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怀旧>正文

可恶的风

2018-06-24 11:0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不爱农活,又不忍父母独自劳作,这是小时候矛盾的心态。我八岁便跟随父母下地干活儿了,首先是学习割麦子,印象中我家那时有十多亩地,还好当时麦子长势一般,麦子有十分稀疏,好像当时亩产也二、三百斤吧。刚开始只让割一耧(三行或三腿),长方形的田地长可达一里,小手好像还不能将镰刀柄握全,而且握上一会儿手麻了,腰也疼了。大人们常以小孩无腰来安慰,其实我当时不信这说法。秋季的农活,也要用镰刀,因为的大豆,大豆的收成更少,估计当时也一、二百斤,可是割豆子最大的不爽是扎手,可想小孩儿的那嫩手怎么承受得了。后来,大豆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玉米,不用说玉米的产量超过大豆的几倍。

无论是麦收季节还是秋收季节,临近收获之际,最讨人厌的是刮风。本来长得好好,风一刮全倒了,不但收成减少,关键是收起庄稼来麻烦呀。若赶上这样的情况,从父母的表情上能感觉到有多烦,我也烦呀,我得跟着去干活呀。来到地里,整片整片的麦子倒伏在地里,我的心里那个膈应,这可咋割呀。要么说,父母没有不能受的罪,他们默默地拿起镰刀,便割起来。我是磨磨唧唧,一步三回头,弯腰,小手拿起一绺,抓起来,然后割上一镰,心里想,这可啥时候割完呀。我抬起头,又望望整块田地,内心无比的堵,我又看看老爸老妈,他们已割出老远了。其实,其他田地都是这样,弯腰伏身的人们都在忙着,好像这繁重的农活对他们不算什么,而劳累好像也是天经地义,没有人抱怨过,偶尔听到的也是对收成减半的叹息。我又割了一绺,抬头看看天空,天有一群麻雀呼啦呼啦地飞过,它们多好呀,也不用干活,还能飞,只要地里有吃的,吃完飞到沟渠上的大树里纳凉去了。我又割了一绺,发现地上有个小蚂蚱,细长的身子,披着绿色泛白的外衣,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麦秸秆呢。我又割了一绺,心里咒骂“风”,早不刮晚不刮,偏偏要收麦了来阵邪风,真是个“风”子。我割呀割呀,回头看,自己的成果也才不过十来米,我有些懊恼,我想歇菜,可父母正努力干活,我怎么能歇呢?难道当农民要这样一辈子么?太可怕了,成年累月,背朝黄土,岁月流逝,直到腰也弯了,头发也白了,腿脚也走不动了,然后又有新的一辈延续下去,无怨无悔,任劳任怨,晦涩的眼光中没有一点儿希望,甚至没有想过,在城市中还有另一活法,唯一让农民幸福的点儿是今年有个好收成。

“小*,把地头的水拿来”,父亲的呼喊把我惊醒,我拿了水壶,赶紧跑着送去了。

我家过去有地,夏天收麦子,秋季收包谷。有一块地比较阴凉,麦子长得很好,是有些倒伏,麦秆非常柔韧,非用锯齿镰不可。

硅化木 发表于 2016-9-1 18:48

麦子倒了要用锯齿镰刀。连拉带割,这样快一些。谢谢分享

我们那儿没有这带齿的镰刀。

漫天雪 发表于 2016-9-2 07:41

八岁下地割麦子 作者成熟早啊。 “小*,把地头的水拿来”,这才是八岁孩子干的活啊。

人手少,地多,活儿干慢了,麦子容易炸粒儿。

dbd 发表于 2016-9-1 23:58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楼主那时已经是联产承包,不是在生产队干活啦。

是的,刚分队不久,地太多了,都不适宜,个体家庭生产工具简单单一,总之是水平差吧。

鲁湘豫 发表于 2016-9-2 14:06

人手少,地多,活儿干慢了,麦子容易炸粒儿。

对呀,麦子和稻谷一样不能等熟了再割,太熟了,麦粒和谷粒掉到地里了。

硅化木 发表于 2016-9-1 21:58

我家过去有地,夏天收麦子,秋季收包谷。有一块地比较阴凉,麦子长得很好,是有些倒伏,麦秆非常柔韧,非 ...

东北有一镰刀,像半月;而我们这儿的镰刀像“7”字,相对小一些儿。

鲁湘豫 发表于 2016-9-2 14:38

东北有一镰刀,像半月;而我们这儿的镰刀像“7”字,相对小一些儿。

镰刃和镰把是分开的吗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