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专栏>远观>正文

山城子:读远观《临走的火车》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03 15:16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山城子:读远观《临走的火车》

作者:山城子

选:

《临走的火车》

//远观

从承德站前,我抠出兜里的零钱

买了一合烟

三年了,一直是蓝钻的那

我的嘴适应了它,我的鼻子一直冒着

那古老的气味

我身边的一个大学生,拿着一本

泰戈尔的诗歌读起来

我看得出他是学中文的,他安静地读

我第一次看见我身边的人

会拿起一本诗歌刊物

认真的读起来

停车,上厕所,喝饮料

他一直拿着它,我问他是不是学中文的?

他的眼睛开始看我,小声说是

我告诉他我也写诗

在地下通道里写诗,也这么仔细地阅读

他笑了,我说火车进了隧道,然后

我掏出一本他们诗刊

他笑了,他拿过去告诉我

他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们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惬意的微笑

好,我把他们送给你

远观:1981年生,本名袁东峰,河北宽城人。80后作家、诗人,研究文学、易经、影视娱乐策划等。现在同时担任多家公司和媒体策划顾问。出版散文集《那些错过的时光》。

读:

明晰的意象,朦胧的思维。这点的诗非常利于普及。一看明白,谁看谁明白,看的人多了。但对不同文化层次、知识结构、文学底蕴的读者,其思考的角度、深度和广度也是不同的。诚然,那是读者自己的事了。对于诗人来说,这样点的诗写的越多越好,造成一阵势,直接冲向已经忘了诗歌为何物的社会去。

远观在《北美枫》2006年创刊号第30页发表的《临走的火车》,是这点的诗。

这首诗没有分节,但有3个层次。前5行为第1层,写“我”买烟;6—14行为第2层,写“他”读泰戈尔的诗;15—22行为第3层,写“我”送给“他”一本《他们》诗刊。

诗人这么动漫一样为读者放映了三组镜头,全然的清清楚楚的叙述,连一句傍白(说明)都没有。自然是小学生也一读明白的诗。

小学生读东西不肯停下来。嘻嘻!他买一合烟,“蓝钻”是什么烟呀?爸爸一买是一条,大中华的,好几张票呢!他…哈哈!扣半天扣出几个毛毛钱。呕呕!大学生,读泰戈尔的诗。还有姓泰的呀!上厕所都在读,比书还好玩吧?他给他一本书,他们的诗刊,他们是谁们呀?

中学生读东西也很快,但比小学生要耐得住一些。承德呀!那有避暑山庄,诗人是不是旅游去来的,烟没了,钱也不多了。他碰上一位大学生——我以后也要成为大学生的,老爸说别无选择。是文科,怪不他读泰戈尔的诗,老师好象说过老泰是诺贝尔得主,来过上海,会见过鲁迅呢!读的挺认真,喝饮料眼睛也不离开?哇!我有这个劲头好了!哈哈!在地下通道里写诗,地铁吧?那里更有灵感么?他们诗刊,他们诗刊?一本诗刊?反正给大学生了,车上遇知音了!

大学生的诗歌读者比例大些吧?至少读文科的学生爱诗的应当多一些。翻出一看,诗性的直叙,好!省得猜灯谜了!——毕业后捡垃圾、当丐邦去也别当诗人,读读诗倒是件雅事,不能陷进去,陷进去一辈子寒酸如诗中人,烟也只能吸差的了。嘿嘿!这位完了,铁定要进去,你抱着泰戈尔痴迷,莫非想创造个奇迹——为中国挣一个文学大奖来?做梦吧?——瑞典人读不懂方块字,你是超过沈从文、老舍、王蒙、贾平凹、北岛、舒婷们,他们的汉语成绩也还是超不过一个中国中学生。现代诗变变身,谱上曲,或可借着歌星的光环走到舞台上,但那也是歌词不是诗了,因此你只能在“地下通道”进行。谁让你是当代的诗人,你看众多媒体这赛那赛有过诗人当评委的么?嗨呀“他们诗刊”,要不是那位写诗的教授提起过,还真不知道说的是《他们》诗刊,咋连个《》都舍不得用呢?现在怕是“第三代”的文物了吧?真是“天涯何处无芳草”,竟在火车上邂逅了,算是文物也要相赠了——多么执著又沉重的希冀呀!

现在轮到一个老学生读这首诗了——45岁才拿到中文本科文凭的老学生,至今还在学习今诗的老学生,一个过了花甲的老学生。

我思摸着,这“诗性的直叙”,与我在网上常遭致批评的“直白”绝然是两回事。前者是用清晰的意象来说话,后者则是非诗性的直叙。比如这第一层诗,要是改成直白的语言,大致是“与诗结缘,与阿赌绝缘/ 三年了,我鼻子里一直冒着/ 蓝钻牌子,淡蓝色的烟”。这么写,前边那位小学生立刻没兴趣了,因为动漫里只出字,没有影像动起来。第二层改成直白(这个我内行的),大致是“邂逅一位大学生/ 他一直读着泰戈尔/ 那个认真得样子/ 简直是我当年的化身/ 不免心中一阵阵高兴/ 火车上遇知音”。不必说还是“见字不见人”,“有声没有韵”。弄明白这一点,我今后的习作,还会“直白”么?即使是“恶习难改”,至少也知道那是诗之大忌了。

用清晰的意象给读者看,读者自己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小学生见动漫,中学生见避暑山庄地铁什么的,大学生想及诺贝尔文学奖的不公平等等,各有个的审美过程。我作为一个老的诗爱者,体会到诗人的诗心不死,不仅做清贫的守候,还将炽热的希冀传递下来。潜台词还有外国的东西可以借鉴,但还得走回民族来,土生土长的“第三代”,继承也好,扬弃也罢,还是值得研究的,并不比泰戈尔逊色呀!这样,一位孜孜于今诗的诗人形象,站立在我的面前了。

如果单从文字上挑剔的话,我不认为这首诗不能删除一些字词,比如共用了12个第一人称代词“我”;又如“他的眼睛开始看我”,如果突出眼睛,“他的”没有必要。也许诗人是为了让清晰的意象更清晰吧?那,当别论了。

2006-6-30

2013-3-6纳入百读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