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首页>90后>正文

沈杰:在北京打拼的“90后”台灣律師

2018-09-29 07:39 来源:80后整理 网友评论 0

原標題:沈杰:在北京打拼的“90后”台灣律師

新華社北京6月10日電(記者 查文曄)“公益為民,律師典范”,這是懸挂在北京國聯律師事務所會議室的一面錦旗。受贈者是該所“90后”律師、來自台灣的沈杰。

1990年出生的沈杰,在桃園眷村長大。2002年,小學畢業的他隨父親回到老家四川成都,進入溫江中學讀。

“那時大陸剛提出西部大開發不久,成都市區到郊區的高速公路還沒開通,到網吧還是撥號上網。”盡管與台灣的生活比還是有些落差,但成都人的熱情、包容很快讓沈杰有了融入之感。他和外地同學一起住校,大家朝夕相處,成為好朋友。

2008年,沈杰准備參加大陸高校面向港澳台學生的聯招考試。由於父親在台灣從事社區服務,經常做法律咨詢,他認為學法律對兒子的職業生涯會有幫助,於是沈杰報考了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專業。

“18歲時,我對法律還一點都不了解。大一時第一門課《法理學基礎》挂掉了。”沈杰坦承,在初學者看來,法律是枯燥和難懂的。但隻要沉下心來學,慢慢能體會到法學理論與實踐的奧妙。

本科時,他常去北京的基層法院旁聽審判,還曾在成都市武侯區檢察院實習。“聽審時,大多是民事案件,有時會覺得是雞毛蒜皮。但聽多了,會按照法律人的思維轉換角度來觀察,我會琢磨,人與人的糾紛怎樣形成,証據如何取得,訴求的權利基礎何在,這些都需要有法律來支撐。”

與大陸同學一樣,沈杰也拼盡全力投入了司法考試的“戰場”。他考了三次:第一次是大四,差十分,他很懊惱。第二次是研一,在成都備考后正准備坐火車赴京,不料在火車站錢包被盜,影響了考前狀態,無奈再次抱憾。第三次是2013年,沈杰干脆選擇在成都考試,終於成功取得法律職業資格証書。

“錢包被偷那次,成都火車站派出所的民警湊了50塊錢給我,還塞給我10桶方便面,我蠻感動的。”這“雪中送炭”的情誼令他感念至今。

畢業時,沈杰報考本校研究生成功,師從著名民商法學者趙旭東。2014年,經人介紹,正在讀研的他來到北京國聯律師事務所實習。

“國聯有50多位律師,大家彼此都認識,業務上有問題可以互相交流,氛圍比較寬鬆。在向前輩請教的過程中,我學到很多。”沈杰說。

在工作中,沈杰常和大陸當事人打交道。“他們並不知道我是台灣人,往往是后來才得知,都會有點驚訝。雖然我們來自海峽兩岸,但聊起家常來也沒什麼隔閡。”

沈杰說,法律講求專業,與身份無關,同時也應該是有溫度的。不少客戶通過他的法律服務,對台灣青年有了更直觀的了解。

談起當律師的感受,沈杰說與大陸同事的感覺一樣,挺有成感的。“這幾年律師的執業環境一直在改善,社會地位、政治地位都在提升。我是台灣身份,但我作為律師的權利一樣得到保障。”

他認為,大陸有13億人口,機會眾多,是很棒的市場,相比之下,台灣法律服務市場基本已飽和。去年司法部出台新政,擴大了取得國家法律職業資格的台灣居民在大陸從事律師職業的執業范圍。今年初大陸發布“31條惠及台灣同胞措施”,向台灣居民開放了絕大部分國家職業資格考試,將“同等待遇”大大向前推進了一步。這些對有志來大陸發展的台灣學子而言都是利好。

面對蓬勃興起的台青赴大陸發展潮流,沈杰並未陶醉於成功的光環之中。“我最近一直在跟台灣青年說,大陸給我們很多政策上的幫助,但不是說因為我們是台灣人,理所應當在大陸獲得成功。我們始終要靠自己的雙腳站立起來,要腳踏實地。”

沈杰說,自己會繼續在大陸深耕下去。希望在大陸發展的台灣同胞回台后,多講一些大陸正面的東西,讓台灣社會對大陸的了解更客觀、全面。“最近我會去台灣世新大學辦講座,主題是‘來大陸業創業需要注意哪些法律問題’。”

“我希望為兩岸民眾間積累一點正面的理解和善意。如果能實現,也算是小小的功勞吧。”他說。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 XML地图 | 网站地图