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2014年2月28日札记:热河自由谈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15 13:17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2014年2月28日晚上去松骨完毕,我独自去大自然咖啡吃饭,刚要吃,碰到了著名诗人白德成老师,(我和白老师的缘分离不开诗人北野),然后白老师这有几位,分别是著名作家郭秋良,郭老年纪大了思维还很清晰。承德日报社社长王德光先生,以及承德电视台某女士。我们在一起呆了会,谈了谈文化,说实话多日不见,在一起谈起来还是那么自由,很舒服,说出真心话,实在话。年前也在大自然,我也碰到过白老师,那时候也是凑局,然后还去一个小咖啡地,挺有意思。听听大家的见解,其实是一文化的对碰。很有意思。说点杂谈的东西,很有意思。

大约晚上十一点我们才散局。谈文化谈身体,无所不谈。郭老猛然想到,我回承德第一次和白老师搞的沙龙,那次AA制,他还记得那么清晰。那时候我的文化欲望很高,但现在显然失言了,我在想还是做自己吧。这几年承德本地的文化还是提高了些,但是照南方的文学背景和上海自贸区的还是差很多,文化不被重视。但承德也出了很多的文化人,拍电影的拍的,都在全国有了很好的开端。我回来的时候,自己信誓旦旦,觉得搞文化沙龙,三年承德的文学能热乎起来,那么到了第三年,我彻底陷于自己的圈子了,文化的这个初衷再想起来,想得好,但是还是众口难调,我也能力有限,本地官方都没那么热情,我那么热情还是不成的,最终还得回到自己的小楼里。

倒是做个自由的文化人了,或者直接观棋了。现在看起来说不清的一些话。只是记在心里了。郭秋良老师开玩笑说,我这辈子是喝粥的命,他的书法挂在一个粥馆里,很多人对他说喜欢一个“粥”字,我说一直很好的。两年前郭老给我写了两个字“远观”,后来诗人齐宗弟也给我写了两个字,但一次搬家过程中破坏了,有机会我得再要给我写一个,那时候没有裱起来,之后都得裱起来。之后我问各位三十四虚岁各位都在做什么?这个话题很好,白老师说当时正在北京鲁迅文学院,之后直接去海南了,这个阶段他不恋家。现在白老师六十岁,那时候三十四,谈到这个话题很有意思。这时候郭老想起来更是觉得有意思,他说他那个时辰正被打倒,关牛棚呢。三十四岁,我也三十四岁,我是这样。我想问下,其他人你们三十四的时候在做什么。吃完饭后,我送郭老回到郭老住的居所。当晚大家议论的话题蛮有意思。这里王德光先生还要主编本书,承德人在外地有成的历史。郭老一直问我,你这小子这两年跑哪里去了,我说这两年继续前些年,研易读人生。也读自己,读别人。郭老说你现在说话跟你回承德时候不一样了,我说可能是,那时候小,现在稳重一点,也许吧。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