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三国演义》给人们的三个误导

2018-10-01 11:12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四川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三国演义》学会常务副会长沈伯俊的新著《你不知道的三国》由文汇出版社出版。现摘编其中几个章节,以飨读者。

“过五关斩六将” 虚构显漏洞

《三国演义》第二十七回所写的“过五关斩六将”,乃是书中流传最广的故事之一。它说的是关羽挂印封金,辞别曹操之后,保着甘、麋二夫人,往河北(黄河以北)投奔刘备,先后经过五个关隘;因未向曹操讨取文凭,沿途受到阻挠,不得已斩了六员曹将。这所向披靡的战绩,成为关羽赫赫功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历史上有没有“过五关斩六将”之事呢?没有,这只是罗贯中的艺术虚构。

据《三国志 蜀书 先主传》记载,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曹公(指曹操)与袁绍相拒于官渡,汝南黄巾刘辟等叛曹公应绍。绍遣先主将兵与辟等略许下。关羽亡归先主。”这是说,在关羽离开曹操之前,刘备已奉袁绍之命到了许都(今河南许昌)南面的汝南郡,与刘辟等领兵攻打许都附近地区,扰乱曹操的后方。关羽得到刘备的消息后,自然只能由许都南下以归故主,而绝不可能北上河北去寻找刘备。因此,他根本不会去“过五关”,也不会“斩六将”了。

另据《三国志 魏书 曹仁传》:“太祖与袁绍久相持于官渡,绍遣刘备徇强诸县。”可见刘备当时是在强(今河南临颍东)一带,距许都不过二百里左右,步行三四天即可到达。所以,关羽此行路途也不算遥远,说不上是“千里走单骑”。

罗贯中的虚构有一个相当大的漏洞———地理方位混乱。按照情理,关羽既然要到河北投奔刘备,那么,他离开许都之后,应该向北,直趋延津(今河南延津西北)或者白马(今河南滑县东),渡过黄河,即可进入冀州境内。然而,罗贯中却让他首先通过东岭关(虚构的地名),接着突然莫名其妙地折向西北,跋涉一千多里,走到洛阳,白白绕了一个大弯;然后才折回东方,经过汜水关(即《演义》第五回写到的虎牢关)、荥阳,最后到达滑州(应为白马),从那里过河。这样的路线,犹如一个大“之”字,让人物来回折腾,行程将近三千里,完全不合逻辑。不过,尽管“过五关斩六将”在艺术上经不起推敲,它却符合广大民众的审美心理。

曹操和张飞 亲戚关系被抹去

这两个死对头,怎么会沾上亲戚关系?这并非海外奇谈,而是实实在在的史实。曹操和张飞的亲戚关系,是通过夏侯渊一家搭起来的。

先说曹操。曹操之父曹嵩,是东汉末期大宦官曹腾的养子,但他的本家却是夏侯氏。据《三国志 魏书 武帝纪》注引《曹瞒传》及《世语》二书:“(曹)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指曹操)于惇为从父兄弟。”这是说,从血缘关系来看,曹操其实应该说是夏侯氏的后代;他手下的头号大将夏侯惇是他的堂弟,另一员大将夏侯渊也是他的族弟。夏侯惇长期独当一面,“见亲重,出入卧内,诸将莫得比也”(《三国志 魏书 夏侯惇传》);夏侯渊多次领兵出征,也极受信任;除了他们自身的才干勋业之外,与曹操的亲族关系乃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至于张飞,作为刘备的心腹大将,无论其家世出身还是政治观点来看,本来是很难与夏侯氏家族产生什么瓜葛的。然而,在那天下大乱的年代里,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却成了夏侯氏的女婿。据《三国志 魏书 诸夏侯曹传》注引《魏略》,事情是这样的:“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时(夏侯)霸从妹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采,为张飞所得。飞知其良家女,遂以为妻,产息女,为刘禅皇后。”这是说,张飞的妻子是夏侯霸(夏侯渊次子)的“从妹”,也是夏侯渊的堂侄女。论起辈分来,张飞还得算是夏侯渊的堂侄女婿哩既然曹操是夏侯渊的族兄,而张飞是夏侯渊的堂侄女婿,那么,张飞也可以说是曹操的堂侄女婿。不仅如此,连蜀汉后主刘禅(张飞的女儿是他的皇后),也得算曹操的隔房侄孙女婿曹操和张飞是亲戚,这本来是很好的小说材料。但是,罗贯中写作《三国演义》时,却完全没有涉及这一点,不知罗贯中是没有注意到这层亲戚关系,还是有意舍弃这一事实,这是一个难解的谜。

貂蝉历 史上并无此人

看过《三国演义》的人,大都对貂蝉留下了相当深的印象。这个王允府中色艺双绝的歌妓,为了报答王允的养育厚待之恩,慨然接受王允布置的“连环计”,巧妙周旋于骄横残暴的董卓和见利忘义的吕布之间,使吕布对董卓由怨生恨,乃至不共戴天,终于站在王允一边,手刃董卓,从而为诛灭极端腐朽的董卓集团建立了奇功。

其实,历史上并无貂蝉其人;王允说服吕布共诛董卓确是事实,但他并未使用什么“连环计”。

《三国志 魏书 吕布传》仅云:

(董)卓性刚而褊,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拔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为卓顾谢,卓意亦解。由是阴怨卓。卓常使布守中阁,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先是,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壮健(王允系太原郡祁县人,吕布系五原郡九原人,太原、五原均属并州,故王允视吕布为“州里壮健”),厚接纳之。后布诣允,陈卓几见杀状。时允与仆射士孙瑞密谋诛卓,是以告布使为内应。……布遂许之,手刃刺卓。

由此可见,吕布是因为董卓发脾气时将手戟掷向自己而“阴怨卓”,又因为与董卓侍婢私通而“心不自安”,这才被老乡王允说动的,这里根本不存在以貂蝉为主角的“美人计”。

貂蝉形象完全是宋元以来通俗文艺虚构的产物。在长期的讲唱传说中,民间艺人们对史料中“布与卓侍婢私通”这一点予以改造生发,创造出了貂蝉这个形象。

明清以来,总有人想证明历史上确有貂蝉其人。如明代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卷四十一《庄岳委谈》下云:“斩貂蝉事不经见,自是委巷之谈。然《(关)羽传》注称:‘羽欲娶(吕)布妻,启曹公,公疑布妻有殊色,因自留之。’则非全无所自也。”清代梁章钜《浪迹续谈》卷六亦云:“貂蝉……则确有其人矣。”这些著名学者或含糊推测,或断然肯定,主要依据大致有三:

其一,即上引《三国志 魏书 吕布传》中那段“(吕)布与(董)卓侍婢私通”的记载,《后汉书 吕布传》也有类似记载。有人便说这“侍婢”是貂蝉。但是,从上述记载来看,这位侍婢仅仅是与吕布私通,而在诛董卓的行动中并未起任何作用,与充当“美人计”主角的貂蝉岂能画等号?

其二,有人说既然关羽欲娶吕布之妻,曹操又抢先将其占有,那么吕布之妻一定很美,这位美女是貂蝉。其实,根据《三国志 蜀书 关羽传》注引《蜀记》,关羽想娶的是吕布部将秦宜禄之妻杜氏,却被曹操抢先占有。这位杜氏绝非“吕布之妻”,当然更不是貂蝉。

其三,有人引用唐代诗人李贺《吕将军歌》中“傅粉女郎大旗下”一句,说其中的“傅粉女郎”便是貂蝉。这更是无稽之谈。李贺诗中多有浪漫主义想象,岂可一一指实?以上,均非严格的学术考证,不能证明历史上确有貂蝉其人。相反,只能说是罗贯中在民间艺人的讲唱传说的基础上作了创造性的改造。

演义本来已是三分真七分假了,若真要计较起来,《演义》中与史实相差的何止这几处,很多比这更著名的事都假呢?试举几例吧:

一,关云长温酒斩华雄,其实杀华雄的是孙坚。

二,关公持青龙偃月刀,其实正史上并未说他用刀,唯一说他使用兵器是的一例是诛河北名将颜良,但正史上只有几个字“羽策马剌良于军中”,刀是不能剌的,而且出土的汉代兵器中也没有关公那样的长柄大刀,只有马槊,所以关公用的不是刀,应是长矛一类的兵器。

三,常山赵子龙威风无比,其实演义中是将刘备手下的另一勇将陈到的事迹加于赵云身上,流传的很多赵云的战绩,应多是陈到的,可三国演义中连陈到的名字都没提一句。

如此之事多了去,大伙看看演义消遣一下可以,但可不能将演义当正史的。

还有,有关董卓,很多人都将董卓看成一个凶残的篡位者。后世几乎所有的史书也都将董卓称作奸贼,可若按正史所载,很有可能董卓是被抹黑了的正真的大汉王朝的忠臣呢。他是想学霍光而已,但没成功。他作的事霍光哪样没做?可霍光却是中兴西汉王朝的大功臣。

杨建 发表于 2018-10-1 00:12

偏颇了,关张马黄赵合为一传还是有它的道理,不过没有提到陈到,的确有点遗憾

你对于董卓的看法更偏颇了

霍光名正言顺,董卓带兵入朝,即使表面都想做事,本质能一样吗?

vankruyee 发表于 2018-10-1 01:46

嗯,朋友说的有理,承教了。

不过我仅是针对楼主说的演义和正史的区别,并非指责关公。至于董卓,这个话题大了,我有空另写一篇贴子求教。这里我只简单说下,董卓因被后世唾骂,故而有过多的诬葳之词也不一定,这个从正史上也可以看出些端倪。

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董卓废少帝立献帝是他最大的一条罪状,可是正史上也说当时献帝之聪慧明智远过少帝。试想下,若董卓存心篡位,则他要立傀垒皇帝时,是喜欢立愚笨少智的笨蛋皇帝好?还是立聪明有才的机灵皇帝好呢?

我虽愚笨,但我要篡位的话我一定立笨蛋皇帝作傀垒,而且后世所有的权臣要篡位的也都是和我一样想法的。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