,但是说了几句各回各家了。我回家之后喝了三瓶啤酒。我妈认为我不喜欢喝酒来着,我却硬拼了三瓶。然后跑到河套的大坝上睡觉去了。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所有的硬汉在河套洗澡。硕大的阳具在河滩之中闪着耀眼的光泽。

我们在河水里游来游去,几个哥们开始吹牛逼,炫耀人生的那点可叹的事情。风吹过来,身体上有一淡雅的凉气,我们几个人抽着烟。想起郝真真,我一肚子气。但是现实如此。我们唱,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和王二李三都哭了。青春早已经一去不复回。那些美好的东西早已经一去不复返,命运却时刻跟着我们。包括我,郝真真,郝佳佳,王二,李三,郝老屁。剩下的只有一些可悲的想法。王二告诉我,老张,你写了咱们哥们没有啊。我对王二说,去你妈的,我写你写个啥。

5

时间是回忆的计时器。我们在人生之中长跑,短跑。可跑完之后,我们却忘记了人群之中的呐喊声。直到李三说某个同学去世了,那时候我们几个人还是在吸烟。狠狠地抽,我说,让我们珍惜岁月吧,珍惜身边的人吧。我希望郝真真也能听到这样的话。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