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平民茶缘

2018-10-07 14: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少时读《红楼梦》,看到“贾宝玉品茶栊翠庵”一回,真是羡慕之至。那稀世之宝的精致茶具,那么讲究的茶道,连泡茶的水都是几年前收藏的梅花瓣上的积雪,当然,还有沏茶美女的衣香鬓影:所有这些,都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绝对超乎想象。

那时家中根本没有茶叶,我是喝白开水长大的。大学三年级,下乡搞四清,吃晚饭时,老乡除了高粱面窝头、红辣椒糊糊之外,又端上几只大海碗,说是“烧了红薯茶”。定睛看时,碗里是横七竖八的煮红薯块儿和大半碗浅黄色的汁水。红薯是甜的,煮过红薯的汁水更是甘甜可口,堪称农家饭中的美味。自此以后,每晚下工或者开会回来,又渴又饿之时,最受欢迎的是它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不争气的胃有时要和它闹点小意见,每每将一些酸酸的液体反馈回来。

当时的中原农村似乎久已视茶叶为不可企及的奢侈品,影响到语言,当地所谓茶,指的是开水。于是乃有红薯茶、鸡蛋茶之说。红薯茶是家常便饭之一,上面已经说过。鸡蛋茶则意味着一番待客的礼数和盛情。

记得1965年,在登封县一所农中实习,班里有一学生砍柴跌伤了腿,我翻过一座山去他家看望,顺便带了工具为他理发。完事之后要回去,主人拉住,说是烧了茶,无论如何得喝了再走。于是坐下再聊。不料三五分钟之后,竟端上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来。推让自是徒劳,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无尴尬地吃将起来。忠厚的主人在一旁笑得很熨帖,我却留下了一次深刻的经验教训: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在学生家喝茶了——那碗里的鸡蛋足有七八个!

正经喝茶的历史,大约还得从“文革”结束后算起。生活安定下来以后,渐渐有了自己的书房,有了自己的写字台,也有了像模像样的茶具和名副其实的茶几。于是开始关心茶叶的色香味形,开始苛求茶叶的品、等级和产地,也开始积累了一些在天南海北坐茶楼、泡茶馆的经验。其中印象最深的有两次。

一次是在杭州。我一个人去这座江南名城出差,由于是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听凭火车站的一个住宿介绍所把我安排到一个远离城区的旅馆。住下之后,才发现此地在大名鼎鼎的虎跑泉附近。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急匆匆地去看虎跑泉。在亭台楼阁间逛了个人困马乏之后,我走进了一间依山而建的茶室。当时是初秋时分,茶室前的台阶上,菊花正在盛开,月桂也已含苞。因为时间尚早,并无其他茶客。我要了一杯级龙井,面对着空旷的庭院,看着碧绿的茶叶在玻璃杯中渐渐沉下去,嗅着茶香在若有若无中袅袅飘散,呷一口,觉清苦微涩,稍一回味,满口生津——不愧为龙井茶叶虎跑水,果然是一终生难以忘怀的超级享受。

还有一次是在常熟。这是一位热情而细心的朋友,刚刚见面为我安排好了在当地的全部活动。第二天早上,先去附近的公园里喝茶。公园在著名的虞山下,是一处林木苍翠的山坳。茶社位于半山之中,呈长廊状,名字极其雅致,叫做“环翠小筑”。坐在窗明几净的茶廊里,望着满眼扑面而来的翠色,在袅袅的茶香和花香之中,品尝着主人精心挑选的各色精致的点心,谈论着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喝的是什么茶,倒是忘了,可当时那滋味,真真不是一个爽字所能表达的。

回想起来,前一次在虎跑泉,品的是茶的滋味,名泉名茶,加以恰好有一份难得的闲暇,那氛围和心情,自然可遇而不可求;后一次在常熟,品的是纯真的友情,有良辰美景佳茗相伴,与朋友开怀畅谈,同样是一难得的机缘。平民的人生往往劳苦而短暂,如此情味更不可多得。这也许正是我格外珍惜它们而且要行诸笔墨的原因吧。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