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短篇小说《明星梦》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04 22:1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短篇小说《明星梦》

1

李寡妇的奶子太大,村子里人都说,要是实在吃不上饭,李寡妇可以自己用嘴够着自己的奶子大吃一顿,这被村子里的男人说成是笑话。但谁都知道是村子里的男人厌恶呢,说话还不如娘们儿。这些爷们儿是想女人想疯了,裤裆的东西也管不住了,剩下嘴在那意淫。这年头人们的心思都活动了。看见人家媳妇好看都打人家媳妇得主意,何况看到了寡妇。李寡妇今年三十八岁,三年前死了丈夫,她丈夫是下煤窑砸死的,家里得了二十多万的抚恤金,现在和仅有的女儿过日子,女儿十岁,那孩子聪明,长的也俊。人家都说李寡妇好看,孩子能错的了吗?李寡妇自丈夫死后,总想找个后老,是找个男人,但是没啥称心的,李寡妇靠抚恤金过日子。但这也不是个事,再说李寡妇不丑,常常被光棍汉打主意。

李寡妇的身材好,是村子男人的梦中情人。而且李寡妇穿着这些年一直过于开放,紧身裙和裤袜完美的搭配,让人想入非非,连女人都说,要我是男人,早上了李寡妇了。李寡妇的名字叫李云朵,天上的云朵漂泊着,这个名字看似好也不好,你看她没了丈夫,可不是漂泊着呢。李寡妇的美人人都知道。村子的憨子说,怎么看李寡妇像电视里的模呢。的确像,李寡妇长得好看,外貌上不丑,你说不像明星像啥啊。李寡妇高中毕业,喜欢看书,还有个理想呢,想当导演,拍摄个电影,成自己的明星梦。自己客串下主演。所以人家说她疯了,好日子不过,非得把理想放在泡沫上,拍电影那么容易啊,狗屁啊。很多女人在北京当群众演员呢。陪导演睡觉的人多了,可出名的没几个。

村子里的女人知道李云朵想当导演,都笑得前仰后翻,说她疯了。村西头的王大妈说:“一个老娘们,胡扯啥啊,正经日子不过,非得胡嘚瑟,乡村人别想城市里人的事。”一群老娘们儿一阵阵的笑声。李云朵看着天上的天空,心想着,凭啥自己不能啊。其他人的笑话声一闪而过,笑话笑吧,嘴在人家脸上,咱管不着,但是还得有自己的理想。前些年跟着丈夫过苦日子,这些年总觉得没意思,于是想刺激一把。李云朵的想法在乡村那是造孽,但是在城市里,很多人有这样的梦想。李云朵打算去北京熟悉下拍摄电影的情况,于是真的一个人去了。她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不知道去哪好,听人家说北影附近有很多群众演员。于是在辛辛苦苦打听去了那里,还真有些眉目。

当她正在踌躇的时候,过来一个大胡子男子。大胡子男子看李云朵正愣在那,身材不错,前去搭讪:“你是干什么的,是群演吗?”李云朵说:“不是,你是干什么的。”大胡子男子说,我是导演,拍摄过几个片子,现在愁演员还有些经费。李云朵于是觉得遇到了熟悉的主,起码和自己做的事情一样,于是觉得可以聊聊,她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下,晚上大胡子和李云朵在北京的一个咖啡厅喝茶聊天。李云朵觉得大胡子蛮实在,简直被大胡子说的电影见解给迷住了。在她眼里,她觉得大胡子是一个真不错的导演。李云朵觉得城市的生活真浪漫,咖啡厅的气氛也好,怎么看都和电影里说得一样,她陶醉了,陶醉了眼前的一切,她觉得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近。

大胡子问:“李小姐,你晚上住哪里呢?”李云朵说说:“嘿嘿,不瞒你说,还没找地住,刚到这遇到了你,这不还没找住处呢。” 大胡子说:“这样啊,那你可以住我们公司的宿舍啊。我们现在招收群演有地方住,你可以去我们那里住。”李云朵说:“那怎么好意思啊,多打扰你们啊,还是我自己找吧。”再加上李云朵知道自己第一次到北京来,是为了梦想,现在碰到这么一个主,但又不能完全相信,但是听大胡子的话,觉得大胡子没问题,的确熟悉电影的很多流程,这些,李云朵在家上网都查过,觉得靠谱。晚上九点多了,大胡子与李云朵相互留了电话,然后李云朵找了酒店先住下了。大胡子对李云朵说:“随时保持联系,如果你在北京打听这些信息你是找对人了,但是很多东西需要熟悉。”李云朵说:“好的,这样。”

第二天李云朵也没去哪里,洗澡完毕,上午十点出门,画了个淡淡的妆,穿起来高挑的牛仔裤出去,一边看看北京这个地方的新奇地方,等到中午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大胡子的电话。李云朵有些高兴,觉得大胡子肯定有好事,于是乐了起来,鼓足士气决定再和大胡子谈谈。大胡子这次说开车来接李云朵,李云朵当时正在一个十字路口徘徊着。大胡子说:“你在哪里啊,你把主要标志告诉我,我接你去。”大胡子这是有备而来。李云朵在那等着。不到十分钟,果然是大胡子,大胡子戴着黑墨镜,看上去还真像导演。李云朵一看车上还做着个年轻人,在车上,大胡子介绍了下,“这是我的场计小陈。”李云朵说了声你好,那小伙子回应了一声你好。

在车上大胡子还对小陈说:“小陈啊,以后你在现场可以注意休息会,别傻帽似的老干活。”小陈说了声:“好的,谢谢导演。”李云朵觉得大胡子导演真气派,开车还有场记跟着,中途场记下了车,剩下李云朵和大胡子导演。这次相约的地点不是咖啡馆,而是大胡子的工作室,大胡子的工作室可谓不一般,屋内是大胡子几年得到的导演奖项,屋内的摆设古香古色,红木家具,雕刻得逼真形象,墙上有大胡子和很多明星的合影,不少是国内顶级的演员。李云朵看了别提多羡慕了。

李云朵说:“您这些成绩可真让人羡慕。哪天我要是有一次拍摄电影的机会成了。”大胡子说:“放心吧,只要努力,肯定可以的。”李云朵笑了笑:“哎,我那是梦想,其实我哪里能和你比呢。”大胡子笑了笑。然后两人喝上了茶。这是李云朵第二次和大胡子导演见面,但是已经在内心上佩服这位导演了。大胡子无意看下李云朵手机,发现拨打的号码名字标记都是大胡子,大胡子笑了:“怎么不记我名字啊。我叫王克。”李云朵笑了:“你可别介意,我是看你的胡子长,所以随便记下的,瞧我,回去也没改。”大胡子笑着说:“没事,没事,客气了,随意,我这个人不喜欢拘束。”李云朵和王克在这个屋子里呆了一下午,晚上又去附近的酒吧喝了些酒。晚点的时候,李云朵估计也喝多了,不知不觉的随着王克去了一个酒店。

这一晚,李云朵发了狂似的与王克在床上疯狂着。李克总是说:“你知道吗,你很像我以前的初恋情人,可惜她不是我的,昨天遇到了你,我以为我又遇见了初恋。”李云朵疯狂地说:“是吗,那你力,力好吗?”李克说:“好的,宝贝,你是我的宝贝。”李克也矜持不住了,这一晚,在酒店的屋子里,李云朵在微红的光泽下,显得异常兴奋,她仿佛把很久的压抑给释放出来了。这滋味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可望的。这一晚是不平常的。仿佛是一期望,一邂逅。等到他们清醒的时候,李云朵还在陶醉。这一晚她得到了男人的满足。李克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搂着李云朵,透着窗外的月光,他开始抚摸着这个女人,然后两个人紧紧地依偎着。

王克说:“你的理想是导演一个电影,挺好的,我会圆你这个梦想,希望你早日实现。”李云朵亲了下王克:“谢谢你,大胡子。”王克笑了。李云朵喜欢大胡子,他仿佛感觉到大胡子里面有一股男人的味道,像草原上的汉子。也有艺术的气息。

时间很快,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李云朵不能老在北京啊。这几天里他和王克疯狂着。但是突然第八天人不见了。李云朵再去他的工作室的时候,发现什么都不见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呢。李云朵再打大胡子的电话,号码也成了空号。这下李云朵才想到网上说的,北京到处都是导演,经常骗财骗色的多的是。经常租个地开个破车,合起伙来干那些混蛋的勾当。李云朵回到了乡村,再也没提拍电影的事。也许在她心里,电影那点事太乱了。

2014-09-13 17:54:59一稿二稿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