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转载]远观《谈杨然的诗,尉迟琳嘉老婆温习时间的韵律》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15 16:25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文地址:远观《谈杨然的诗,温习时间的韵律》作者:四川杨然

2004年的时候我还在上大学,那个时候几乎每天都跟着文学转悠,之后发现一个诗歌论坛,大概是第三条道路诗歌论坛,那时候诗歌论坛很热闹。晃晃悠悠之后便看到了很多诗人,诸如安琪,庞清明,凸凹,杨然等,其实很多,但是之后第三条道路论坛消失,乐趣园突然关闭了所有的论坛,这些无疑给诗歌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现在我还对个人办的论坛充满恐惧。因为他们可以一推三六五地关掉论坛,从而长时间的论坛人气以及诗歌作品全部会消失。当然当时杨然兄在论坛写“第三条道路100想”,每个诗人都是武林豪杰。之后几年里,听闻杨然兄主编《芙蓉锦江诗刊》,其中选用过我的稿子。那时候我在湖北,收到了《芙蓉锦江诗刊》之后,便觉得刊物编辑得好,厚重而自然,收录诗人也很多,无疑是我看到的刊物之中最为厚重的了。记得当时收到的一本大概200多页码,无疑如字典一般。我从不怀疑四川的诗歌精神,很喜欢四川的诗歌氛围。按照之前所说,四川的诗歌氛围是最为隆重的。杨然兄是一个先出道的诗人,曾出过多本诗集。2010年我回到承德,大多数时间留的是家里的地址,乡村之地,加上现在邮递员不怎么负责任,所以很多刊物只能收到一部分。那么大多的刊物很多人给我邮寄,都未收到,包括杨然兄之后出版的个人专著《诗缘》,我怀疑邮递员的不作为造成了我至今没有读到这些有关于缘分的书,我曾对邮递员充满了很大的意见。这肯定是后话。

诗人主编刊物需要经费还要为诗歌刊物掏腰包出邮递费用,但是邮递不到更让主编刊物的诗人遭受到了损失。我现在也无法原谅邮递员。或许我应该埋怨邮政系统。但是尽管如此,我想起了杨然兄这几年编辑《芙蓉锦江》空前的规模。很多刊物在编辑的时候碍于情面碍于经费碍于本地的殊情况,几乎都是内部小圈子的作品,但是杨然所编辑的《芙蓉锦江诗刊》却收录了全国诗人的作品,甚至超越了百人,我想起码刊物已经发表了几百位诗人的作品了。诗人的强大在于诗人的默默付出,没有人愿意为诗歌买单,甚至更多数人是不情缘,我身边的朋友当年充满了文学的梦想,曾豪言壮语对我说,以后有钱了一定要搞刊物编书,搞文学活动,但是真正有钱的时候,这个人早已经石沉大海了,不定泡在哪个酒吧约会着自己的情人。这样的豪情壮语似乎让我发毛。我突然感受到这些曾经承诺为文学理想做事的人一旦贫瘠了还要回归到文学,但是到那时候肯定没有任何经济去给文学添加些光彩了。目前杨然兄主编的《芙蓉锦江诗刊》到现在已经是第九期了,按照我对印刷业的熟悉程度,十多万对诗歌的填补是该有了,那么为此付出的编稿排版所作出的努力呢。诗人在为文学守候着一块最干净的土地,杨然兄不仅是一个诗人,还是一个乐于奉献的编者。

在中国作家网,中国作家协会词典里赫然写着:“杨然,原名杨天福。四川蓬溪人。1996年毕业于四川教育学院政治和思想品德教育专业。1976年到邛崃插队。1979年至今在四川邛崃冉义中学任教。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200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黑土地》、《遥远的约会》、《寻找一座铜像》、《雪声》、《千年之后》、《梦幻情歌》、《杨然诗歌读本》、《杨然短诗选》(中英文对照)、《五人诗选》等。《寻找一座铜像》、《人民》、《拜托了》、《东方恶之花·围观》等先后获《星星》诗刊第三届诗歌作品创作奖,第二、三届四川省文学奖和第二届《青年文学》创作奖。 ”杨然的诗歌重感情,有着极为洒脱的一面,正是这样的洒脱个性,也在注定着他在诗歌的土地上发芽结果。“小安的诗在梦里跃跃欲/是的,那的确美丽/请别介意衣的迅捷擦掉了杯影/红鱼在花枝的水波里穿进又穿出/战胜了所有春天或者夜晚的言语/那的确美丽,是的/我告诉你,那的确美丽/窗外的风,或者屋檐下的雨滴/冰雪天的火锅,两个人慢慢品酒/在深山老林,遥远的古镇/灯与花会的月夜,诗意认同了暧昧”,这些诗歌里足以见到杨然兄热情奔放的影子,是的,那的确美丽,诗歌也一样热情美丽,冰天雪地时的火锅,伴随着诗意的作者,与诗人干杯,在一个寂静的夜里,品酒是品诗,诗人是离不开烟酒的,抽一口烟是诗人的洒脱,喝一口酒是诗人的疯狂。不,这不是叛逆,而是一个诗人的热情,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回味。是铺设开来的热情,是寒意下的温暖。

再读杨然兄的《美鸟》。“美鸟从这棵树飞向那棵树/从那棵树飞回这棵树/在我的房前屋后居住很久了/我认识它们,一如认识自己的梦/认得出它们的羽毛,比蓝天更蓝/它们的和长尾,比乐曲更悠/它们在这棵树与那棵树之间飞来飞去/我知道它们已经居住千年了”,美鸟飞来飞去,那自然的神态以及往返的诗意,不是诗人的诗意吗。杨然喜欢抓住空间的味道,在时间的隧道里穿梭,审视着自然也看清了自己。一个能看清楚自己的诗人,其自身的味道是浓烈的。这飞来飞去的来回之间,也许是作者在想,自己是不是世世代代也是如此呢,如此诗意地飞翔,在这棵树与那棵树之间飞翔的不仅是美鸟,还是诗人自己,诗人最后说,我知道过他们已经居住千年了。没有诗意的人,是难以想到这么深远的。写诗歌是看透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诗人在这里联想到了宇宙的长远,历史的长短,人不都是这样吗。但是假如不是诗人,便难以想到这里。诗意的存在之间,诗人刻画的每一个物质每一形态都是其自身的想象,也是其自我的超脱。

杨然兄先是一个优秀的诗人,然后是一本书的主编,他也是自己诗意生活的主编。我曾想象,诗人在写完一首诗歌抽着烟喝茶的样子,也在想,杨然兄写完一首诗歌站起来抖擞精神的样子。诗歌指向人们的不仅仅是诗意,还是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写自己喜欢写的诗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不是诗意的生活吗,我想杨然兄做到了,而且还做得很好。他可以自己一边写诗,一边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很多人称呼杨然兄为杨校长,这个校长一个是学校的校长,第二个还是组稿编刊的校长,校长是一敬称,也是大家怀着对杨然兄编辑刊物的敬意。我曾执行主编《我们》,2012年印刷的第一期,刚刚搞完一期,我基本上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何况《芙蓉锦江诗刊》这样厚重的大刊呢。在杨然兄面前,杨然兄不仅是我的前辈,还是老师,我只有学习。诗人是诗歌的囚徒,每一个诗人都有其自己的,但是大家却因为都爱诗歌而相聚在一起。诗歌离我们不远,但之所以说是囚徒是因为写诗歌不是养家的事,故而为囚徒,所以诗意的刊物如花园,被放出的囚犯看到了花园便如诗人遇到刊物这个知音,诗人喜欢里面的阳光与神圣。杨然兄是一个好诗人,好的编者,他和四川的其他优秀诗人一起编辑刊物,无疑增加了中国诗歌的亮色。

四川是一个诗意的地方,但今天上午听闻,四川雅安发生7级地震,在此,随带一句,四川人是雄起的!身在河北的我为四川雅安受灾地区的人民祈福。希望雅安的人们战胜这场灾难,四川是一个诗意的省份。也希望大家都好好的。让我们为诗歌祝福,为受灾的民众祈福!也希望杨然兄有更好的作品,刊物越办越好。

(本贴于2013-04-20在《诗生活网.芙蓉锦江论坛》发表)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