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家乡的河堤—唱给母亲的歌(转贴)

2018-06-15 12:51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老家在一个小县城,县城的西边紧挨着河堤,堤那边是沁河,沁河的源头在太行山的深处。我儿时的沁河清澈见底,像一条绿色的彩带缠绕着家乡的小城,堤上有一条小路,路旁两边满了柳树和杨树,堤的腰部有一个很大的平台,这个平台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莲花池,上边着杏树,桃树,枣树还有梨树。堤坡上长满了小草,草坡中也有红色,粉色,紫色的小花在风中摇曳。我家在河堤边。

家乡的河堤,清澈的沁河是我儿时的天堂,从春暖花开到秋风扫叶我几乎每天都在河堤上玩耍,在河里游泳,用弹弓打鸟打知了,偷吃莲花池里的各果实,和儿时的伙伴游戏捉务。我整天像一个泥猴子,一天到晚的疯玩,无忧无虑。

每到饭时,母亲的身影会准时地出现在河堤上,可着嗓子叫着我的乳名:“铁锤,回家吃饭啦!”.母亲会喊上几分钟,然后下堤回家,我听到母亲的喊声会飞快跑回家。一进家父亲准会说:“光知道疯,饿死你!”.我不理会那么多,端碗吃,吃完跑。有时我和小伙伴会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玩,听不到母亲的喊声,母亲会三番五次的到河堤上喊我,她像疯了一样拼命的喊拼命的叫。有一次我和一个小伙伴迷路啦,回不了家,直到晚上一个好心的大叔把我们送到县城,我和小伙伴才回到家,回家后家里没人,我又跑到门口,猛地听到风中传来叫着我乳名的嘶哑的声音,那是母亲的声音,我心里一颤,赶紧三步并做两步奔上河堤。母亲一看见我一把拉住我的衣服呆呆得看着我,月光下母亲的脸是那么的苍白,然后一把把我的头紧紧地抱在她的怀中,我听见母亲的心跳,她的心跳是那么的急促紊乱。我是一个独子,我是母亲的命啊!

该上学啦,母亲以为小马驹终于套上缰绳啦,她可以省省心啦,可小马驹总是小马驹,让母亲不省心的事是一桩接一桩。我小时个子小,和我同桌的女生比我高,她老是欺负我,拿我的橡皮不还,抢我新买的作业本,只要我的肘超过她在课桌上画的线她打我,我很生气,可也没办法,谁让咱打不过人家呢。后来我想了一个法子,终于把她摆平啦。那时,学生午休必须在学校午休,我们午休时躺在课桌或长条凳上,一张课桌两个学生,你今天睡桌上,明天你得睡登上。该我睡课桌时我的报仇机会来啦,等我的女同桌在凳子上睡着时,我假装翻身掉下来,结结实实的砸在女同学的身上,我那位可爱的女同桌当时大叫一声,我也掉在地上啦,接着她猛地坐起来嚎啕大哭,老师听到哭声忙赶过来问:“咋啦?”,女同桌指着我说:“他砸在我身上”,老师问我说:“你咋回事!”,我装做很委屈的样子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我从桌子上掉下来啦!”,老师以为我不是故意的说:“算啦算啦!他也不是故意的”。老师指着我说:“你以后注意点”,我很老实的点点头。上课时我对女同桌说:“你再欺负我我还砸你!”,女同桌说:“你再砸我我告老师”。没几天我新买了一支铅笔,我的女同桌又给我抢走啦。正好那天我睡桌子,我故技重演,狠狠的砸了她一下。老师狠狠地说我你怎么老这样啊?我说:“老师,刚才我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一头大灰狼在追我,我拼命跑,跑着跑着我摔了一角,醒来一看我又掉下来啦!”,老师也没法。可女同学不干啦,她拉着她的家长找到我们家对我母亲大吼大叫,母亲给人家陪着笑脸,我说:“她还抢我东西呢”。我父亲一听我插话,把我拉过来按在凳子上是一阵猛打。人家走后母亲伤心的哭啦。从那以后那位女同学再也没有欺负过我,多年后的同学聚会上我和那位女同学提起这件事都乐得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啦,我想我的眼泪里也有母亲的泪水。

小学二年级时,我好像长高啦,可也变的更顽皮,上学迟到旷课更是家常便饭,街坊的鸡啊,狗啊,都是我欺负的对象,我放学的路上那是鸡犬不宁。邻居的大娘大爷都说我是个孬,不会成气候。那时的热天很热,冬天很冷,老师没少因为我犯错让我晒太阳挨冻。回到家不敢说,母亲不知道。我经常逃课去河里游泳,老师看实在管不住,对我说你把家长叫来,叫不来你别上课。我回家给母亲说老师让你去学校一趟,到了学校,老师指着我母亲的鼻子说:“你是咋教育你的孩子,整天捣乱,不好好学习,你把他领回去吧,学校不要这样的孩子”。母亲低声下气的哀求老师,老师不为所动,没完没了指责我的母亲,母亲眼睛里含着泪水向老师保证回家后一定好好管教我,不要不让我上课。老师的火发完啦,才勉强同意我继续上课。回到家母亲没打我,只是让我跪了两个小时。又有一次我把一只癞蛤蟆放在一个女同学的书包里,女同学吓得哇哇大叫,老师知道肯定是我干的,除了一顿狠狠地批评,又把我母亲叫到学校,无论我母亲说啥,老师坚决不让我上课。母亲木木的站在那里,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突然母亲扑通一声跪在老师的面前,老师赶忙站起来扶起我的母亲说:“老嫂子,你这是干啥?孩子不争气,让你受多大委屈”。母亲的一跪,老师的一句话,使我的心灵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烈的震撼,回到家母亲让我跪下,用鸡毛掸子在我身上狠狠地抽打,很疼很疼,但我没有哭,母亲却哭啦,哭得很伤心,母亲哭着说:“孩啊!你咋真不争气啊!你不好好学习,将来你能有啥出息啊!”。母亲轻轻的怃摸我身上被抽打的痕迹哭得更加伤心。以前母亲从未打过我,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母亲的泪水清洗着我心灵,清洗着我的童年,清洗着我的成长。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逃过学,没有恶作剧。母亲的泪水使我成为一个好学生。家乡的河堤我还是经常上,每次上我都带着课本。邻居谁家有事我都去帮忙,班里的同学和我处的都很好,从此母亲脸上有了笑容,母亲在乡亲们面前抬起了头。

我参军的那天,我在接新兵的车上看到了送我的父亲,看到了送我的乡亲和同学,却没有看到我的母亲,我在人群里搜索着,却始终不见母亲的身影,我有点失望。汽车开动了,我抬头想看看家乡的河堤,猛地看见母亲站在家乡的河堤上的柳树下,一动不动的看着开动的汽车,我的泪水一下子涌出了我的眼眶,我泣不成声,我默默的说:“娘啊,天太冷啦,堤上风大,你回家吧!”。汽车越开越快,越走越远,母亲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我的泪水也越流越多。 我和老师的女儿是同班同学,她是一个梳着两条小辫子长得很可爱的小姑娘,小学没毕业她随她的父亲到了离我的家乡不远的城市,老师也去了。多年后我参军也到了那座城市,在那里我遇见了我的同学,同学带我找到老师的家,老师还是以前的老师,只是有点老啦,可她的女儿却出落亭亭玉立,美丽动人。后来老师的女儿成了我的妻子。

我和老师的女儿结婚后有了我的儿子,我母亲和父亲来到我的身边帮我们带孩子,我母亲十分宠爱自己的孙子,我儿子不会走的时候她总是把他抱在怀里轻轻的摇,他会走的时候母亲总是一步不离的跟在后边,我儿子每摔一角哇哇哭的时候,我母亲总是心疼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擦去他小脸蛋上的泪水,哄我儿子直到他笑。母亲看不得我儿子受半点委屈,我儿子难怕受一丁点委屈她会比别人更伤心。我儿子小时有时也很淘,一天我下班回家,看见母亲坐在家门口的板凳上流泪,我忙问:“咋啦”,母亲不理我,只是哭,我问我劝母亲是不理我,我不知所措,我推门门推不开,我用钥匙开门也开不开,门里边传出儿子的哭声,我急忙叫门,爱人打开了门,我看见儿子跪在地上眼泪汪汪的看着我,我问爱人咋啦!我爱人说:“你问你儿子吧,气死我啦”,我知道儿子又犯错啦!我对儿子说:“起来吧!”,儿子看看我爱人没敢起来,爱人说:“你起来吧!”,儿子得到赦令蹭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往门外跑,我和爱人追到门外一看,儿子扑在奶奶的怀里嚎啕大哭,母亲也哭出了声,看着祖孙俩哭得可怜的样子,我和爱人也是哭笑不得。

转眼间儿子五岁啦,母亲的哮喘病也越来越厉害,记得那是1984年的春节前的腊月二十三,母亲知道自己的身体快要挺不住啦,非要回到老家去,我和爱人劝了半天也不行,我实在没办法和父亲一起搭车同母亲回老家。回到老家直接住进了县医院。母亲的病越来越重,我一刻不离的守候在母亲的病床前。腊月三十的早上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你母亲日子不多啦!连液体都输不进去了,回去准备后事吧!”。我一听呆住啦,身不由己的跪在医生的脚下求他救救我的母亲,医生把我扶起来说:“小伙子,不是我们不救,我们真的尽力啦!”。无奈我和父亲用板车把母亲拉回家。

年初一,得到消息的我的两个表姐赶到家里,和我一起看护着母亲,母亲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艰难的喘着微弱的气息,我看着母亲难受的样子,沧桑的辛酸涌在心头,我一转身跑出家门,一口气跑上河堤,我多想再听一听母亲的喊声:“铁锤哎!回家吃饭啦!铁锤哎!快回家吃饭啦!”。我没有听到母亲的喊声,河堤上只有冬天的寒风在刮,风中偶尔传来一两声乌鸦的叫声。

春节是一个喜庆的节日,可这年春节我的心情异常的沉重。年初二的下午,我坐在母亲的床前拉着母亲的手,母亲突然睁开双眼对我说:“冬冬呢!”,(冬冬是我儿子的乳名)我赶忙说:“他们快来啦!”。我看着母亲的脸异常的红润,呼吸十分的顺畅,我暗自庆幸母亲病情的好转。按时间算我爱人和儿子该到啦,后来我才知道我爱人骑车带儿子回娘家时,儿子的脚绊进了车轱辘里,儿子的脚扭啦,爱人也摔伤了,看病耽误了时间。下午五点时我看到母亲想抬起头,嘴唇动动想说啥,我忙低下头凑在母亲的唇边,母亲好像说:“儿啊!”,前边的一个字我没听清,我正在想母亲是在叫冬儿还是锤儿时,母亲长出了一口气,头向一边一歪,我赶快叫我表姐,表姐到跟前用手摸摸母亲鼻子说:“姨不行啦!”。我撕心裂肺的大叫了一声:“娘,你不能死啊!”,我扑在母亲的胸前痛哭起来,父亲只是呆呆的站在母亲的床前,他没有哭,我只是看到他眼里光泽一下子没有啦。爱人和儿子来啦,我对爱人说:“母亲走啦!”,爱人哭啦,哭得很伤心,爱人和母亲很要好,她们婆媳没有红过脸没有吵过架,我也没见过爱人这样伤心的哭过。儿子看我母亲躺在床上用幼稚的童声喊了一声:“奶奶.....”。儿子那时不知道什么是死,也不知道奶奶已经死啦,儿啊,奶奶她听不到你的叫声......

在母亲的灵堂前我守候了七天七夜,那七天七夜里我没有脱过衣服睡过觉,困了在母亲的棺木旁睡一会,像儿时躺在母亲的怀抱,躺在母亲的身旁回想起三年自然灾害闹春荒时,母亲半夜起来用亲戚救济的一点面给我做面条吃,可她连一口汤都没喝。回想起我四岁那年大病时,母亲几天几夜守候在我的身边没合过眼,她眼熬红啦!人熬瘦啦!头发也熬白啦!回想起我那慈祥母亲为我付出的眼泪和心血,我咋能不伤心,咋能不悲哀,咋能不痛哭,咋能不流泪。

为母亲出殡的那天,亲戚来啦!街坊来啦!朋友和同学也从远方赶过来啦!我家的院子里,门口的小巷挤满了人。他们都为送我母亲最后一程而来。

说好了不让父亲到坟地,两个表姐守住门口不让父亲出来,怕他过度的悲伤有个三长两短.在送我母亲起程时,父亲突然翻过院墙一路狂奔扑向灵车,我赶忙拦住父亲,我对父亲说:“儿子会好好把母亲送走的,你放心”。父亲没有说话,只是父亲的眼泪顺着他的脸夹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我知道父亲舍不得他的爱妻,舍不得相沫几十年的亲人,舍不得共同度过沧桑岁月的老伴,可是父亲啊!我更舍不得生我养我疼我爱我的母亲阿!母亲走啦,那不只是父亲你的痛,那更是我母亲的儿子一辈子的痛啊!

灵车走过家乡的河堤,悲沧的唢呐声中我仿佛听到了从河堤上传来母亲喊我乳名声音,时而嘹亮,时而沙哑,我抬头望天空,我看见了母亲在七彩云中安详的微笑。

家乡的河堤,家乡的小河,是我儿时的天堂,也是我一辈子的伤心,凄凉和悲哀。

此文献给我那慈祥伟大的母亲!

献给热爱母亲的所有的读者。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