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短篇小说《第三个人必须的缄默》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08 09:5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短篇小说《第三个人必须的缄默》

晚上,在山崖村人都要进入梦想的时候,村里的狗兴许也只有几个还保持清醒。月色撩人,星星满空。女人的步伐踉跄,急迫,失去了往日的从容。女人的哥哥看见妹妹回来了说,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晚才回来。跟个流浪狗似的。你看别人家的姑娘,哪个跟你似的。此时,女人王小文一下子抱住了哥哥,哥哥,我怀孕了,怎么办?哥哥王玉朋说,你胡说八道,你还没有结婚,怎么说怀孕了呢。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胡说。女人说,我没有骗你。不用说,如果是这样,王玉朋一定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是王玉朋的朋友,不是本地人,来自云南,还是王玉朋做生意的时候认识的。名叫孙玉石。王玉朋一直做水果生意,几年来总是从云南那边买来大量的水果,然后到家这边掉,在外面认识的人固然很多。

有几次,孙玉石在云南被几个流氓打得半死,结果是孙玉石腰里拿着两把菜刀,才把那些流氓吓走。孙玉石也从此和他相识了。两个人跟亲兄弟似的。与此说来,两个人来来往往的也熟了,孙玉石经常到王玉朋这边来玩,王玉朋的妹妹王小文当时十九岁,全身发育得极好。屁股是屁股,乳房是乳房,当时王玉朋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几乎同时互相都有了好感。王玉朋觉得孙玉石这人不错,也不会阻拦他们的交往,这下两个人出格了,居然都同了房,同房之后还让王小文怀孕了,王玉朋想去找孙玉石让他和自己的妹妹结婚,可这时候的孙玉石突然在这个世界上蒸发了。王玉朋说,我是搜遍云南也要把他找回来。这个狗日的,平时人不错,这次居然没有影踪了。王小文本来觉得哥哥会把他找出来,可哪里知道,王玉朋去云南都十四五天了,一点孙玉石的消息也没有。

虽然没有找到,但是王玉朋还是想再找几天。可王小文的电话打来了,哥哥,别找了,我的肚子开始变大了。这王玉朋也算着急了,这算什么事嘛。眼下这情况,肯定要把妹妹嫁出去了。王玉朋回来之后,心想,这事情别人只有他和妹妹知道,别人一点也不清楚,想找个男人,随便把妹子嫁了算了。王小文年纪还小,也听从王玉朋安排了,现在没有什么办法了,趁着外人不知道的时候,这样干最保险。王玉朋终于在不到四天的时间里,找到了一个小伙子,这个男人今年二十岁,对女人的事情也不算清楚。在这个岁数上,正想找个女人发情呢。男人和王小文见面之后,男人便觉得王小文长得不但漂亮,而且身材也好,这时候的王小文的肚子还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很快两个人也把婚事办了,男人很高兴,王小文也只得认命了,也怪了,孙玉石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没有出现过,像是真的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

王小文的丈夫叫李明成,结婚那天晚上,两个人火速搞了一下,这李明成尚且年轻,也不清楚到底是处女还不是处女是有区别的。第一次,王小文下半身并没有出血。这下王玉朋心里总算安心了,不到八个月,王小文便生下了一个孩子,婆婆说,这事情怪了,这孩子出生的这么早,女人都是十个月后生下的孩子才算健康啊。可这个男娃算是早产,身体依旧结实得很。婆婆顾虑这孩子是不是他儿子的孩子的时候,李明成也在外面喝酒的时候听到几个哥们喝酒后的玩笑。一个哥们说,明成啊,怎么你老婆是处女吗?明成说,什么意思。

那个哥们说,你啊,真是个傻萝卜,你知道吧,和女人第一次干那事情,女人那里是要流血的,否则女人十有八九不是处女。李明成明明知道,那次她没有流血,可是为了在朋友面前留下面子,说,我老婆流了,恶心死我了。其实,李明成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王小文难道不是处女,和别人的男人干过那样的事情。她确实干过吗?他到书店看了看女人一些生育资料,有的上说女人正常的怀孕期一般在十个月左右。可王小文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个样子,八个月的时候孩子生出来了。孩子慢慢地长大的时候,邻居们都说,这孩子怎么不像你呢?李明成听到别人这么说,心里不痛快。李明成平时对她别温顺,跟个孩子似的,可现在他偶尔爆发出很大的脾气。王小文无论做的如何,他都不满意。

王小文问李明成,你这是怎么了,看你满脸的青色,是不是病了?李明成说,你个臭娘们儿,滚一边去。王小文这时候哭了起来,可李明成心软,女人哭了,他的心里不好受。其实,王小文在外面给他挣回了许多面子,外面的朋友谁不说王小文漂亮啊,王小文平时爱穿暴露装,紧身衣,穿得太性感了,到了外面男人都要盯着她看一下。男人们见到了女人都是那个样,整个人都找不到北了。李明成说她的衣服过于暴露,以后一定要多穿上点,他还下了个规定,浑身的衣服必须遮盖住身子的七分之四,可王小文也有应付的方法,下边穿超短裙的时候,上身穿一个盖着胳膊的紧身衣,但是看起来下半身还是那么的暴露。等到上面穿露整个背的衣服的时候,下身那么一条紧身的裤子。这么一看,完全超过了李明成规定的七分之四。李明成在爱她的同时,有时候充盈的经常是不满的情绪。这不满之中最大的因素是他太不信任她了。婚前的事情,他一无所知,婚后呢,作为男人,他明白了不少东西,别说是鉴别女人是不是新鲜的这方面,他的知识比较丰富,连其他方面,比如女人的产后卫生,女人的生殖器医疗,他都相继的懂了,跟半个医生似的。显然,他要把一怀疑的精神放在王小文检验一下,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想尝试一下。他不会养一个私生子,更不会为了那个孩子花费大量的经历。李明成在某一天终于对王小文宣战了,李明成指着王小文说,你,你是个贱女人。你说孩子他不是我的。这小子长得有点贼性。你个臭女人,到底跟谁搞的。

你今天不说明白我打死你。王小文二话不说哭了起来。孩子还会是谁的,当然是你的。我要是跟谁搞的,那我说是你这个牲口。李明成说,王小文啊,王小文,别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醇。你个下三烂的,我这辈子最大的不幸是娶了你。你说你清白,为什么我们第一次干那事情的时候,你没有流血。你觉得我当时小,不知道这个是吧。你带着野嫁给了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叫缺德,知道吧,李明成这时气愤难忍,上前给王小文一个大嘴巴子。王小文哭声越来越大了,王小文这时心里能想些什么呢,难道是她委屈,还是她不该得到这一巴掌,也许她需要好几巴掌,她这件事情做的是不对,但是她当时也没有想到那么多。现在她即使说许多解释的话,都会无济于事。

她难道不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吗?可那个第一次要了她身子的男人,早已经不知去向了。她无法不生产,她当时不想打掉这个孩子,或许她还爱着孙玉石,可孙玉石跑了,那个男人没有继续做她的男人,她曾经想自己一个人过,谁也不连累谁,可哥哥王玉朋不支持她的想法,结果现在嫁给了李明成,这不幸同时也给了她的第二个男人。按理来说,这事情做的的确过了。她对不起李明成,现在李明成是给她十几巴掌,她也不会埋怨啊。结婚之后的李明成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那样的热心。自己的衣服不用洗,晚饭后碗也不用刷,看电视喝饮料,一切都那么安然自得。她真的没有想到,她会那么幸福,但是她的内心还是不安的,毕竟社会太大了,李明成对女人的一些生理问题常常很关注,她怕他看到那些内容,比如说孕妇到底要忍受几个月才能产下婴儿,和女人第一次做那事情需要注意什么。家里时常会放一些书,这些书,王小文干脆不让李明成看到,可是李明成的警觉性太高了。

他慢慢地也看出了些什么。他怀疑和王小文的第一次,怀疑孩子过早地产了出来,连医生也说过,一个八个月的早产儿绝对不会那么完好或者出奇地健康。这一切,李明成不得不在睡觉的时候想想,而百般思索之后,他的内心更加痛苦了,难道她原来嫁给她藏着一个阴谋?他这么想,这次他爆发了。男人以前的阴柔之美渐渐地消失,女人脸上的巴掌啪啪地响了不下几次。男人的心凌乱,难受,女人的心也好不到哪里去。晚上的时候,孩子睡觉了,两个人抱在了一起,他们又一次深深地满足了对方,两个人似乎忘记了白天发生的那些事情和几个闪亮而干脆的耳光。男人最女人胸前像个孩子似的说,你能告诉我一切的事情吗?如果你说,我会原谅你。你知道我爱你,你的确很漂亮。

女人王小文在外面和家里都是一朵花。男人们看了都心慌。王小文起初不说话,然后说了以前的一切,是的,那孩子的确不是你的,我和另外的男人有的。李明成的眼睛明显地大了,脖子上的气管乱动了一会。女人说这些的时候慌张,她怕男人从此不要她和自己的儿子了。她知道他对孩子不会那么苛刻。他喜欢小动物,常常对邻居家的小猫小狗热情的很,有时候还会为邻居家的这些宠物买些它们需要的食品。这样的男人不会那么狠心的。女人说了句掏心窝的话,你知道吗?明成,和你生活之后,我才知道你是那么的好,我觉得我以前的那些事情都是出于我的无知,那些根本不算爱情。我从来不知道,我会嫁给你这样的好男人。女人的脸上透漏着一真挚,一可怜,一似乎知足的美丽。男人吻了吻女人的面颊,女人讲述那一年发生的故事。男人最后说,我是知道这个事情的第三个人。我愿意为我们的生活保持这件事情上的缄默。男人和女人的日子也好了起来,但是不久这平静又土崩瓦解了。

女人的哥哥不捣鼓水果买后,很快日子便拮据起来,山崖村虽然在市区的规划中,但是还处于城市开发的外郊地方,一些大的建设还不会在瞬时间落在这里。王玉朋以前的那些朋友现在都不搞水果生意了,东跑西跑的不会赚到几个钱。城市的魅力在舒展开来的同时,一些原来不属于村子的生活习惯渐渐地被剥落,城市上边的云彩很快也要照顾到这个山村了,村里的大片土地都要成为城市建设的牺牲品,从此山崖村可能不是山崖村了,城市建设的后期,这些村落即将消失,有许多艺术家都趁着这个阶段照过许多艺术照片,然后在城市规划建设之后,前后的发展对照,可以看到,乡村消失的状况。乡村在城市的一角,最终村里人摇身一变都成了城市人。但是当这些殊的城里人成为城市人口之后,许多问题也相继出现了,乡村人不再地了,许多人无法打发闲暇的时间,老人们张皇失措了,青年们游手好闲了,中年男人更是无法说清楚自己究竟在干什么,这样的生活一变,许多人都不知道具体地自己该做些什么。村里人的房子原来都是一层,现在都建设成了四到六层,还有的花费了许多钱把房子建设成公用住房的样子,按理来说这部分钱是地得来的,建设那样的房子也算是新的投资,城市里来了许多外来的打工人员,说实在的,连这些村民也瞧不起外来的人,但是他们的内心却也矛盾,因为正是有了这些流动的人群,他们才能把房子租给他们,然后从他们身上赚钱,按照每套房子月租二百元的标准来说,五层房子的月收入有四五千元,城市里的白领也不见得比他们赚钱容易。

可王玉朋自从过上了这样的城市生活之后,突然堕落起来,别人家五六层的房子都建设了,可他家仍然是一层破房子,村里原来可是给了他一比地钱的啊,这事情要说,得从王玉朋平时生活说起了。原来的王玉朋勤劳肯干,那生活自然是村里中不错的了,可后来的王玉朋可变化了,找小姐,赌博,吸毒,这三样成了他每天的营生。现在看看这三样,都是败家的事情,嫖娼自然导致家庭分裂,赌博呢更是让人痴狂,后者吸毒,大家都知道,这吸毒在以前的鸦片战争里的那些人不是都颓废了吗。吸毒等同于慢性自杀,而且说是慢性那也不准确,搞不好哪一天,这慢性立刻转了快性,比原来的农转非的变化可大,到了最后,一个胖子变成一个瘦子,一个活人变成一个死人。王玉朋的日子过得艰难,家里的两个孩子看着他没有个样子,孩子们也颓废了,不学好了。男孩因为抢劫入了监狱,女孩在外面更是任性,放荡,今天和这个男人睡觉,明天跟那个男人睡觉。

王玉朋经常去王小文家,希望王小文支持他,王小文一开始并不相信哥哥变成这个样子,可后来她看到的一幕简直把她惊呆了。这个曾经让自己尊敬的哥哥现在居然一个很年轻的女人在一起,她亲眼看见她们在家里吸毒,两个人的身边还有嫂子,嫂子不敢说她的哥哥,一下子抱住小文,说你救救你哥哥吧,他在外面告小姐我不管,但是吸毒这事情我真的想制止住。可你看,我的话他不会听的。王小文上去抽王玉朋一个嘴巴,可这时的王玉朋还陶醉着,根本没搭理她,那个陌生的女人说,别管她,哈哈,她是不知道我们的乐趣的。王小文这才意识到哥哥这是要败家了。所以王玉朋每次找她去借钱,她都不会给她。这王小文的钱借不成,他去找李明成,开始的时候李明成给王玉朋一些,可后来等到王小文告诉哥哥在干什么的时候,这李明成也一次次地否决了。王玉朋渐渐地被毒品剥夺了意识,他有时候下狠话,好啊,小文,我不信你不给我钱。

王玉朋终于把事情做绝了,他告诉王小文,赶紧给我十万,否则你以前的事情别怪我说出去。王小文说,你说吧,你说。王小文很气愤地挂了电话。她没有想到原来那么为他着想的哥哥,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王小文知道,他会把这事情告诉李明成,并且告诉李明成,只要他拿出多少钱来,他会告诉自己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其实李明成早已经知道了,但是这个秘密如果达不到他的目的,他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他们周围的人呢?王小文急了,想和李明成商量下,花点钱把哥哥送到戒毒所,争取戒掉他的毒瘾。李明成知道这事情之后说,看来只能这么办了。而且这事情越快越好。王小文这时心里酸酸的。李明成看得出她的状态说,你别着急,相信你哥哥吧,他也许会没事的。王小文这时候总是怪罪自己,是当初她的第一次,使她蒙受了许多的愧疚。在这一点她对不起李明成,不到三天,王玉朋被送到了市中心的戒毒所,在三四个月里,他的喊叫声一直没有停止,只有他慢慢变得安静下来,他才能被放出来,那滋味肯定挺难受的,王小文一直在屋里祈祷,后来她到了一家佛家寺院里请来了观音菩萨的佛像来,每天都要跪拜一下,她需要安静一下,在安静的同时,她要让所有的事情变得美好起来。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