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转载三篇书评(喷子勿进!)

2018-09-19 17:1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西方文明的东方渊源》的启示

裔昭印

[size=+0] 由约翰·霍布森所著的《西方文明的东方渊源》(中译本的正式名称是《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一书,2004年一经出版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霍布森在其著作中对欧洲中心论提出了挑战。在他看来,欧洲中心主义者否认东方在文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并将其从世界历史的进程中边缘化的做法是完全不合适的。

霍布森反对化开始于1500年的传统看法,他在书中提出,公元500年左右东方人创造并维持了一经济,直到1800年左右,世界上的主要文明都因此而联系在一起,“东方的化”由此产生。东方人创造经济的重大意义在于提供了一条现成的传送带,使先进的东方资源得以传到西方。在他看来,1100年至1800年间,中国技术先进、商业繁荣,是经济的中心之一,与此同时,印度、中东、北非和日本也在东方化的世界经济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霍布森十分强调东方在西方兴起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在其著作中以“东方化的西方”的概念,替代了自主发展的西方的观点。他认为,有两个过程使得“东方化的西方”兴起成为可能。第一,在500至1800年之间,东方人在思想、制度和技术等方面的创造活动,形成了先进的东方“资源库”。这些资源传播到西方,成为其兴起的源头。第二,15世纪以后欧洲在其逐渐强大的过程中,占用了土地、劳动力和等大量的东方资源。这帝国主义政策为欧洲国家工业革命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却抑止了东方国家民族工业的成长。

为了说明东方对西方兴起所作出的突出贡献,霍布森在书中戳穿了一个个欧洲中心论者建构的历史神话。他以大量的事实说明:被看作近代西方商业革命先锋的意大利商人团体,实际上是东方所引领的经济的衍生物;葡萄牙人既没有“发现”亚洲,也没有“发现”好望角,早在迪亚士到达好望角之前,阿拉伯、印度和中国等东方人已经去过那里;达·伽马的航程所经之地是非洲人和亚洲人早已熟悉的地方;欧洲文艺复兴并不纯粹是古希腊文化的再发现,在这次文化运动中出现的许多重要思想事实上来自东方;英国的工业革命吸收并改进了大量早先中国的技术思想与发明成果等。总之,在霍布森看来,没有东方的贡献,西方的兴起和走入近代是不可能的。

虽然,霍布森的著作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西方发展的内部因素,低估了欧洲人为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付出的努力,在史料的取舍上也有一定的倾向性。但是霍布森广泛利用历史学、经济学、社会学等不同学科的研究成果,以开阔的历史视野重新勾画了世界史的轮廓,在用史观构建人类文明发展进程方面作了可贵的尝试。

在研究世界历史时,由于我们阅读的大多是国外的著作和史料,有时会不自觉地受到这史观、历史分期方法的影响。建构世界史应当具有的视野,并注意从整体上考察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世界上不存在任何脱离其他文化孤立发展的单一文化,在探究人类社会发展进程时,我们必须看到世界文明发展的多样性。历史学家的一项重要任务是要发现被传统历史叙述边缘化的东方和社会群体在世界历史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从而构建一幅更为完整、全面的人类历史新画面。

转载于《浙江日报》2006年3月6日第11版《学海》

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

韩猛

这部《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实际上是处于“欧洲中心论”知识环境中的作者约翰·霍布森对这一荒谬体系的一次集中反驳。这是全然以历史数据勾勒东西文明交流史的历史社会学和比较社会学著作,具有一定朴学层面上的意义。它立志于一项极大的工程,即重述世界史。这也意味着一系列的翻案,该书也是以一系列小翻案来完成“东风西渐史”大翻案的过程。从而,让我们再次看到世界的双生一体,替代文化批评中显然的一字褒贬春秋大义,是更加客观理性意义上的对东西方文化隔阂的一次梳理和澄清。也将有助于我们认识一个真正的东方,以及真正的历史上的欧洲。所以,它是一部极具意义的著作。寻找失落的身份和被遗忘的东方,以及追问东方化的西方如何完成所谓“胜出”,达成东方西方世界的分化等等,都是具有广泛意义的历史话题。

基于更宏观的视野,作者以19世纪为界,将历史分为两段,即东方为“先发地区”的时代,与西方为“后发地区”的时代。而书中所力图矫正的、长期隐没在暗处的历史,是前者,即19世纪近代之前整个的历史。公元500年到1800年之间,世界是以东方为中心的世界,长达千年的东方主导的贸易体系的存在,足以说明,整个世界的跨文明进程是一部东方化的历史。另一方面,作者也揭示出同时期欧洲的落后蛮荒的面貌。同时,专门对1492年到1850年之间所有欧洲中心论所幻设塑造的各“发现东方”“发现世界”及独立创造近现代文明的神话,进行逐一论证,从而各个击破。同样,偏离欧洲视角来讨论近代西方崛起,看到的将是一场有悖于今天“常识”的“东风西渐”的遗忘之旅。

欧洲中心论者所阐扬的欧洲15世纪大发现时代,不过是夜郎自大式的文明标榜。亚非之间的航海交流很早开始,并不需待欧洲人发现。葡萄牙、西班牙、荷兰16世纪对东方经济的主宰也是吹嘘,它们不过是慢慢混入了原有亚洲贸易体系当中而已。直到19世纪初期,东方并没有因为欧洲对它同时期的专制堕落想象而沦落,而是仍然一直保持着对西方的绝对优势,中国明清时代的海军实力甚至远远大于整个欧洲的总和。

作者着力说明的是,欧洲的崛起不是奇迹,而是东方文明的滋养积渐而成,但也不能否认近代欧洲自身的能动性,近代文明的承载者。欧洲启蒙运动的裂变性,在于一方面吸收了来自东方的思想资源,另一方面被精心构建成为一个否定东方的全新知识体系。正如中国所谓正朔承传的观念一样,欧洲历史及其文明史也被勾勒成一部《传灯录》——希腊、罗马、基督教欧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民主和工业革命,仿佛这是欧洲精神、欧洲文明的衣钵正道,然而,所有后设的传承有序的谱系本身都透着可疑。

“言必称希腊” 的西方文明发展史,创造一个“永恒的西方”,虚构了历史上东西方的界限。然而,希腊本身是出于近代欧洲中心论的构想,它的文化既非西方,政体亦非民主。启蒙运动,则更多直接和间接吸收借鉴了中国的思想资源,是真正据为己有的拿来主义。亚当·斯密所阐发的英国经济自发放任的原则,实际渊源则来自于中国道家治国“无为”的思想。工业革命和农业革命所依赖的大多数重要科技,全部都是经由化商路悄悄传到欧洲,甚至包括蒸汽机原理,都更早地出现在中国人的著作中。

并不存在一个孤立的西方,欧洲的发展是被东方推动的,西方文明是后来者,它的真正起源在东方。然而,今天,西方已经成为现代文明的代表,社会文化发展的“现代性”径直成为西化程度的代名词。西方最终取得了胜利,甚至悄悄掩盖了东方的历史。许多东方包括非洲曾经为世界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国家和族,被后起的西方指认为“无历史的人”。欧洲身份的塑造和变化,使欧洲的自我膨胀和帝国主义成为可能。作者尤其比较了中国的国际朝贡体系,后者貌似落后的等级制,维护的却是“文明的中央王国”;前者的“人类主义”道德理念,践行的却是以武力和掠夺“拯救”堕落东方,普及自己的“文明标准”。东方主义和欧洲中心论,都是在想象和虚构中贬东扬西。东方在有色眼镜中被歪曲为专制、放纵、野蛮的低等文明,成为永远不开化、未成人的彼得·潘世界。这分裂东西的文明优劣论本身分明是一“智力上的族隔离制度”,也为帝国主义炮制出了征服东方的口实。

欧洲的帝国主义殖民侵略的合理性,是以“隐性族主义”达成其障眼法的。尽管族主义的命名远远晚于帝国主义时代,但是实质上这形成于18 世纪的不以遗传而以文化政治环境来区分文明优劣,实质上也确实构成了族主义式的歧视,从而导致欧洲人真诚相信帝国主义是用来帮助东方、拯救东方,从而忽略了其侵略的本质。19世纪诗歌《白人的负担》便透露出欧洲人甚至把对堕落东方的救赎当作是一义务、道义上的责任。19世纪中叶科学族主义的诞生,以及新教教义复兴,也是英国走向帝国主义的温床。历史走向近代,观念产生一切。道德的旗帜高扬,一叶障目,看不见的是哲学和想象对思想空间的霸权背后的道德悖论。最终,西方帝国主义对东方殖民地国家造成的消极的经济影响,甚至破坏性的文化影响,永远无法估量,而且,今天仍在继续。

还有一点是值得质疑的,即如果没有西方帝国主义侵略,东方最终能否凭借自身实现近代的工业化。毕竟西方的经济遏制战略抑制了东方的经济增长潜力。这个问题,在日本崛起的讨论中实际上已经获得了解决。日本的明治崛起,不是常识意义上的美国佩里准将打开了它的国门,而是它自身德川幕府时代的积渐而成。当然,之后日本的“脱亚入欧”战略已经无奈地说明了当时历史情境下欧洲的优胜者地位。成王败寇,过河拆桥,历史的霸权逻辑从来都不失信。

从此,人们必将遗忘,19世纪之前曾是东方世界缔造了经济和世界一体的文明。本尼迪克说过,“历史岂能被写成仅仅属于某一族群的人的历史”。欧洲的狭隘主义所创造的一系列自我中心的神话“迷思”,终将被摒弃。被边缘化了的东方及其长达千年的世界文明的主体地位,终将被重新认知。也正如《欧洲霸权之前》的作者卢格霍德评论该书后说的:“世界历史需要重写,而我们正处在这项工作的初级阶段。”为历史的正名,两百年、三百年的时间,都远远不够。

转载于《天津日报》2010年3月1日第11版《读书》

西方设计文明中的东方启蒙——读《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有感

陈立勋

世界文明发展史的常识告诉我们,世界上所有的文明都是相互交流、相互启发、相互学习的结果。而整个西方设计史的描述,只有东方向西方学习,却没有西方向东方学习的史实;最终的结论是东方国家被动接受西方国家文明的输入,西方国家向其他非西方国家主动输出文明。带着强烈的疑问,作者查阅了一些书籍和文献资料后发现,整个世界文明发展史的真相被严重遮蔽了。在上个世纪的前半叶,失去自信心的国人也竟然默认这段被严重歪曲的历史。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国力的逐渐强盛,民族自信心也日益增强。一些史料的重现发现,帮助我们廓清了历史的真相。

在《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英:约翰·霍布森)的著作中,证据确凿地论述了东方文明对西方文明形成的关键历史作用。曾著写过《社会权力的来源》的作者迈克尔·曼曾这样评价道:“所谓的欧洲主宰世界的许多发明,实际上是从亚洲(通常是中国)扩散到欧洲的,亚洲(中国)直到18世纪仍然和欧洲一样发达”。书中例举了大量实证证明,公元4世纪到18世纪,中国对西方现代文明的形成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中国的造纸术、活字印刷、罗盘、指南针、航海平底船、火药、纺织机等发明介绍到了西方以后,对西方现代工业文明的形成产生了决定性影响。“没有这些东方发明的启蒙,西方将继续在黑暗中摸索几百年”(约翰·霍布森语)。美国学者罗伯·坦普尔在著名的《中国,发明的国度》一书中曾写道:“如果诺贝尔奖在中国的古代已经设立,各项奖金的得主,会毫无争议地全都属于中国人”。据有关资料,从公元6世纪到17世纪初,在世界重大科技成果中,中国人的贡献所占比例一直在54%以上,只是到了19世纪,才剧降为只占0.4%。由于篇幅关系,作者不可能在此一一例举,如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这方面的书。论者一方面对霍氏们的自我批判精神非常敬佩,另一方面对我国设计史在世界设计史中的缺位感到不可理解。

设计文化是一个国家物质文化的重要一部分,物质的创造最终要通过设计活动服务于人的生活。中国人造物的智慧,善用材料的聪明,灵巧的手工艺,令其他民族羡慕不已。西方的“巴洛克”艺术与“新工艺运动”都是与东方(包括阿拉伯)艺术与工艺设计的输出有直接和间接的联系。再如,中国园林设计艺术在13世纪(元朝)经马可·波罗的宣传介绍,使很多欧洲人仰慕中国的造园艺术。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对中国园林“返璞归真”大加赞赏:“人们所要表现的是天然朴野的自然农村景观,而不是一般所按照对称和比例的规则严谨地安排过的宫殿。”中国园林深受中国道家思想、传统文人绘画的浸染,以模拟自然山水取胜。追求的是“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意境。18世纪法国路易十四非常痴迷于中国园林设计艺术,在凡尔赛建造过程中,意辟出一块地仿造中国园林“王后农庄”。总体来说,在18世纪以前,东方向西方输出的设计文化比西方向东方输出多得多。

即使在追逐时尚的当代,因其摩登携手古典中国的“新中式风格”,最近在西方室内设计界大为流行。中国的手绘和刺绣图案、山水画、中国结、竹子、扇子等中国元素,被大量用于现代服装设计当中。中国元素除了在时装界占据了一席之地,在其它时尚领域也开始大放异彩。比如GUCCI的“竹节”包,设计灵感正来源于中国的竹子,而Dior的限量马鞍包则萦绕着东方巨龙的神秘色彩,还有Chanel中国花颈绳项链,以及Coach的金鱼钱币形小包,都巧妙地使用了不同的中国元素。

今天,恢复民族自信心的国人必将以客观而平静的心态看待中西方不同的设计文化传统,既不狂妄自大,也不自我矮化,再也不用不加思考、唯唯诺诺听从“西方文化中心论”的聒噪了。

转载于《美术报》2013年5月25日第16版《评论》

在此别说明,本人所发的帖子是给有相似文化观点的坛友一起分享的,不适合所有人。如看法严重不同而又想表达,可以另开帖子表述自己的观点。若是有不怀好意、刻意制造矛盾的喷子,那么奉陪到底。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