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个人提议的一个讨论问题的方式

2018-10-15 16:43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我记得有位名人(具体名字我记不清了,而且据说专家也对此话是否此人所言而各有看法)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反对你所说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

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不论这个观点合不合你的口味。所不应该的是,已在讨论中明确确定了是错的,依然死不认帐,这个才是不对的。对所有的质疑,可以对之解释,也可以将之存疑,但不可以对之“封杀”。

所谓百姓百条心。对一件事,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和别人不同的看法。若是所有的人百之分一百地赞同一个看法,依我看全世界恐怕只有朝鲜这一个国家才能做到(也许索马里也能,但我不确定)。

首先,我以为既然是讨论,那各抒己见。不过咱们毕竟都是成年人,也都算是读过几年书,有些文化的人吧。因此不能,当然也没有必要进行人身攻击的。咱们对事不对人。若是有喜欢用言词攻击人格的,或是拿大帽子乱扣的,那我首先举手投降。我觉得、至少我本人觉得不必在这氛围下再讨论下去了。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些所受教育不算十分完美的人和一些御用文人所惯用的手法,我十分讨厌此等做法。不知众位铁血朋友以为如何?

我觉得对问题的讨论方法,应是举出例证以证明对方的论点是错误的。或是提出对对方论点中的不妥或是不明白之处,进行讨论以说明对方论点的不完备(并非一定是错误,只是不完备)。这样才是比较妥当也是比较和平的方式,毕竟我们不是处在文革时期,动不动互相开骂扣帽子甚至人身攻击。大伙说是不是呢?

还有是对问题的讨论方式,我也想和众位朋友们谈下我的看法。

第一,我觉得在讨论时双方都应将自己处于一个平等的地位,绝不能用自己高人一等的地位来说话。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于对方所提的问题,己方必须做出合乎情理、至少是要对方信服的论据和论点,不能拒绝回答(否则我认为那是自己将自己置于高于对方的地位上了,不是平等的。因为只有那些地位不平等的如长辈对小辈、上级对下级才有“拒绝回答”的权力),那些“不容置疑”、“众人皆如此说”的词句是不能出现的。另一方面,这相对于提问者来说,不能光凭感情无端对事情进行指责,必须以事实为依据提出合乎逻辑的疑点才行。

举个例子。有次我和我的一位年长我近二十岁的表哥聊天,我指出他说话爱以不平等的姿态对人,他老是喜欢这样说“这个事是天经地义的,是这个样子的,我不屑来回答”。他不认可,让我提出所谓“以不平等姿态对人”的表现,我给他打了这么个比方:

我说:比如说你身边有个陌生女子,若是你儿子问你“这个女人是谁”,你可以回答,但也可以一个耳光打过去“小子!这关你什么事”(这个是他常说的“我不屑回答”)你儿子绝对不敢反抗,也不敢继续再问下去。这个是不平等的姿态,因为你们是父子关系。父子间地位是不平等的。

但若是你的夫人问你“这个女人是谁”,那你必须回答,不但必须回答,而且还必须回答到让你夫人满意为止。若是不回答,或是回答得不合要领,那后果很严重。这个情形代表了平等的姿态,因为你们是夫妻关系,夫妻间地位是平等的。

第二,在回答问题的方式上,我不反对使用隐喻、借喻等修辞方式,但最终的一个结果是,必须正面回应此问题,不能以任何借口躲躲闪闪的。若是您对所提的问题闪烁其辞的,我一定认为您其实是赞同这一问题的。

打个比喻:

比如说黄金荣和杜月笙对骂,黄金荣骂杜月笙说“你是个流氓”。杜月笙会如何反驳呢?他会采用、而且只会采用当下某些人在某些场合对某些事(这里的“某些”想来大伙都懂的,我不敢多说,怕500次)的常见回答,回答说“你黄金荣也是个流氓,你没有资格来说我是流氓”。但事实是怎样的呢?黄金荣虽说也是个流氓,但他这句话可没有错,是正确的,你杜月笙也的确是个流氓呀。并不是说因为黄金荣是个流氓,你杜月笙成良民了。不管黄金荣是什么身份,但杜月笙是个流氓确是个铁打的事实。而杜月笙为何要如此回答呢?这也正表明了杜月笙内心是认同黄金荣的这句话的,他知道黄金荣这句话没错,自己的确是个流氓。之所以这么回答,其实是外强中干的狡辩。

同样,黄金荣要是骂本朝太祖说:“你是个流氓”。那太祖一定不会说“你黄金荣也是个流氓,你没资格说我是流氓”之类,而一定会这样回答“我不是个流氓,我是某党的领袖”。为什么太祖会选择与杜月笙完全不同的以正面驳斥式的回答方式呢?我认为原因在于,因为太祖的确不是流氓,黄金荣的话是错的。所以太祖可以理直气壮地驳斥他说“我不是什么,我是什么”。太祖有这样的事实做底气来这么回答。

同样的,现在的歪果仁老是指责一些国家“你们没有什么”(大伙想必明白这个“什么”的具体所指)。而这些国家也同样都是这般回答“你自己国家也没有什么,所以你无权来指责我们没有什么”。或是“你们先把自己国家管好,再来说我们有没有什么”,而不敢采用与太祖相同的回答方式说“你说的不对,我们是有什么的。看,这个是你说的没有的什么。因此你说错了”。与上同理,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国家的确是没有什么的。

综上所述,我以为,在回答问题时,若是某人回答的方式是采用“你也没有”或是“你没有资格”这样说话,我认为是此人赞同了这一论点的。这个论 大伙都知道《战争论》这本书的。此书作者克劳塞维茨在开篇对这一现象作过专门的论述,他说:“世界上有哪位人士敢说自己的才能超过拿破仑,但难道此不能有人评价拿破仑了吗?不!任何人只要使用了正确的事实结果和合理的逻辑,都可以对拿破仑作出评价”是说,不是因为评论者是个小学生,而奥茨利茨战役拿破仑是失败者,也不因为评论者是威灵顿而滑铁卢拿破仑大获全胜了。事实是事实,不管是哪位人士作出的评论,奥茨利茨战役永远是拿破仑战胜,而滑铁卢战役的失败者一定也是拿破仑。

有次我去一家图书馆参加一场讲座。主讲者讲道,有位教授说了一个观点,然后有位学生站起来说,说这个教授说的观点不正确。这个教授问“你是哪一届的”回答说是应届在读。这个教授说,我这个观点是经过众多专家认可的,你一个应届学生,怎么可以问这问题。当时我听到这儿忍不住站来反驳说“难道他是个应届生,没有权力问对错问题了吗?是对是错应拿事实说话,而不是拿地位说话。”

第三,算是个大道理吧,科学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两大类,这两大类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自然科学是允许而且必须提出疑问并解决之的,自然科学是在质疑中发展的。而社会科学则正相反,是不允许非掌权者提出质疑的(当然掌权者不这么说),否则质疑者往往会面临生物学上的灾难。所以我想把我们的讨论局限于自然科学方面的方式。

时事问题不但比较敏感,而且有很多是未解密的,因此我以为在讨论到一些事情时应当采用自然科学中的天文学的论证方式来讨论,而不能采用数学的论证方式来讨论。

数学方式和天文学方式有何区别呢?

我以为,数学方式是要求严格证明的,任何没有经过严格证明(用确实的数字)的论点,都是不被数学家接受的。

而天文学则不一样。天文学中,任何一个定律都是很难甚至基本上是不可能被事实所论证的,比如说太阳中进行着氢的聚变反应,这个任何人都没法去太阳上实际看一下的。但只要根据这个理论所产生的结果,与我们看到的事实一样,那这个理论是正确的。如根据目前的天文学理论说太阳产生热量是因为太阳进行着氢核聚变反应,根据这一理论,太阳上产生的能量投射到地球上后,我们在地球上观测到的能量数据与理论计算的一样。这样,这个理论是正确的。不需要也无法得到具体事实的证明。只有当明确地看出观测结果与理论计算不符,那才证明理论是错误的,如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解决了水星绕日运行的“进动”问题而取代了牛顿的经典力学。

与此同理,在我们所讨论的问题中,我觉得应该这样认为。对某一件事,只要它所产生的结果是与某人有利的,即此人是此件事情的最终也是最大受益者;同时,在技术上此人也是能够完成这件事的,即此事是此人完全有可能做得到的。那么,此件事一定是此人做的,至少是他指使的。简单地说是“你能做到,你也得了益,是你做的”。与天文学相同,这个是不需要也是我们普通人所无法拿出证据的。如果要认为此事与这个指定人无关,那必须由这个指定人提出有效的证据证明他没有参与才行。各位以为然否?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